評論 > 存照 > 正文

包小姐: 偷來的公安廳長

作者:

湖南人的霸蠻,是出了名的。

20多年前,湖南就出了2個霸蠻子,一個是出身底層的魚販子;另一個則是白面儒冠的讀書人。

這原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卻擁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

好賭。

魚販子的一生,賭了2次。

一次是在1997年左右,通過朋友關係,用販魚的資金承包工程,賺取了人生第一桶金。

第二次是在1997年後,有了閒錢的魚販子開始涉足賭場,組織賭局,一通鬧騰之後,成就黑金帝國。

那個讀書人,同樣也賭了2次。

與魚販子賭金錢不同,讀書人賭的是權勢和地位。

一次是1986年,為了獲得高考優惠政策,讀書人偷走了一個雲南人的姓名,然後移民參考,考取武漢大學

第二次是從武大畢業後,先在省里做了3年的科員,為了投奔時任副省長,火線入黨,大表忠心後如願被省領導納入麾下,成為其祕書。

這兩個賭徒,一個市井,一個政客,原本八桿子也打不著。

可從10年前開始,因為一個機緣巧合,讓兩人彼此聯手,從此開啟了兩段彪悍的人生。

這兩人,一個是:

湖南黑老大,文烈宏,人稱文三爺。

另一個則是:

湖南公安廳前副廳長,周符波。

01

文烈宏出身長沙郊區的農家,家境並不好。由於排行老三,又叫三伢子。

文家雖然家境不富裕,但三伢子是個男孩,還是被捧為寶貝。但事實證明:

但凡太過溺愛,終究成為一害。

三伢子就是如此。

三伢子不好讀書,卻好打架,四處惹事,村里人都怕他。

沒讀幾年書的三伢子做過苦力,跑過摩的,最後以販魚為生。雖然打打殺殺,卻也很辛苦。

三伢子是個狠角色,除了在村里打架鬥毆,還把妻子打的服毒自殺未遂,就連老母親都被他打掉了3顆門牙。

就在三伢子為生計四處奔波時,同為湖南人的周符波即將高考。

周符波從小就精明,深知高考是農家孩子的唯一出路,而考上一所好大學,更是改變命運的良機。

高考前,周符波苦做功課。

不過這功課並非學習,而是研究怎麼最大程度利用高考優惠政策,比如加分減分啥的。

一番研究後,周符波決定高考移民,並看中了雲南一個同齡的孩子。

1986年,周符波冒用這個孩子的身分,利用高考移民後的加分政策,順利考取了武漢大學。

對了,周符波這個名字,就是他冒用的,他的本名叫江某原。

就這樣,從1986年開始,江某原搖身一變成了周符波,在武漢大學讀了4年的經濟法。

名牌大學就是有優勢,大學一畢業,周符波就進入了省政府法制局工作,後又進入了省政府辦公廳。

雖然只是個小科員,但對一個沒有根基的農家孩子來說,能爬到這個位置,已實屬不易。

你覺得很滿足,但周符波卻不想就此止步。小小科員,並不在周符波的眼裡,他有更大的目標:

成為省級領導的祕書。

林清玄說,我們只有一條命,要賣給識貨的人。

周符波就是奔著這個目標去的,在他眼裡,省領導就是那個識貨的人,他要將自己的命賣給領導。

為此,他火線入黨,幾次三番在那位省領導面前表忠心。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1995年,周符波的人生轉折點到來。

就在那一年,他從省辦公廳信息處調到了祕書處,成為那位省領導的祕書,被領導納入麾下。

事實證明,周符波的計劃無比正確。自從當上省領導祕書之後,他的仕途就進入了快車道。

而這個時候的三伢子,也遇到了人生的貴人。

1997年,一個朋友給他介紹了一個工程,讓他捕手。

整天夢想暴富的三伢子,頓時看到了希望,將販魚的所有資金都拿了出來,接下了這個工程。

僅僅一年,他就鹹魚翻身,一躍成為村裡的有錢人。

就這樣,兩個出身農家的窮小子,即將踏上了人生的康莊大道。

02

腰包鼓起來的三伢子,身板硬氣了很多。

三伢子原本就好賭,有錢又有閒後,自然成為賭桌上的常客。

一個偶然的機會,在賭場上目睹一次他人設套布局坑人之後,三伢子瞬間就被出老千的魅力所折服。

這來錢也太快了,三伢子放佛人生頓悟,覺得這事非他莫屬。

一開始,三伢子只是參與賭博,設套贏些小錢。後來胃口大開,開始開設賭場,組織賭局。

2000年,三伢子認識了一個省公安廳的老鄉,從此步入康莊大道,也一步步踏進黑道江湖之中。

在老鄉的介紹下,三伢子認識了財大氣粗的長沙地產商張劍波,然後通過張劍波,又逐漸結識了一批湖南省內的企業老闆。

有這些財主捧場,三伢子賭場的賭資越來越大,每場輸贏都在幾千萬甚至上億,三伢子一晚的抽頭都有幾百萬。

往日辛苦販魚的三伢子,進入人生的高光時刻。

而這個時候,給省領導當了不到4年祕書的周符波,開始了仕途的變遷。

2001年3月,周符波離開省領導,調往省政府農村能源辦。

到底是省領導的祕書,在能源辦僅僅待了4個月,屁股還沒坐熱,周符波就被調任邵陽縣委書記,終於手握實權。

這,就是周符波當初一心向省領導靠攏的終極目標所在。

但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掌舵一縣的周符波,竟然是個冒用他人身分的假貨。

4年的縣委書記後,周符波坐上了邵陽副市長的寶座。

這一年,周符波年僅41歲。可謂年輕有為,前途無量。

三伢子呢,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早已腰纏萬貫,今非昔比。

這幾年裡,三伢子不僅開設賭場,還放起了高利貸。來賭錢的人,賭輸了,三伢子借給你,然後接著賭。

但三伢子放的是高利貸,利滾利,借出去100萬,能收回來300萬。

三伢子養了一幫打手,專門為他收貸。他的原則是,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把貸款收回來。

隨著資金的迅速膨脹,三伢子登堂入室成為爺,周圍的人開始叫他文三爺。

一個黑道集團雛形,就此開始出現。

2010年,對文三爺和周符波來說,都是具有標誌性的一年。

那一年,文三爺遇到了周符波,周符波碰到了文三爺。

別看周符波是個讀書人,又是副市長,卻嗜賭如命。

平日裡,周符波是副市長,但一到周末就變成了賭徒。每周五一下班,就直奔長沙,在那裡,總有賭局在等著他。

2010年的那一次,周符波在文三爺的賭局上輸了200多萬,文三爺當場借給了他。

對兩人來說,這200多萬就是一塊敲門磚。借的人心有所想,收的人心知肚明,各自想什麼要什麼,大家都是明白人。

之後,周符波又多次參與文三爺組織的賭局,贏了揣腰包走人,輸了有文三爺墊背。

就這樣,周文組合,地上地下,成了最牢固的盟友。正所謂:

和有資源的人合作,和沒退路的人共事。

有了周符波這個堅實的靠山,文三爺的生意越發興隆。

2010年,拿到了典當行牌照,成立湖南宏達典當公司,生意蒸蒸日上,越做越大。

03

周符波當然也不差。

身為副市長,雖然有權有勢,但有些事不便親自上手。有道上的文三爺幫襯,很多事辦起來就簡單多了。

文三爺有勢力,有眼力價,辦事能力又強。周符波呢,有權力,有關係。

兩者聯手,可謂所向披靡。

王思聰說,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我的優勢就是有錢。

周符波的優勢自然是權。

在文三爺的把持下,周符波開始大量購買房產,成為一個標準的隱形房爺。

僅2012年左右,就在長沙購買了5個商鋪,2套房屋和一個車位,花費2000多萬。

當然,這些物業,還有受賄來的錢財,全都登記在其弟弟名下。

周符波在邵陽副市長的人上,將5個大工程都交給了妹夫,自己則從中吃回扣800萬。

這些工程項目,都有著複雜的土地利益糾葛,周符波自己不便親自處理,但有文三爺幫忙,一切都可以擺平。

兩者的聯手,密不透風,且能量巨大。

2014年,周符波再上一個台階,爬到了湖南省公安廳副廳長的位上。

權力是實實在在的,周符波的斂財繼續升級。

他開設了超過2億的股票帳戶,其中6000萬都來自文三爺。

文三爺呢,有了周符波這棵大樹,高利貸放的肆無忌憚,只要有人借,不管是誰,都敢放貸。

長沙地產商張劍波先後從文三爺手裡借高利貸11個億,還了18個億後,文三爺說,還欠他4個億。

其實借高利貸這些年,文三夜早已將張劍波當成了提款機,就如螞蟥一般死死叮住他,不停吸血。

張劍波終於受不了了。

沉浮商場多年的張劍波也不是等閒之輩,搜羅了文三爺的罪行後,通過關係,遞給了有關方面。

文三爺聞聽後,騰就火了,一連3次安排人砍殺張劍波,要致其於死地。

2014年,被文三爺的高利貸逼得走投無路的又一地產商,舉報文三爺偷稅漏稅,長沙警局開始立案偵查。

大宅門裡說,世上兩種錢不能欠,賭資跟嫖資。

這些年,周符波不知在文三爺那裡欠下了多少賭資,如今,到了該還得時候了。

文三爺拿著2000萬直接找到周符波,讓他幫忙擺平。身為副廳長的周,指示長沙市局把案子撤了。

撤了案子,地產商那拿不到錢,資金煉瞬間斷裂,項目也爛了尾。

當初,銀行給地產商的這個項目放了一大筆款,眼見收貸無望,行長急得跳樓自殺。

靠著周符波,文三爺在長沙已成一霸。

04

除了周符波,文三爺還搞定了長沙市警局副局長單大勇。

一個省廳,一個市局,兩位廳官都成了黑道人物的靠山。

在湖南地界,3人聯手,可謂暢行無阻。

以血路開財路,文三爺的黑金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到案發時,已成就12億的黑金帝國。但是:

當初有多瘋狂,結果就會有多悲涼。

2019年6月19日,黑金帝國轟然倒塌,3人同一天領刑。

幾個人偷天換日的彪悍人生,幾乎長達30年。

可是,那個被人偷走人生的真周符波,又在哪裡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303.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