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友群:上海副市長落馬 他的後台老板會怎樣

作者:
2020年,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一個接一個遭惡報了。我堅信:孟建柱、江澤民、曾慶紅遭惡報的那一天,同樣將不以孟、江、曾的意志為轉移而到來,甚至不以習的意志為轉移而到來。

 

8月18日,中共上海市副市長、市警局局長龔道安落馬。

8月18日,中共上海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成為近期轟動國內外的重大新聞。

上海是中共最大的直轄市,曾經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派系勢力長期掌控的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習近平擔任中共黨魁後,除在中共黨政軍最高層面向江奪權外,將上海市的黨政軍大權掌握在自己手上,成為他的重中之重。誰當上海市警局長,必須習點頭。

龔道安任上海市警局長,是在習的親信、中央組織部長陳希派專人考察之後,經中共政治局會議討論通過、得到習最後認可之後,才決定下來的。

2017年6月,龔道安從公安部空降上海,任上海市政府黨組成員、警局黨委書記、局長、督察長。2018年1月,龔道安被任命為上海市副市長。

習近平從2013年1月發起向江奪權的「反腐打虎」戰役。到2016年12月,習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宣稱,「反腐敗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2017年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據十八屆中紀委的工作報告,十八大至十九大的5年間,共查處省軍級以上高官440人。

龔道安是在數百名嚴重腐敗分子被抓、被查、被判、有的被處死之後,到上海任職的。按常理,龔不應該「落馬」,但是,龔還是「落馬」了。

龔道安是今年落馬的第三位公安高官

至2020年8月,中共公安系統有3位重量級高官落馬:第一位是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第二位是重慶市警局長鄧恢林;第三位是上海市警局長龔道安。

孫力軍被認為是公安部最有權勢的高官之一。歷任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黨委委員、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副部長。

孫力軍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政治打手」之一,中共迫害709律師的核心「人權惡棍」,也是中共迫害香港反送中抗爭者最重要的「秘密警察頭子」之一。

鄧恢林到重慶任職有三個重大背景:

第一,他是在前重慶市警局副局長文強被執行死刑後,前重慶市警局長王立軍被判刑15年後,前重慶市警局長何挺因「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等被開除黨籍後,從公安部「空降」重慶的。

第二,他是在第十七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後,第十八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被判無期徒刑後,到重慶任職的。

第三,他是在習近平的親信陳敏爾調任重慶市委書記後,到重慶任職的。習主政浙江期間,陳敏爾任浙江省委常委、宣傳部長。陳敏爾與現任公安部長趙克志有交集,趙任貴州省委書記時,陳任省長。趙調走後,陳接任貴州省委書記。

對習近平來說,在兩任重慶市委書記、兩任重慶市警局長都落馬之後,派誰出任重慶市警局長,不得不慎之又慎,最後,選來選去,選中鄧恢林。鄧無疑是習近平、趙克志、陳敏爾都認可的人。

但是,2020年6月14日,鄧恢林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周永康到龔道安一脈相承

周永康是1978年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地位最高的公安部長。當時,他身兼5個黨、政、軍要職: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武警部隊第一政委、公安部長。只有十年文革最左時期的公安部長謝富治的地位與之相當。

周永康是2002年12月任公安部長的。2007年,周被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之後,中央政法委不斷擴權,有「第二中央」之稱。

但是,到了2014年7月29日,一條爆炸性的消息震驚世界:中共宣布,對周永康立案審查。2015年6月11日,周被判處無期徒刑。周是1978年以來中共查處的第一位公安部長,第一位中央政法委書記,第一位中共政治局常委。

1999年「7.20」以來,周永康一直積極追隨江澤民、曾慶紅迫害法輪功。在擔任公安部長和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責任人之一。

周永康落馬前後,公安部或曾在公安部工作過的一批高官落馬。主要有: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判刑15年;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後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的張越,被判刑15年;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後任海南省副省長的冀文林,被判刑12年;公安部副部長、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被判刑13年半。

曾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後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的楊煥寧,公安部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夏崇源,被留黨察看2年、行政撤職、降為副局級非領導職務;曾任公安部刑事偵查局長,後任重慶市警局長的何挺,被開除黨籍、行政撤職、降為副局級非領導職務。

在周永康落馬6年後,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相繼被清洗。

龔道安、鄧恢林、孫力軍與孟建柱

龔、鄧、孫都與前公安部長、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有直接關係。

2010年11月,孟建柱任公安部長時,將湖北省咸寧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市警局長龔道安,調到北京,任公安部12局副局長,2012年10月,龔升任12局局長。12局是公安部技術偵察局,專門負責監聽、監控等秘密活動的。

2015年6月,孟建柱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時,將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鄧恢林,調到中央政法委。不久,任命鄧為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從此,鄧給孟當了兩年「大管家」。2017年7月,孟退休前,將鄧外放重慶。

孫力軍在上海市衛生局工作時,攀上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孟建柱。2001年孟建柱調任江西省委書記前,將家中病妻委託孫照顧。孫曾帶孟妻到美國治病幾個月,因而深得孟的信任。2007年孟建柱升任公安部長後,將孫調任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之後,在孟的關照下,孫步步高升。

孟建柱的後台是江澤民、曾慶紅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在他的「軍師」曾慶紅的支持下,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江、曾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依靠力量是中央政法委,直接在第一線組織實施迫害的是公安部。因此,江、曾一直對公安部長人選非常重視,非死心塌地跟隨他們迫害法輪功的人不用。

曾慶紅的老家在江西,曾被認為是「江西幫」的幫主。2001年,曾慶紅任中央組織部長時,將上海市委副書記孟建柱調任江西省委書記。孟在江西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通告,孟任職江西期間,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江西省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器官移植科-肝腎外科在其官方網站上,稱讚孟建柱一直關心支持該院的器官移植事業,並親自牽線搭橋,讓該院同上海器官移植中心(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建立協作關係,共同從事國家級移植課題研究。

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器官移植科與上海器官移植中心,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成立並得到大規模發展的,前者是「省內領先」和「省內唯一開展肝腎聯合移植、胰腎聯合移植的醫院」,後者是上海最重要的器官移植中心,器官移植研究、推廣、配型調配的重要基地,也是上海開展器官移植種類、數量最多的醫院之一。2001年以來,該院始終保持年度肝移植總量國內第三。在追查國際的電話答錄機調查中,該院醫生承認器官來源是法輪功學員,並稱供體天天有、都是活的。

2007年10月,作為分管中央組織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將孟建柱提拔重用為公安部長。之後,孟成為江、曾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幫凶之一。

孟建柱提拔重用的龔道安、鄧恢林、孫力軍,也都是積極追隨江、曾迫害法輪功的人。龔道安曾任湖北省公安廳刑事偵查總隊重案偵查處處長、行動技術總隊副總隊長、總隊長,是湖北省公安廳迫害法輪功的重要「政治打手」之一。之後,龔調任湖北省咸寧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市警局長,是咸寧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鄧恢林曾任湖北省宜昌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市警局長,是宜昌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鄧調任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之後,是湖北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孫力軍的手上沾滿法輪功學員的鮮血。據流亡美國的億萬富豪郭文貴爆料,孟建柱曾幫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多次換腎。江綿恆做過5次腎移植手術,殺了5個法輪功學員。孟的母親也多次換腎,一度殺錯人。孟的妻子也換過兩次腎。腎源是由孫力軍從獄中找活人配對,之後殺人取器官。

善惡有報的天理說了算

迫害法輪功,是十年文革結束以來,中共發動的一場持續時間最長、涉及人數最多、波及範圍最廣、採用手段最邪、在國內外後果最嚴重的政治運動。21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國政局與社會問題的核心。

2012年2月6日,原重慶市警局長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的勢力,由盛到衰的轉折點。2020年,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相繼被抓捕,是江、曾為首的「血債幫」由衰到滅的轉折點。

這是不以江、曾意志為轉移的歷史大勢。21年來,江、曾最擔心的是,有人清算他們迫害法輪功的滔天大罪,為此,做了許多安排。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比如,他們安排薄熙來接替周永康,在中共十八上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然後,擇機發動政變,由薄熙來取習近平而代之。但是,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抓捕。

這也是不以習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大勢。比如,重慶、上海是習必須牢牢掌握的兩個直轄市。對重慶、上海省(部)級高官的提拔重用,肯定是反覆掂量來掂量去,最後才定下來的。當習作出任命鄧恢林和龔道安的決定時,從主觀願望來說,肯定不希望查辦他們。但是,鄧、龔在重慶和上海任職僅3年多一點,就雙雙倒下。

物質運動是有規律的,歷史的發展也是有規律的。這個規律是什麼?就是善惡有報的天理。時辰一到,無論是誰,該報都得報。

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已經21年了。「善惡有報的天理」能夠聽任中共無休止地迫害下去嗎?絕對不可能。

薄熙來是做了入主中南海的準備的。但是,2012年3月15日,時辰一到,惡報即到,這一天是薄熙來被抓捕的日子。

2020年,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一個接一個遭惡報了。我堅信:孟建柱、江澤民、曾慶紅遭惡報的那一天,同樣將不以孟、江、曾的意志為轉移而到來,甚至不以習的意志為轉移而到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327.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