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教育副部長操縱高考成績謀財 舉報人遭監控

北京家長穆健東舉報,中共教育部副部長劉利民利用職權篡改考生高考成績,再設局稱可把學生從較差學校「撈回」好學校,以此敲詐家長錢財。2017年,穆健東向中紀委舉報此事,後遭到嚴厲監控。

北京家長穆健東舉報,中共教育部副部長劉利民利用職權篡改考生高考成績,再設局稱可把學生從較差學校「撈回」好學校,以此敲詐家長錢財。(微博截圖)

北京家長穆健東舉報,中共教育部副部長劉利民利用職權篡改考生高考成績,再設局稱可把學生從較差學校「撈回」好學校,以此敲詐家長錢財。2017年,穆健東向中紀委舉報此事,後遭到嚴厲監控。

穆健東向大紀元講述,他女兒曾在北京第一七一中學上學,該學校是東城區重點中學、北京市示範普通高中;女兒的成績若正常發揮能超過一本線40分左右。

2013年,女兒高考成績出來後非常不理想,穆健東說,「我說不對,我找(北京)考試院覆核去,咱考試可以查卷子覆核成績。」然而,他和考試院交涉一個月都不被允許複查成績,還被告知:「我們管不了這孩子的事」。

最終,他的女兒被北京聯合大學錄取。「北京聯合大學是北京市(排名)最差的二本,在聯合大學以下就是三本了。」穆健東說,「她的成績考北京一本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穆健東認為,女兒的成績是被他自己的大學老師、現任中共教育部副部長劉利民給篡改了,因為劉曾經改過女兒的中考成績,「把孩子編一個假成績,完了給你弄一個差學校去,之後再給你撈回來」,以此向家長勒索。

為了讓女兒能上好初中,穆建東當時給劉利民送了錢。不曾想,女兒高考成績又遭遇劉的黑手。

按照規定,中國高校生入學3個月、核查身份沒問題後獲得學籍,在教育部備案。也就是說,如果大一新生9月1日開學,最晚12月1日產生學籍,在此期間有動手腳的餘地。

2013年11月4日,穆健東接到劉利民的來電。「他直接就給我打電話要錢,他電話號碼我都有。小升初就開始騙我們,以後就沒理他;中考給改了,高考給改了,就直接來電話給你要錢。」他說。

「這他設的騙局,就好像一個網一樣,他想拿網逮魚,這個魚不往裡撞,他就去轟魚,不然他網就白放了,騙局就沒有了。最後他就去要錢,要轉學的錢,不產生學籍之前把孩子轉走誰也看不見。」

為了孩子的前途,穆健東再次給劉利民送錢。「給他錢完之後呢,他又讓北京聯合大學把孩子給開除了,他說讓我孩子復讀去。」

穆健東表示,他家的遭遇不是孤立事件,女兒的一名同班同學也被劉利民篡改成績、逼迫交錢,但劉所承諾的轉校並沒辦成。最終,穆健東女兒去了英國紐卡斯爾大學讀書,另一名孩子去了澳大利亞

穆健東披露,這是劉利民的慣用手法,也是招生中的一塊「大肥肉」。「他們改孩子成績是包括兩個方面,那教育部長說了算,那給孩子加分、給減分……就像您開車一樣,您可以讓車往前走,也可以讓車往後倒,不都在您操縱下嗎?」他說。

「我到北京考試院讓他覆核都不覆核,他給多少孩子偷偷加了分,給多少孩子減了分,坑害了多少家長。都是他說了算吶,誰監督他的權力啊?他篡改了多少孩子的成績?兩個同班的孩子,一個孩子就四五十萬吶,倆孩子那100萬人民幣就裝給他了,他不掙這錢嗎?」

舉報後屢遭陷害

2017年,穆健東向中紀委舉報劉利民操縱高考成績謀財,還跑了教育部和北京市警局刑事偵查總隊等相關部門反映情況。但是,劉利民依然逍遙法外,穆家卻遭到了嚴厲監控。

在和記者通話期間,穆健東需要離開家。他說,「我家裡現在有竊聽器裝著的,每個屋裡可能都有,我說話隨時他都能聽到,我手機被監聽,出門就被監視。」「(監聽)實時的,我一說完之後有什麼事立刻那邊就有反應,所以它就會形成一種循環似的東西,我就知道這屋裡有竊聽器。」

他還懷疑家裡被安裝了隱秘攝影頭,因為他放在家中的護照曾無故丟失,去派出所討要後,過幾天護照又被放回原處。「如果一個生人進我們家,他肯定是到處翻才能找到我的護照,準確地就給我拿走了,我知道是片警拿走的。」

此外,穆健東本人還遭遇了被車軲轆扎,建行信用卡被凍結等事件。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5/1493538.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