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吾爾開希:如果六四發生在今天 馬前總統會站在哪一邊

作者:

作者認為,很難想像一個前三軍統帥,用國家敵人的赤裸裸威脅,當作反對國內政治對手立場的籌碼。

馬英九前總統日前的言論,令我非常震驚,雖然這是國民黨過去一、二十年的主要論調,即,在中國的威脅之下,唯有依靠國民黨與之斡旋,台灣才能保有和平。但聽到馬前總統提出共軍首戰即終戰,國軍無力保護台灣,美軍一定袖手旁觀,所以蔡英文總統的兩岸政策是把國家推向戰爭邊緣,這樣的論述,還是非常驚訝,很難想像一個前三軍統帥,用國家敵人的赤裸裸威脅,當作反對國內政治對手立場的籌碼,並以台灣每個人都已經明確認知的那個早就被中共篡改了的九二共識,當作解決方案。

對馬英九曾有複雜情感

馬英九前總統是台灣政治人物之中對於八九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最早明確表態支持的人士之一,在他當選總統之前,每年的六四紀念活動都會親自到場參加。參選總統時,曾經講出過“六四不平反,兩岸不可能統一”的言論,而這番言論也讓他在當年參選時成功避開民進黨的“抹紅”選戰策略。對於他,我作為一個民運人士,一直都是有很複雜的情感的。

我認識馬英九是1990年,那時他是行政院研考會主委兼大陸工作會報秘書,之後在他陸委會主委、台北市長任內也都有接觸,主要是參加六四紀念活動時相遇,對於他每年的六四發言,我相信,不僅是我,所有的流亡中國異議分子都是相當感念的,但是從美國移居併入籍生活在台灣的我,成為一個政治評論人,自然也會有更近距離,也不僅僅是中國民主運動這樣的單一視角來觀察他,他是個政治人物,自然有政治人物的多重面向,但有一點我一直相信,這個人不是壞人,甚至可以說,我相信他對於台灣的情感是真誠的,對於國家的安危發展是盡心關注的。

這一切,從他當選總統開始改變。應該就是那個時候,他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要靠中國的經濟發展紅利作為台灣的發展基礎,靠與共產黨之間的默契作為台灣安全的保障。他並堅信自己可以帶領國家做到這一點。

2009年6月3日,我在六四二十周年前一天,搭機抵達澳門,入境時表明我是中國政府的通緝犯,在此投案,望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區政府代為實施逮捕或協助引渡回中國,當即遭到羈押扣留,並在次日強行押上飛機遣返回台灣。

在回到台灣桃園機場落地的時候,前來採訪的記者給我看了當天馬英九總統對於六四二十周年所發表的公開信,讀到那封公開信,我的震撼要比今天聽到他的首戰終戰論,還要強烈。馬英九總統居然在那封公開信之中提到,中國政府在尊重人權以及社會改革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我在面對成群的記者的麥克風與攝影機,衝口而出,這是個什麼豬頭觀點?!我對國民黨的憤怒和失望,達到二十年來的最高點。也正是從那時開始,馬英九當選總統一年的蜜月期過去,台灣社會對於他的批判聲浪自此開始從未停止。

馬英九對於六四二十周年所發表的公開信就已經給作者極大的震撼。

“和中”的決定使得馬英九頭腦混沌

一個月後,烏魯木齊發生七五事件,共產黨對於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與暴力鎮壓公開化,至今天達到十多年來最嚴峻狀態,計有至少一百五十萬人被關押入極為殘酷的集中營中,飽受折磨與迫害;面臨類似命運的圖博人也在那一年的年初開始,出現僧俗自焚抗爭,至今已經超過一百五十多位涅磐;再稍早,2008年底,我的恩師好友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被捕,2009年底,劉曉波被判處11年徒刑,這是他第三次入獄。對這些事,曾經為六四屠殺留下熱淚的馬英九前總統以及國民黨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他開始明顯忽視中共的集權本質,不知是“和中”的政治決定使他頭腦混沌一廂情願而看不到那些擺在全世界眼前的累累犯行,還是認定台灣與中國博弈胳膊扭不過大腿,因此不敢忤逆,犧牲自己二十年來每年六四都念茲在茲的自由民主價值觀,但無論如何,這一改變當然是一個非常愚蠢的改變。更為糟糕的是他的自以為是,認為他可以帶領台灣與中共政權周旋,既保住台灣的安全、也可以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相對獨立,而唯一要做的就是維持憲法之下的中華民國架構,也就是他津津樂道的不統不獨不武,他的自以為是,不僅僅是對於中共本質的輕信,也在於對於台灣民意的不在意。

台灣民意始終對於中共的本質維持著高度的懷疑。不僅僅是懷疑,解嚴三十年來在台灣出生成長的四十歲以下國民,基本上不認為與對岸是可以相容的同一個國家,而從兩岸開始接觸以來,也就是馬英九至今仍洋洋得意的九二共識開啟了兩岸接觸互動以來,台灣的民心與中國越走越遠,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中國對台灣的不友善當然是這個結果的最直接原因,但究其核心,每個台灣人都已經充分體認,兩岸的價值觀差異,使今天兩岸無法像共產黨以及老一輩國民黨所期望的那樣,走向統一了。

馬英九對於這樣的民意視而不見,似乎是認定自己才是掌握了那個真理,國家走向安全與繁榮唯一的領航員,全國兩千多萬人都是愚昧的從眾,而且要怪蔡英文民進黨的欺騙導致這些盲目的從眾沒能聽到看到他的苦口婆心與真知灼見!

邏輯上不無可能。——國家的走向,有如棋局中的殘局,幾十步棋之後起死回生,轉敗為勝的套路,以小國面對強悍的惡鄰,找到一條精妙的狹縫突圍之路,可能的確不是沒在研究國際關係的芸芸眾生所能充分想像和領悟的,而只有少數甚至一位智者看到了。

選民早就對馬英九的中國政策投下不信任票

面對中國的威脅,馬前總統就是那個智者而真有什麼錦囊妙計嗎?

“九二共識。”有如一個故障的留聲機一般,國民黨喃喃囈語的就是那麼一個招數,只要 中華民國政府接受九二共識,台灣的和平就能保障,已經重複了很多年。2016年的大選,可算是台灣選民對於馬英九執政八年的一個總民調,馬英九任內沒有嚴重貪腐弊案,政府施政也還中規中矩,國家還在發展,這樣的情況之下國民黨還出現總統大選與國會的慘敗,說是民進黨會操弄議題引導選民關心兩岸議題的說法也算對,也就是說選民對於馬英九的中國政策投下的就是一張不信任票。一個掌握了國家走出險境的秘笈的智者,還要回來推銷這個賣不動的文宣,這首先就已經讓人難以相信是個智者的手法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7/1494144.html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