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那個最美網紅 被前夫活活燒死了…

拉姆沒有挺到中秋團圓夜,就去世了。

她痛得太久太久了。

她被前夫用汽油潑全身燒傷90%、被刀砍六七刀,被診斷為極重度燒傷、低血容量性休克、重度脫水及多器官功能障礙症候群。

 

 

整整捱了16天,她才咽下最後一口氣。

第一時間收到拉姆去世消息的記者說:

對她來說,這大概是所有結局裡最好的一個,她在睡夢中離去。那些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她終於不用再承受。

拉姆遺體今日被火化,她的姐姐說,我們要帶著她回家。

最純良的拉姆

拉姆是四川阿壩的藏族姑娘,靠在高山上挖藥材為生,她今年才30歲,但是已經挖了10年的羌活。

在空閒時間裡,她會在短視頻平台分享自己的生活視頻,她有了80萬粉絲,只用來分享,不用來盈利。

她去世後,網友紛紛湧進她的社交平台,遺憾留言說:"很抱歉以這種方式認識你,祝你一路走好"。

她在社交平台上給自己的簡介是:家窮人丑,一米六五,小學文化,農村戶口。

事實上,她很美,很有異域風情。高鼻深目,笑眼彎彎,酒窩很深,笑起來甜美動人。

所有看過她日常生活片段的朋友,都會被她的身上原始淳樸的生命力打動。

她採藥材的地方都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野外條件惡劣,但是她卻興致勃勃跟大家分享她的野外生存實錄,每次錄視頻都以"朋友們,我今天"為開場白。

有時候她帶著酥油餅、手抓肉、糌粑、酸奶出門,有時候一個餅就是她一整天的食糧,隨手摺下兩根樹枝當筷子,吃得特別滿足。

有的時候她也帶大家見識廚藝,因地制宜,有什麼吃什麼,煎雞蛋土豆牛肉、盒飯,野外幹活的人吃飯就是為了干更多活,能有口熱飯果腹,對她來說就是大餐。

用自己的體力,掙著最乾淨的錢,她說特別驕傲。

即使一年到頭在山上忙活幾個月,也只能掙到2000塊,但她對生活永遠是知足的,有種昂揚的熱情。

拉姆是底層勞動婦女的縮影,雖然貧窮困苦,但從不抱怨,命運給她的是酷寒高原,她也能綻放出雪蓮花。

她頑強堅韌,樂觀積極,就像什麼也壓不垮她一樣。

她最大的軟肋是家人。

她經常曬兩個兒子,會把逝世的媽媽和奶奶的遺像隨時帶在身上。

她每個月最高興的事,就是穿上奶奶留給她的美麗藏服,唱歌跳舞。

她去撿樹枝,爸爸到半途去接她,她也覺得莫大滿足,覺得仍然是父親的小女孩。

她說:

自己最大的願望是健健康康,最幸福的事是有家人陪伴。

而最簡單的願望她都不能實現。

被惡魔纏上的拉姆

拉姆最大的噩夢是被惡魔纏上。

這個魔鬼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前夫唐路。

唐路跟拉姆十七八歲就在一起談朋友,然後很快結婚,生了兩個孩子。

但是這麼年輕就結婚,哪裡知道對方是人還是鬼。

婚後唐路也沒有工作,經常家暴拉姆,婚後拉姆身上經常出現大大小小的傷口。

大家親眼見證唐路的家暴手段一次次惡劣,拉姆的傷口一次次加深。

拉姆還是難逃毒手。

最開始,出於母親的護崽本能,母親會去找唐路理論,唐路不敢在母親面前太放肆。

但是拉姆母親9年前得癌症去世之後,唐路開始肆無忌憚地打拉姆。

拉姆的父親是個軟弱老實的男人,枯瘦的身板在高大健壯的唐路面前還會發抖。

拉姆沒有人護著,唐路就光明正大地打人,在娘家人聚會上把拉姆拖到大街上暴打,連頭髮都被揪禿了。

很多親戚建議拉姆去外面掙錢,逃離這個魔鬼坑。

她不是不嚮往大城市的生活,但是想到還有爸爸跟兩個孩子要照顧,她就留在山裡掙錢。

今年5月唐路在網上賭錢輸了錢,心情不好,於是家暴升級,拉姆被打得右臂骨折,全臉都是淤青。

拉姆覺得再這樣下去就要被打死了,於是生出勇氣跟唐路離婚。

但是唐路把菜刀架在孩子脖子上,拉著孩子到河邊,用盡一切辦法拿孩子威脅拉姆:不復婚我就殺了他。

拉姆只好跟他復婚,然後又被打,她甚至多次跑去派出所報警。

但是民警除了口頭警告唐路別動手外,什麼也做不了。

一次次求助,一次次得到"清官難斷家務事"的模糊回應,一次次絕望下,拉姆狠下心再次離婚。

可是唐路並沒有放過她。

9月12日,拉姆在高山上吃麵條,開心地說:明天就要下山了!

沒有人注意到,唐路在這條視頻下留言:你什麼時候下山,我們的問題解決一下。

後來很多網友都跑去這條消息下刷:拉姆,不要下山。

這不是唐路第一次緊盯拉姆,他會一條一條翻拉姆的上千條視頻評論,4月9日,唐路在拉姆的視頻下評論:別人叫你老婆,你是不是特高興。

而拉姆給對她示愛的網友的回覆是:從今以後都不想嫁人了。

9月14日晚上,拉姆在家中上手機直播時,唐路帶著汽油和砍刀衝進拉姆家,原本他是想殺死拉姆一家人的,被汽油桶燒得全身起火的拉姆發出悽厲尖叫:"阿爸快跑,他要把我炸了。"

家人這才倖免於難。

是什麼把惡魔推向惡的巔峰?

拉姆事件後,我們忽然發現,如果一個女人在婚姻里遭受暴力,那她在這個社會上是孤立無援的。

拉姆被打的13年裡,唯一拉她一把的只有逝世的母親。

最後拉姆被打得生無可戀,絕望地和姐姐說"我們的命可能就是這樣。"

一個底層的勞動婦女想要逃離挨打,似乎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指望丈夫良心發現,老得再也打不動了,不然只能指望自己命大不被打死。

拉姆已經做了反抗的極致,申請離婚、經濟獨立、放棄撫養權、報警。

但是這一系列自保操作,仍舊沒給她一條活路。

在家事暴力案件里,我們永遠不要要求一個完美受害人,即使拉姆已經是最完美的受害人。

況且唐路這次犯的還不是家暴,兩個人已經沒有婚姻關係了,而是故意傷害罪。

今年頻頻出現的家暴致死案件,給女生們一個警醒,為什麼家暴的懲戒微乎其微?而對家暴的預防更是幾乎沒有?

大數據分析了中國裁判文書網上300多件殺妻案例,發現僅有6起兇手獲死刑。

拉姆是個求生欲非常頑強的受害者,頻頻發出求救,但沒人把她的預警當一回事。

為了活下去,她真的盡了最大的努力。

在對家庭暴力的預防或懲戒更為成熟的國家,經驗顯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暴只要第一次發生時干預得當,之後都不會再發生。

德國,反家暴法中有一條重要原則:誰施暴,誰離開。

施暴的一方會被警方驅逐,沒收鑰匙,禁止返回住所,如果拒絕會被拘留。

全國400座婦女之家會為被家暴的女性提供免費臨時庇護。婦女之家24小時開放,地點保密,不許男性入內。

美國防家暴可以申請人身保護令,受害人如果存在緊急的現實危險,幾個小時就可以走完流程。侵害方一旦實施違反保護令的行為,立即構成刑事犯罪,會被逮捕。

這些政策向施暴者傳達的信號是:你的行為是社會零容忍的。

而拉姆們面對的處境是什麼呢?社會向施暴者傳遞的信息是:你的行為是被容忍的。

一個男人,可以在眾人面前揪你頭髮,揍得你鼻青臉腫,甚至他可以揍你的姐妹、砍你的孩子、燒你的房子。

而只要不搞出人命,對他的處罰,是模糊而寬容的。在一次次囂張被縱容後,他只會更聰明地學會怎樣下手可以不留痕跡。

而這一切,只因為他曾是你丈夫。

有網友說唐路的第二任妻子,仍然被他家暴。

尖叫的宇芽,被燒毀的拉姆,都是一記警鐘,她們不是第一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我們想看的是,在拳頭揮向她們的時候,有人拉她們一把,幫她們擋一擋。

不要迎合沉默,保持憤怒和質問,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力量。

冷漠即是幫凶。

不作為即是幫凶。

素材來源:

《被前夫燒毀的拉姆》穀雨實驗室

拉姆的社交平台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新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3/1507902.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