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警方微笑著,把刀遞給了要殺她的人

—「完美受害者」拉姆

作者:
拉姆已夠強硬了,已夠堅決了,連唐某無數次用殺死兒子來威脅她,她都不肯屈服。但是,她那麼完美,卻沒有用,法律微笑著,把刀遞給了要殺她的人。

拉姆去世了。

有些新聞在拉姆前面冠名‌」網紅‌‌「,我是不太贊同的。她不過是一個用視頻、直播和大山外的網友分享大山裡的勞動和生活的**普通勞動女性**,她的社交帳戶上一共只有2000塊錢。

每個看到拉姆的笑容,歌聲,手腳麻利地幹活的人,都會情不自禁地被她的美好所感染。但她卻被前夫縱火燒成重傷,在忍受煉獄般痛苦的15天後,去世了。

看新聞記錄拉姆的故事,你會發現,這不是一起意外;這相當於罪犯當著警方和許多人的面,將一個美好的女子緩慢地凌遲、活剮,大家看著她緩慢地死去,卻沒有人制止。

在‌‌」穀雨‌‌「的文章《被前夫燒毀的拉姆》一文里,提到了拉姆的慘狀。9月14日晚上,拉姆正在廚房直播的時候,前夫唐某闖進來,把她澆了滿身汽油後,縱火焚燒。唐某還帶著一把長四五十厘米的西瓜刀、一把水果刀和一個50斤的汽油桶。拉姆的姐姐後來表示:‌」他是準備殺我們全家,不光是我妹妹。‌‌「火迅速蔓延整個屋子,之後響起巨大的爆炸聲。

兇徒唐某,也被警方控制。

拉姆在醫院的ICU里深度昏迷了13天,全身90%以上燒傷,整個人都是焦黑的,除了燒傷,還有六七處刀傷,額頭上的傷處深可見骨。9月22日,她接受了一次大手術,‌」把那些肉和皮全部都給她割了,等於剝了一層皮。‌‌「

遺憾的是,在與病魔鬥爭16天後,9月30日晚上,拉姆不幸離世。

從新聞和採訪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故事脈絡:

1.前夫唐某:初中畢業,父母開了個茶樓收入不錯,唐某不再工作。他和拉姆十七八歲就在一起‌‌」耍朋友‌‌「,沒多久就結了婚,在一起十多年,生了兩個兒子。

2.拉姆的收入:拉姆和父親的收入來源,是每年七八九月上山挖羌活(一種中草藥)。一年收入不到兩萬元,這幾乎是她和父親的全部收入。她雖然在平台上有七十多萬粉絲,但她不鼓勵粉絲打賞。為了籌醫藥費,姐姐上了拉姆的社交網站後台,發現帳上只有2000

3.家暴早就開始了。拉姆婚後不久,家人就發現,她身上經常會有紅腫、青紫。母親看到女兒被打,會找唐某理論,唐某就收斂一點。但當母親生病去世後,拉姆挨打變得多了。每次打完之後,唐某會跟拉姆認錯,她每次都會原諒他。她捨不得孩子。

4.家暴在持續升級,從唐某隻在自家家裡打拉姆,發展到在街上打,在聚餐時打,沒有人表示反對,拉姆父親也不敢管。

5.今年5月,唐某在網上打牌,輸了錢心情不好,當著兒子的面,用板凳把拉姆打成右臂骨折,臉上全是淤青,脖子有被掐的淤痕。拉姆怕被打死,與唐某協議離婚,辦完離婚手續,她回娘家養傷。

6.幾天後,唐某找來,先是跪下來重重地磕頭,認錯悔恨,求復婚。拉姆不為所動,他拿著菜刀架在小兒子脖子上說要殺了他。唐某又帶著兩個孩子去了河邊,說不復婚他就帶著孩子一起跳河。

7.沒多久,拉姆和唐某又復了婚。但在不到10天的時間裡,拉姆又被打了兩次。

8.拉姆家裡多次報警,因為唐某經常來她娘家搶孩子;警察去了現場,但是不管。還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9.拉姆不敢回娘家。唐某天天發簡訊說,要把孩子殺了。他逼迫拉姆姐姐交出拉姆,姐姐不肯,他把姐姐打成左側眶骨骨折,在醫院住了三個月。唐某沒有受到任何法律懲罰。

10.拉姆不怎麼認識字,她去縣城裡找人寫了離婚起訴書。唐某經常發威脅簡訊要殺了孩子,她也不再動搖了。她想要孩子的撫養權,但法庭把兩個孩子都判給了唐某,她失去了兩個孩子。從法院出來,她給姐姐打電話,哭得撕心裂肺。

11.拉姆更努力掙錢,想奪回撫養權。

12.但等來的是,唐某用世間最殘忍的方式,殺死了她。

穀雨的報導中,最後一句話令人心碎:‌」眼前的一切都是她想要過的新生活,自由的、免於恐懼的生活。‌‌「

拉姆是一位完美受害者。

從男權社會的要求來說,她不花男人錢,沒有彩禮,自己獨立自主賺錢。該生的兒子也生了,兩個。還長得超級漂亮,開朗大方。

按另一部分挑剔完美受害者的女性的要求的來說,她一直在反抗,努力離婚,哪怕是不識字、求人寫字也要離婚;也有報警,一次又一次。為了能離開,丈夫威脅殺死兒子,都沒有讓她屈服。她不得不忍痛放棄兩個兒子,哭得撕心裂肺。

360度挑剔,她都找不到可以指摘的地方。然而,拉姆一直挨打,一直報警;一直報警,一直挨打。自己被打骨折,姐姐被打到住了三個月的院,對方不受任何法律懲罰。

警方在這裡,起了什麼作用呢?如果說拉姆與他是‌‌」夫妻‌‌「,夫妻所以不受法律懲處;那麼拉姆的姐姐被打傷,唐某不應該坐牢嗎?

唐某長期威脅要把兩個孩子殺掉,甚至都已經是‌‌」故意殺人中止‌‌「罪了,但是,法院居然把兩個孩子判給唐某,這是嫌中國人口過剩、兒童過多了嗎?

實際上,從一開始,拉姆並不需要額外的幫助,只要這是一個法治社會,依法辦事,就一切都不會發生,她就能經營好自己的生活。她是一個很樂觀,很用心生活的人。唐某,只要在開始故意傷人時,該坐牢的就坐牢,該判刑的就判刑,該人身禁制令的人身禁制令,他早就在監獄裡過國慶和中秋了。

但是,沒有。

更讓人難過的是,這種做法,不會受到任何懲罰,還會被視為理所當然。從上到下,從南到北,只要是碰到女性受害者,不管與男方是什麼關係,一律按家事處理(包括‌‌」前小姨子‌‌「這種沒有任何關係的關係);碰到兒童,哪怕這個爹天天想把孩子殺了,一律按大人的意志處理。這是尊卑有序、上下有別的系統性的觀念。

我們還記得,前幾天,有一位河南女子的屍體,被警方撈到了。她就是‌」女子被前夫拽走失聯十幾天‌‌「的受害女子。問題是,在出事之前,該女子曾被前夫趙某平拉到高粱地強姦並毆打。隨後在家人陪同下,她到派出所報警被強姦。這一說法也得到了封丘警方的證實。

但是,警方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直到這位‌‌」前夫‌‌「殺人。

甚至,在發現屍體之前,警方與媒體的報導都很用心,不說綁架,不說非法拘禁,只說‌‌」拽走‌‌「,像是他們在扮家家酒、玩遊戲。

如果強姦、毆打,報警了警方都無動於衷,如果說,警方的工作里不包括保障女性的生命安全,那女性是不是可以不納稅呢?

4月3日,四川廣元。楊女士曝光遭家暴後,警方對其丈夫羅某祥處以行拘7天處罰。

3/3

新浪新聞通過‌‌」中國判決文書網‌‌「的數據,總結了285起新聞案件中殺妻案,判決結果:僅有6起是死刑,占比2.1%,死刑緩期兩年執行76起,占比26.6%。因為主要矛盾是婚內矛盾。

與之相比,一般的故意殺人案中,死刑立即執行率,為59.1%,死刑緩期兩年執行0.81%;後面這個數據是通過2018年‌‌」九章刑辯天下‌‌「公眾號發布了基於超過16萬份故意殺人案裁判文書的分析報告《大數據|窮盡164,221份裁判文書,洞悉故意殺人案件的現狀及辯點》。(資料來源:@敏大是一隻柯基)

為什么女性一進入婚姻,或者曾經進入過婚姻,或只是交男女朋友,甚至只是交過男女朋友,就自動喪失了人權,自動沒有了人身權利?這不是個體的問題,而是法律、執法的問題。

‌」清官難斷家務事‌‌「,那並不是清官,那是懶官,是瀆職之官。

理論上,當今從憲法到刑法都是現代法律;但真正執行時,特別是涉及到性別、婚戀問題時,執法者卻有很重的傳統法律觀念。我們拿《大清律例》來看一下,大家大致就明白了,傳統文化當中的法律精神、和倫理依據是什麼。

比如說,《大清律例-刑律-鬥毆下》中,‌‌」其夫毆妻,非折傷勿論,至折傷以上,減凡人二等,須妻自告乃坐。‌‌「**

如果老婆不敢告,丈夫就完全沒事了;別人告,甚至岳父岳母告都不管用。《大清律例-刑律-人命》中還有,‌‌」若夫毆罵妻妾因而自盡身死者,勿論。‌‌「‌‌」妻與夫口角,以致妻自縊,無傷痕者,無庸議,若毆有重傷縊死者,其夫杖八十。‌‌「就是丈夫逼死妻子沒事,除非你把她打成重傷再逼死,也就是受刑杖。

但是,如果妻毆夫呢?《大清律例-刑律-鬥毆下》:‌‌」凡妻毆夫者,毆即坐,杖一百。至折傷以上,各加凡鬥傷三等,至篤疾者,絞;死者,斬。故殺者(故意殺人者),凌遲處死。‌‌「

還有,‌‌」夫過失殺妻妾,及正妻過失殺其妾者,各勿論。‌‌「但是,如果‌‌」妻妾過失殺失‌‌「,法司雖明知情有可原,事出無心,‌」仍須按妻毆殺夫,擬斬決。‌‌「

簡而言之,就是夫權是絕對凌架於妻子之上的,丈夫毆妻、殺妻,比別人要減二等,或減至不處理;而妻子毆夫、殺妻,比別人犯罪要罪加三等。

凌遲處死,是‌‌」大逆‌‌「的一種處罰。以前,我還以為,冒犯皇權或謀反才是‌‌」大逆‌‌「;後來才知道,妻子冒犯夫權,也是‌‌」以下犯上‌‌「,也是‌‌」大逆‌‌「,故,可以凌遲處死。

但那是大清啊!我們現在這個社會,不是人人平等,男女平等了嗎?為什麼依然看不出太大的進步?領了結婚證以後,男與女就分出了主與奴?丈夫殺妻,自動減二等;丈夫毆妻,無罪;折傷等重傷,減二等(約等於無罪)。——但是,大清時代,女人確實不算‌‌」人‌」,她們不用服徭役,很多稅是不用納的;今天的中國女性,也是同等待遇了嗎?

平等的社會裡,是不應該讓女性充滿了不安全感的。

有人說,警方也很難辦。男人打女人,報警了,警方處理了男人,回頭他們又和好了呢?又說是家事,嫌你多管閒事了呢?

再重複一遍,家暴,不是家事。如果男方是真的有暴力行為,不管女方怎麼求情,該拘留就拘留。如果沒有,是女方報假警,那麼,就拘留女方。放心,只要認真執法,就不會再有人報假警。

另一方面,有時女方報警了,但後來又和好了。看起來很氣人吧。但是,只要了解一下拉姆的情況就明白了。當警方和稀泥,怎麼報警都不管的時候,她們只有死路一條了,妥協只是為了活下去啊。

拉姆已夠強硬了,已夠堅決了,連唐某無數次用殺死兒子來威脅她,她都不肯屈服。但是,她那麼完美,卻沒有用,法律微笑著,把刀遞給了要殺她的人。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侯虹斌客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3/1507971.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