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田云:電腦門發酵 拜登競選經理自曝民調不實

作者: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右)和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於2020年8月13日在德拉瓦州威爾明頓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講話。

10月17日,美國福克斯新聞網報導,拜登競選經理Jen O』Malley Dillon在當天發出一份三頁的備忘錄,提醒支持者不要盲目樂觀,勿忘2016年川普的意外勝選。

根據福克斯獲得的這份備忘錄,Dillon寫道:「事實是,比起我們在推特和電視上看到的分析,雙方在比賽中要接近得多。」「即使最好的民調也可能出錯,考慮到諸如投票率等變數,我們在幾個關鍵州都打成平手。」

在前一天,10月16日,福克斯新聞引用了《紐約時報》記者Shane Goldmacher的推文分享,那是關於Jen O』Malley Dillon在當天一場基層峰會上的發言,她說:「請接受這個事實,我們沒有以兩位數領先,」「那些是虛增的全國民調數字。」

這兩條消息很不尋常。大選進入白熱化階段之際,拜登競選團隊忽然滅自家威風,這是在為敗選打預防針嗎?

自競選啟動以來,美國左派媒體發布的絕大多數民調都顯示拜登領先,差距甚至達到兩位數。如今,拜登競選經理的一句「虛增」(inflated)戳破了這個大泡泡。那麼,人們要問:這麼多來自不同州、不同統計機構的數據是怎麼出爐的?「虛增」的比例是多少?真實的情況又是什麼?

川普總統當選後,控制美國大半以上新聞資訊的左派媒體持續對其進行貶損和攻擊,包括發布虛假新聞和基本不報導在經濟、外交、軍事等領域的成就。大選起跑後,左派媒體一邊倒地為拜登叫好,在這種情況下,川普競選集會和「川粉」自發助選活動就成了反映選情的兩個重要指標。

幾個月來,川普總統在多個州舉辦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集會,每場活動一般都吸引上萬人參與,現場星條旗飄揚,群情激昂。民眾手舉「婦女支持川普」、「老兵支持川普」、「警察支持川普」、「農民支持川普」、「拉丁裔支持川普」等標牌,凸顯民意。

一位猶他州居民寫道:「我認為,『害羞的選民』的比例要比11.7%高得多得多,因為在許多州,包括傾向於保守派的州,暴力的民主黨人攻擊任何聲明支持川普的人,迫使他們保持沉默。我的支持川普的旗子兩次被偷,房子和卡車也被人塗了油漆!我的太太和孩子們都受到驚嚇。邪惡的社會主義者!」

一名美國財務顧問在英語大紀元留言說:「過去三年半里,我高興地看到自己的退休帳戶有了顯著增長。民主黨要增稅,不管他們說什麼。我看到水管工、電工、小企業主、建築承包商和其它行業的人通過投資市場而變得富裕起來。拜登說,市場只是富人的,我笑了。」

拜登團隊自動「泄氣」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電腦門」。10月14日,《紐約郵報》驚人爆料,披露了亨特·拜登電郵顯示的,他和其父喬·拜登涉及的與烏克蘭公司及中共之間的腐敗交易。

事發後,拜登父子、拜登團隊都沒有否認電腦硬碟、郵件和圖片的真實性,而推特和臉書竟迅速屏蔽相關新聞、關閉數個官方和私人帳號,引發眾怒。

10月15日,《紐約郵報》又公布了2017年5月13日發給亨特·拜登的一封電子郵件。該郵件討論了在一家中國能源公司的商業交易中,所涉及的6個人的「薪酬待遇」。其中5人以字母指代,「H」指亨特(Hunter),「20H」即代表亨特所得公司20%的股權。關於第六個人的敘述是:「亨特為這個大人物保持10%的股權?」(「10 held by H for the big guy?」)

10月16日,福克斯新聞揭示,據知情人透露,郵件中的「大人物」就是前副總統拜登。這不僅打碎了拜登之前堅稱的「從不和我兒子討論他的海外交易」,而且表明,他本人也參與了與中共的權錢交易。他應當接受司法調查。

目前,拜登深陷醜聞,推特和臉書因壓制言論和新聞自由面臨質詢。不少網民認為,社媒的屏蔽操作與中共手法近似,難道它們也姓黨?

一位美國網民寫道:「毫無疑問的,無處不在的媒體已成壟斷工具,致力於宣傳及終結美國的生活方式。這證明,川普總統是正確的,左派媒體是美國人民的敵人。媒體本來被賦予權力,以確保掌權者不會濫用他們的權力,而且在他們濫權時予以揭露。(但是)媒體辜負了國家。現在他們公開地、不知羞恥地偏袒一個政黨。真丟人。」

電腦門事件還在發酵,更多內幕將浮出水面。民主黨高層的腐敗問題、美國左派媒體違背新聞原則、社媒巨頭企圖干預大選的不光彩行徑都已曝光,拜登陣營的民調恐會進一步「縮水」。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838.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