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薦見:當「清水衙門」站上了風口 莫名其妙發財 明明白白入獄

作者:
這位王站長運氣好。2000年後,他和他的位置就變得顯要起來。幾輪的中西醫之爭的大討論,中醫的復興,加持了這個「站長」的含金量。動物入藥,讓王站長和他的野保站站到了中藥材報批的關卡處。野生動物製品的銷售審批權,幾乎就是掐住了中藥產業的咽喉。王民中嘗到了風口的味道。

北京人王民中將近40歲的時候,當上了一個「清水衙門」的老大:北京市野生動物保護自然保護區管理站站長。在這個位置上一坐20年。到他去年被抓,他總共受賄近千萬,還有將近5000萬財產來源不明。

這些錢20年裡潤物細無聲地流入了王民中的口袋,他從沒統計過,以至於他的前妻傅某去年外逃被阻,面對審查要求,第一次盤點這個數字,並告訴他時,王民中自已也驚呆了。

之所以說是清水衙門,因為野保站是北京園林綠化局下屬單位,全額財政撥款。吃官糧,干官差。官小,事兒不多,油水也不多。負責的多是些看起來無關要害的事兒,比如,組織調查野生動物資源,建立資源檔案;比如,隔幾年調整下保護動物名錄……

但這位王站長運氣好。2000年後,他和他的位置就變得顯要起來。幾輪的中西醫之爭的大討論,中醫的復興,加持了這個「站長」的含金量。

動物入藥,讓王站長和他的野保站站到了中藥材報批的關卡處。野生動物製品的銷售審批權,幾乎就是掐住了中藥產業的咽喉。王民中嘗到了風口的味道。

為了順利通過穿山甲片和羚羊角這些中藥材的報批,一些中藥飲片企業紛紛上門找到王民中。這你情我願里,王民中很快就把這些藥企當成了自家的提款機。

一名藥企老闆說,王站長買房差錢,他給50萬元現金,後來,王站長告訴他房子要裝修了,他又打50萬元過去,裝修完了,王站長說要買家具了,他就又送去了40萬元。最後為了替王站長慶祝喬遷之喜,他還送了兩塊價值72萬餘元的百達翡麗。這些錢,是審批的加速器。立竿見影。

不僅如此。中醫藥的崛起始終伴隨著重重矛盾。而這些矛盾的結果,無一不是野保站權力變得進一步顯赫。

2008年以後,幾次《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成員國大會上,成員國都提出要對東方醫藥進行全面評價,他們認為中國傳統醫藥利用大量瀕危物種是導致犀牛、虎等野生動物瀕危的重要原因之一,並對其它野生動植物的生存和地球生物多樣性構成嚴重威脅。

中國的應對是繼續加強前置管理。麝香、豹骨、穿山甲片、羚羊角、蘄蛇……這些中藥材常用的野生動物製品,需要進行庫存認定,確認來源合法,才可獲得銷售許可。

而「庫存認定」的唯一執法主體就是動保站。中國的中藥資源種類有12807種,其中藥用植物占全部種類的87%,藥用動物占12%。這意味著,動保站成了12%的中藥材市場流通的必經之路和發牌人。

沒有野保站庫存認定後發的許可證,醫院和藥店都不敢收藥廠的產品。銷售流通就成了死局。而庫存認定能不能過?怎麼過?認定的時間長短,這些都是學問,也是秘密。

一家以穿山甲片為材料的藥廠,在跑了十幾次都沒有辦下來許可證的情況下,停發了高管和中層的當月獎金,從中拿出20萬打點王民中。

王站長走上了財富的快車道。一個藥商為了加快庫存認定的速度,拿到麝香的許可,親自拉了一拉杆箱的現金送給王站長。王民中的前妻清點了這箱鈔票,一共150萬。

比起索要裝修費的初級階段,這些源源不斷的錢到了,不需要開口,就向王站長奔跑而來的地步。

2011年,王民中和妻子傅某離婚了。離婚的目的,為了可以獲得更多的買房指標。

當然,這位「前妻」於是可以更好地替王站長處置那些數不清的象牙犀角製品、金如意、手錶、首飾、存摺、銀行卡……

事實上,王站長和傅某從未真正離婚。十年來一直生活在一起。他們密不可分。

2020年10月,王民中被判13年。未上訴。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432.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