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禁共產黨員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揪出

美國移民局10月初新增移民政策,禁止共產党進入美國,以及申請綠卡和移民。最近接連出現幾宗案件,有人在美國入籍多年,被揪出入籍填表格時隱瞞事實,面臨被除籍甚至遣返的命運。

退黨義工在東灣華人超市前,將美國移民局公布禁止共產黨員申請移民的消息,做成展版,讓廣大的華人民眾知道。

美國移民局10月初新增移民政策,禁止共產党進入美國,以及申請綠卡和移民。最近接連出現幾宗案件,有人在美國入籍多年,被揪出入籍填表格時隱瞞事實,面臨被除籍甚至遣返的命運。

據《大紀元》10月20日報導,美國司法部2020年2月宣布成立了一個新的隸屬單位——叫「除籍科」,專門負責處理撤銷外國人以非法手段取得公民身份的案件。

正好,最近接連出現幾宗案件,都指向了「美國公民身份」。有的人在美國歸化入籍多年後,被揪出來N年前入籍填表格時「隱瞞重大事實或故意歪曲事實」,面臨被除籍甚至遣返的命運;有的人則被發現入境時隱瞞共產黨員身份,申請入籍被拒。

我們今天就來講講這些案例,看看這些真實的案例帶來了哪些啟示?

一:華人高級工程師被追查入籍表格

前幾天有這麼一條新聞,麻薩諸塞州勒星頓鎮一名工程師余浩洋(Haoyang Yu,音譯)和他妻子涉嫌盜竊麻州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半導體公司Analog Devices(ADI)的數百份機密文件,為夫妻倆合辦的公司牟利,10月1日被麻省聯邦法庭的大陪審團正式起訴。

波士頓的聯邦檢察官10月1日宣布了替代起訴書。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工程專業,今年41歲,已歸化入美國籍的余浩洋被加控「簽證欺詐罪」以及「非法獲得美國公民身份」兩項罪名,加上盜竊商業機密以及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律的走私罪等,余浩洋共計被控24項罪名。

他現年22歲的妻子陳彥之(Yanzhi Chen,音譯)也被控3項電匯欺詐以及「協助和教唆」罪。

這是怎麼回事呢?從起訴書看,余浩洋從清華畢業到美國留學,留學7年後,在2009年獲得綠卡,2014年作為首席設計工程師加入美國半導體製造商ADI公司,開發「單片微波積體電路」。

ADI是美國晶片巨頭之一。目前正在收購它的競爭對手Maxim Integrated Products Inc.公司,以提高ADI在汽車和5G晶片製造領域的市場份額,這是2020年度最大的收購之一,交易價值大約210億美元,將使ADI公司的員工總數增加近50%。截至2019年11月,ADI公司在全球擁有約16,400名員工。

余浩洋工作的這家公司,看起來發展前景不錯。

檢察官辦公室表示,在ADI任職期間,余浩洋涉嫌下載數百份高度機密的原理圖設計文件和建模文件,並把部分文件複製到電子表格中,並將其上傳到他自己的谷歌網盤。這些文件有些價值數百萬美元,是ADI公司最賺錢的一些智慧財產權

根據起訴書,余浩洋2017年成為美國公民,就在這一年他和妻子創辦自己的公司。5個月後,余浩洋就從ADI辭職。離職時,他簽署了一份協議書,確認他已將所有的專有信息和數據交還給ADI。

但是依據指控,直到2018年12月他的谷歌網盤中仍存有這些信息,到2019年6月,他還將這些文件保存在他家中的各種個人電子設備上。

起訴書指控,余浩洋自己銷售了大約20種ADI設計,甚至使用了與ADI相同的台灣半導體製造廠來製造自己的零件。他用於代替ADI的部件與ADI本身的產品高度相似。

檢控官原本去年只是指控余浩洋盜竊商業機密罪,但後來開始調查怎麼拿身份的。發現他在入籍申請書(N-400表格)中沒有披露有關盜竊ADI商業秘密的重大事實和信息,從而犯下了簽證欺詐罪、並非法獲得了美國公民身份。

具體來說,余浩洋在2016年3月1日左右,向美國國土安全部提交了入籍申請。

在N-400表格的第12部分的第22題「你有沒有犯過或企圖犯任何罪行,而沒有被逮捕?」以及第11部分的第31題「你有沒有將任何虛假、欺詐或誤導的資料或文件提供給美國政府官員」、第32題「你有沒有欺騙任何美國政府官員而獲取入境許可到美國,或在美國獲得移民福利」,他的回答都是「沒有」。

到2017年2月15日左右,余浩洋在移民局官員面試時,確認了他對上述問題的回答,而那個時候他已經非法複製並下載了ADI擁有的商業秘密,卻再次在N-400表格上簽名,在明知作偽證會被懲罰的情況下,他還是簽署了「本人證明、發誓或確認,內容真實正確」一欄。

所以,大陪審團根據這個行為,起訴他「簽證欺詐」和「非法獲取公民身份」罪名。

二:家人是黨員也算和共產黨有聯繫

第二個案例是紐約皇后區111分局警員昂旺的案子,他被控非法充當中共的代理人而沒有知會美國司法部。同樣被追究他早年是否以非法手段取得公民資格,或者申請入籍時刻意隱瞞事實或作不實陳述。

其中多項問題,昂旺填寫的答案似乎都與他早年申請政治庇護的事實不符,尤其是其中一項「是否參加過共產黨或在任何情況下與共產黨有(直接或間接)聯繫?」

雖然昂旺回答「沒有」,但他被聯邦調查人員鎖定,釐清是否符合撤籍條件。

其中聯邦檢察官基爾蒂(Michael T. Keilty)指出,有文件證明,昂旺的媽媽就是中共黨員。起訴書中摘錄的一段電話錄音中,昂旺也說,他的母親在中國曾因是官員而需要撰寫年度總結報告。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大家知道中共黨員很多,新華社2020年6月30日一篇文章說,「黨員9191.4萬名基層黨組織468.1萬個,中國共產黨黨員隊伍繼續發展壯大」。特別是中國精英階層,他們當中的確有很多人和共產黨有密切關係,或者配偶和直系親屬中有關係。

移民局這道題問「是否和共產黨有直接或間接聯繫」,到底連家人都算,還是只看個人的隸屬關係,例如與共產黨外圍組織的關係,都有很多看點。這個案子現在還在進行中,我們會繼續跟蹤。

三:知名民運人士入籍被拒

第三個案例是旅美30年的民運人士楊建利入籍被拒,原因是他1983年在北京師範大學攻讀數學碩士時加入中共,1986年申請到美國留學時,被中共的外事部門人員警告必須隱瞞黨員身份,說「一旦承認黨員身份就會拿不到簽證」。

於是楊建利在申請表中是否共產黨員的一欄上,填寫「不是」。

結果現在,美國移民局不但拒絕了他的入籍申請,還查出他早前政治庇護申請綠卡時,也沒有誠實交代在過去5年內曾是中共黨員身份。

楊建利日前撰文詳細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雖然他現在爭取豁免,但估計也是麻煩不小,有關審訊序程可能要好幾年。

消息傳出,在社交媒體上很多人說,相信現在美國,那些隱瞞身份入境的共產黨員身份者,多如過江之鯽。

移民局怎麼處理共產黨的外圍組織?

雖然,剝奪國籍的情形在美國移民歷史上極少見,一般一年幾乎不超過10個案例。但從目前的信息來看,川普政府在移民欺詐追查方面要加強。

CNN新聞報導,司法部一名官員表示,自2008年以來,司法部已提起228起民事除籍訴訟案,其中94起是在過去三年內提出,占比為41%。

此外也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公布他通過《信息自由法》(FOIA)索取的司法部的文件,顯示2018年遣返39例,2019年遣返18例。

上述案例說明,並不是入籍成為公民之後就能高枕無憂了。如果被發現是通過欺詐隱瞞,有可能觸犯偽證罪,以致撤銷綠卡或公民,這個沒有時效限制。也就是說,獲得的身份也不會長久,無法永久保持身份,甚至連累家人。

因為,一旦被被剝奪公民身份,他們將被認為從未獲得美國國籍。通過他們所遞交的移民申請而獲得身份的任何家庭成員,可能會被告上移民法庭,並被送回其本國,除非他們有一些獨立的證據可獲留在美國的權利。

例如在上述的工程師余浩洋的案例中,他的妻子就是通過婚姻入籍的。可能也會連帶受到影響。

另外,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10月2日發布的政策指南中,強調凡是申請移民的共產黨員或其他極權主義政黨的黨員或與之相關的成員,都不會獲得受理。

眾所周知,在中國,所有組織和團體章程的第一條都是擁護共產黨的領導,還有婦聯、工會、工商業聯合會、文化教育團體等,還有海外華人比較了解的、打著民間團體旗號的統促會、友聯會等,——這些大多由中共黨員領導,被認為具有推動某一政治議程的任務,實際是共產黨的外圍組織。

美國移民機構會怎麼處理這個問題,公眾正拭目以待。

據記者了解,紐約這邊已經有尚未拿身份的華人把他們在國內任職或兼職的職務,把這些掛名的頭銜,悄悄的辭去了。因為雖然普通基層黨員由於難以查證,但這些團體有案可稽,比較容易被移民局查證。

據總部位於紐約法拉盛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工作人員表示,從美國禁止共產黨員移民的消息發出第二天起,在該中心網站(tuidang.org)在線以真名辦理《退黨證書》的人數激增幾十倍。

此外,通過電話、郵件、網頁留言進行的諮詢也激增;還有人要求查找之前的檔案記錄,補辦《退黨證書》。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表示,由他們發出的「退黨證書」,可獲得美國當局承認,美移民局歡迎申辦移民的華人提出退黨證書,華人熟讀《九評》有助於移民考試。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56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