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王維最具禪意的8首詩 讀一首悟一個禪理

詩人信佛的,王維當屬第一。

王維,字摩詰,被譽為「詩佛」,經歷過安史之亂,在宦海沉浮之後,詩人過起隱居生活,信奉佛學,以求淡泊名利,他回歸山野,用身心去感受大自然,形成了超脫自我的人生感悟。

王維將禪意滲透進詩作中,構建起清淡的禪意風格,這同樣是王維對山水田園詩作出的一大貢獻。

《飯覆釜山僧》

晚知清淨理,日與人群疏。

將候遠山僧,先期掃弊廬。

果從雲峰里,顧我蓬蒿居。

藉草飯松屑,焚香看道書。

燃燈晝欲盡,鳴磬夜方初。

一悟寂為樂,此生閒有餘。

思歸何必深,身世猶空虛。

據記載,晚年的王維,長年吃齋,詩的前四句寫詩人招待來訪僧人的虔誠;下六句寫覆釜山僧人來到後的情景,詩人與他們一起吃飯讀書,體現了作者禮佛參禪的誠心。

王維讀經和與僧人交往,使他徹悟真正的快樂在於寂滅和涅禁,那麼,現實的生命就顯得不重要了,這使他從現實的煩惱中解脫出來。

《終南別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隱居後,自得其樂,如同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世外高人,他興致來了就獨自信步漫遊,走到水的盡頭就坐看行雲變幻。

「談笑無還期」暗藏哲理,詩人因為體悟到物我兩忘、物我一體之境,從而忘記了那流遷無常的世俗世界,這是真正的「空」境。

《辛夷塢》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

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山中的芙蓉花自開自敗。順應著自然的本性,它自滿自足,無人欣賞,也不企求有人欣賞。

這絕無人跡、亘古寂靜的「澗戶」,正是詩人以「空寂」的禪心觀照世界的意象;然而,詩人又反對趨入絕對的空無和死滅,因此它在這個空寂得發冷發自的澗戶中,卻又描繪出辛夷花猩紅的色彩和開落的動態聲息,使人感到空寂中仍有生命的閃爍。

《酌酒與裴迪》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

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

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

此詩用憤慨之語對友人進行勸解,似道盡世間不平之意,表現了王維欲用世而未能的憤激之情。

從禪學上說,佛家主「虛靜」,尚「自然」,和光同塵;深一層探求,五六句似還參合「有無」「生滅」「變常」之理;即處「靜觀」「達觀」態度,與三四句世俗的「勢利」「涼薄」恰成對照。

《鳥鳴澗》

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此詩描繪山間春夜中幽靜而美麗的景色,詩人用花落、月出、鳥鳴等活動著的景物,突出地顯示了月夜春山的幽靜,取得了以動襯靜的藝術效果,生動地勾勒出一幅「鳥鳴山更幽」的詩情畫意圖。

全詩旨在寫靜,卻以動景處理,這種反襯的手法極見詩人的禪心與禪趣。

《秋夜獨坐》

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

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

白髮終難變,黃金不可成。

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

王維中年奉佛,詩多禪意。這詩題曰「秋夜獨坐」,整首詩寫出一個思想覺悟即禪悟的過程。

詩人覺悟到的真理是萬物有生必有滅,大自然是永存的,而人及萬物都是短暫的。王維認為只有信奉佛教,才能從根本上消除人生的悲哀,解脫生老病死的痛苦。

《過香積寺》

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禪製毒龍。

這是一首寫遊覽的詩,主要在於描寫山中古寺之幽深靜寂。

此詩意在寫山寺,但並不正面描摹,而側寫周圍景物,來烘托映襯山寺之幽勝。最後看到深潭已空,想到佛經中所說的其性暴烈的毒龍已經制服,喻指只有克服邪念妄想,才能悟到禪理的高深,領略寧靜之幽趣。

《歸嵩山作》

清川帶長薄,車馬去閒閒。

流水如有意,暮禽相與還。

荒城臨古渡,落日滿秋山。

迢遞嵩高下,歸來且閉關。

此詩描寫了詩人辭官歸隱途中所見的景色和安詳閒適的心情。

「清川」「長薄」「流水」「暮禽」,這些山林中的景物使詩人倍感親切,有一種回歸的欣喜。全詩塑造的也是一種安然閒適、寧靜淡泊的意境。詩人隨意寫來,卻真切動人,清新自然,幽美的意境更是讓人回味無窮。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醉美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3/1515323.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