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跨越半個世紀的細菌戰謊言

作者:
隨著蘇聯政權的「完蛋」,當年大量的檔案得以解密,所謂「細菌戰」的檔案也浮出了水面。以下是蘇共中央部長會議主席團1953年5月2日決議《關於給蘇聯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庫茲涅佐夫和蘇聯在朝鮮民主人民共和國的事務負責人蘇茲達列夫的信》內容如下:「致毛澤東:蘇聯政府和蘇共中央委員會被誤導了。新聞媒體傳播的關於美國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的消息,是建立在錯誤的信息基礎上的。這項對美國的非難指控是偽造的。」

《人民畫報》聲稱中方檢驗出美軍投放帶有細菌的跳蚤

中國人的心目中最看重的節日莫過於農曆年的春節,又因它與公曆的元旦相距不遠故被合稱為「雙節」。本應是民眾高興喜慶之日。然而今年的這個春節則絕對可以說是自鄧小平終止毛澤東發動的「文革」實行所謂「改革開放」以後,四十年來最沉悶、最慘澹、最揪心、最恐怖的春節。其原因就是從湖北武漢開始,現已禍延全國及世界多個國家的這場既是天災也是人禍的所謂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瘟疫流行是天災這不用解釋。說它又是人禍則是因為武漢當局在2019年12月當第一例病人出現時,武漢負責任有良知的醫生,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便在同學群中發布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但武漢警方竟誣其為「在網際網路發布不實言論」,而被轄區派出所傳喚並提出警告和訓誡。

據李文亮醫師回憶,去年12月30日,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顯示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出於提醒同為臨床醫生的同學注意防護的角度,所以在群里發布消息說「確診了7例SARS」。當時有3個醫學交流群都發布了相關的消息,群名分別是:武漢大學臨床04級群、協和紅會神內、腫瘤中心。這時還處於疫情初期,如相關部門採取得力措施,根本不會導致此次疾病流行。然而一貫只聽「報喜」,不許「報憂」,處處以「維穩」、歌功頌德為己任的中共當局,對這些信息不僅不予重視,更採取嚴厲打壓的手段。2020年1月1日,武漢警方竟然發布通告稱:「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處理。」殺氣騰騰,誰還敢說話?!

此後,病人越來越多,疫情越來越嚴重,甚至醫護人員都受到了感染。而武漢疾控中心的主任、武漢收治病患的醫院院長等人不但不採取措施防控,反而一個個紛紛出來亮相,他們的口徑高度一致,斬釘截鐵地宣稱:此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就這樣一誤再誤,接著,中國開始了一年一度的春節前外地人返鄉回家的人口大流動——所謂「春運」,終於造成今天這樣一場既嚴重禍害全中國,更嚴重威脅全世界的大瘟疫,這不是人禍是什麼?

但即使事情弄到了這個地步,不僅中共高層無任何人出來道歉承擔責任,而且還一方面「喪事當成喜事辦」,黨媒、官媒開足馬力煞有介事地大肆歌頌「黨的堅強領導」、「解放軍」、「白衣天使」、「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另一方面官方豢養的「小粉紅」等網絡水軍,則使出了渾身解數,企圖把這場天災加人禍的「屎盆子」扣在美國的頭上。這幫人利用網際網路站平台、微信公眾號等各種自媒體連篇累牘地散布各種信息,硬說這次武漢的肺炎疫情是美國對中國的「陰謀」而且早有預謀。稱「美國5年前就已製造出新型冠狀病毒可致人類傳染性肺炎」。接著又稱此種「最新的生物武器成本極低,0.29美元便可殺死62萬人」!更危言聳聽地說「此種病毒已被美國從蛋白基因上作了修改,因而只專門傳染亞洲的黃種人」。並說當年的薩司(SARS)也是這樣等等,等等。

如此毫無依據信口開河的純謠言,在中共嚴格管制下的大陸網際網路上,如果不合當局之意,不但通不過審查,即便發出來了,不但會立刻被屏蔽刪除,作者輕則被封號,重則警察上門,搜查、傳喚、罰款、拘留、逮捕判刑都是題中之義的必然事。然而這些炮製思想病毒的謊言「大師」不但其胡編亂造的帖文通行無阻,暢通網上,其個人更是平安無事,越說得離譜,越是走紅。顯然因為他們中傷誣衊的是黨國的敵人「美帝國主義」。其實這樣的事情一點也不稀奇,而且「殷鑑不遠」,就在幾十年前的朝鮮,中共也玩了這麼一場讓全世界驚詫莫名的謊言鬧劇。「溫故而知新」,我們不妨來看看它過去的精彩表演,就不難理解它今天的這些故技重施之奧妙了。

那是上世紀1951年,當韓戰正在慘烈進行,北韓金日成的殘餘部隊和中共入韓的所謂「志願軍」均遭受到聯合國軍沉重打擊狼狽向北敗退之際,為了在道義上抹黑制止侵略的聯合國軍,煽起「仇視、鄙視、蔑視美帝國主義」的政治氣氛。一個經過精心策劃的所謂「美軍在朝鮮進行細菌戰」的彌天大謊言便在當時的蘇聯、中共及其他「社會主義陣營」衛星國的報刊上出籠,一下子被炒作得沸反盈天,好像真有那麼回事似的。

韓戰期間,由於聯合國軍擁有空中的絕對優勢,北韓和中共軍隊的運輸補給線被嚴重破壞、截斷,因而後勤供給不足,營養嚴重不良,衛生狀況更是一塌糊塗,整個生存條件極為惡化。於是在北韓和中共軍隊計程車兵和軍官中便開始流行斑疹傷寒、霍亂、痢疾和天花等傳染病。此外,中共軍從東北至北韓出兵的道路沿線,又正在發生地方性的瘟疫。因而不僅在中共軍隊和北韓軍隊、甚至聯合國軍中都有士兵傳染了一種地方病,叫出血熱(Hemorraghic Fever)。到了1950年冬季至1951年春季,有報導說,天花、斑疹傷寒遍及朝鮮南北兩部。聯合國軍指揮部部署並展開了大面積預防工作。滴滴涕大量使用於士兵中間,因之朝鮮鄉間田野的空氣中散布著濃重的滴滴涕氣味。在拉鋸式的爭奪戰中,不可避免地會讓北韓和中共軍隊也嗅到這些氣味。最擅長搞「政治宣傳」的中共,便利用這些消毒藥品的氣味,首先指責美軍「使用化學武器」。但由於是指鹿為馬的無稽指控,所以只能是瞎叫一陣子了事。

一計不成,於是又生——計。他們便利用其軍隊中正在流行的傷寒、霍亂、痢疾、天花等傳染病說是美軍從飛機上投下的「細菌彈」造成的。

1951年3月14日,國際紅十字會中國代表李德川呼籲國際紅十字會執行委員會正式譴責美國在朝鮮戰場使用細菌武器和毒氣。5月8日,北韓外交部長電告聯合國安理會:從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國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並散播天花。5月19日、24日和25日,中共政府發表聲明說,美國正在「準備使用」細菌戰,並且指責美國在朝鮮戰場使用毒氣,以便為細菌戰做實驗檢查。

9月22日,中共政府再次發表聲明,重申上述指責。同年9月,一個國際「社會主義陣營」操控的組織,「民主律師國際協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決定派一個委員會,赴朝鮮調查各類「違反國際法的行為」。但是直到1952年春季以前,由於以上指控全是憑空捏造,根本沒有事實證據,上述指控並沒有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可是到了1951年底至1952年春,由於上述傳染病再次在北韓與中共軍隊中大面積流行。而當時北韓與中共軍隊中缺醫少藥,衛生機構幾乎是空白,於是造成大量軍人死亡。這就給善於製造謊言的人提供了被認為是千載難逢的良機。

1952年2月21日,毛澤東給史達林發電報,狀告「美帝國主義在中國東北使用細菌武器」。

1952年2月22日,北韓外交部長白漢永再度發表官方聲明,指稱美國在朝鮮戰場使用細菌戰。聲明說,美國飛機分別於1月18日、29日,2月11、13、15、16日在北韓地區空投了數種攜帶瘟疫、霍亂及其他細菌的昆蟲。與此同時,北韓的廣播電台也報導說,在平壤北部發現了美國的細菌彈,裡面裝滿了能夠在寒冷氣候下生存的帶菌蒼蠅。

同一日,在慶祝所謂「社會主義陣營反殖民主義國際日」的會上蘇聯發表聲明,指責美國使用細菌戰。

2月24日,在調查取證根本沒有任何結果的情況下, 中共外交部周恩來發表聲明,支持北韓政府對美國的指控。與此同時,中國衛生組織公布:中國東北部等地也發現了帶菌昆蟲。

就這樣以「三人市虎,眾口鑠金」的手法炮製出了一個所謂「美軍在朝鮮進行細菌戰」的彌天大謊言。緊接著更由蘇聯駐聯合國代表拉科波·馬利克,在聯合國會議上指責美國在朝鮮戰場使用化學武器。

這些造謠與誹謗,理所當然遭到美國堅決回擊。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發表聲明說:「我想清晰、明確地指出,這些指責是完全錯誤的。聯合國軍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使用任何種類的細菌戰。」艾奇遜在聲明中同時要求指控美國使用細菌武器的國家同意由國際紅十字會調查團前往調查。接著聯合國方面也提出了讓國際紅十字會進行調查的要求。但無論是蘇聯還是中共或北韓,都不敢同意由國際紅十字會這個在國際上具有很高公信力和威望的組織組團來朝鮮實地調查。北韓更以「可以由交戰雙方自己進行調查」為藉口,堅決拒絕了由國際紅十字會組團進行調查。這就充分暴露出造謠者的心虛理虧,不敢讓秉公執正、具有廣泛代表性、完全中立的國際紅十字會來實地調查。而是讓完全聽命於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既無代表性又無公信力的所謂「民主律師國際協會」進行片面的、不公開的「調查」。結果就由這個所謂的「民主律師國際協會」跑到北韓來裝模作樣地走了一遭,折騰一陣子後,弄出了一些文不對題的所謂「調查結果」,便欺人自欺的草草收場。

不過人家的目的似乎已經達到。因為人家的目的就只是要煽起本國民眾仇視美國的情緒。至於所言的是不是事實那根本不重要。因為在一個完全封閉、沒有任何新聞監督與新聞自由的專制國度里,其本國的民眾根本與國際社會處於絕緣狀態。其民眾不但只能聽到官方「喉舌」的一種聲音,而且不管其所言是否屬實都必須無條件地認同這些聲音。當然更無人敢反駁,哪怕稍有一點懷疑,也是「思想反動」大逆不道的罪行。那時也沒有網際網路,更無從去「翻牆」查看。用收音機收一下「非社會主義國家」的廣播,也叫「收聽敵台、裡通外國」罪,要判長期徒刑乃至殺頭。——在這樣的恐怖氛圍中,還有幾個人敢不聽信官方宣傳的一切?不但要聽、要相信,而且還要起勁地跟著叫,跟著罵。否則你就是「反革命份子」外加「美帝的走狗」。

所以這個美軍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的謊言,不管制造得如何拙劣,如何離奇,如何的捕風捉影,毫無事實依據,不管其在國際上如何的被人嗤之以鼻,被人不屑一顧,被駁得體無完膚。但其在中國國內(當然還有蘇聯、北韓等),卻比「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聖旨還管用。於是在當時中國,地無分東西南北,人無分男女老幼,個個像發了瘋一般,好像那「細菌彈」已經落在他家的四合院中了一樣,個個如親眼所見,如數家珍一般大罵「美帝」的「滔天罪行」。御用文人郭沫若更不甘寂寞,揮毫填成歌詞,由瞿希賢譜曲。大人小孩像念經一樣地跟著唱。歌曰:「美帝國主義罪惡滔天,它已臨到死亡的邊緣,竟敢對中朝人民進行細菌戰。……消滅它、消滅消滅它。消滅細菌戰,捉拿細菌戰犯。讓美帝國主義和它的臭蟲、虱子、跳蚤、蒼蠅一齊完蛋……」真的活見鬼了!什麼叫「一犬吠日,眾犬吠聲」?這就是最經典的圖解!雖然一時也許是達到了把美國妖魔化的目的。但「美帝」半個多世紀後不但未走到死亡的邊緣,更未「完蛋」,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先進、最富有、最民主、最主持正義的國家。到是那個「蘇聯老大哥」政權,不但走到、而且首先越過了「死亡的邊緣」,首先「完蛋」,其在東歐的各衛星國政權也一個個效顰學步於後,至此,所謂「社會主義陣營」也基本「完蛋」。郭沫若先生最後連他自己的兩個兒子也在「文革」中「非正常」地「越過死亡的邊緣」上演出一幕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悲劇。

隨著蘇聯政權的「完蛋」,當年大量的檔案得以解密,所謂「細菌戰」的檔案也浮出了水面。以下是蘇共中央部長會議主席團1953年5月2日決議《關於給蘇聯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庫茲涅佐夫和蘇聯在朝鮮民主人民共和國的事務負責人蘇茲達列夫的信》內容如下:

「致毛澤東:蘇聯政府和蘇共中央委員會被誤導了。新聞媒體傳播的關於美國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的消息,是建立在錯誤的信息基礎上的。這項對美國的非難指控是偽造的。」

1953年5月11日零點,毛澤東接見了庫茲涅佐夫和利哈喬夫。周恩來也在場。當毛澤東得知以上情況時,他開始顯得緊張,他吸菸很多,碾碎那些煙並喝下許多茶。談話接近結束時,他大笑和開玩笑,並冷靜了下來。

毛澤東不愧是「厚黑」高手,對於一輩子說謊騙中國民眾,製造冤案害死千百萬中國人的毛皇來說,冤枉一下美國「洋鬼子」,不過是開一個國際玩笑,小萊一碟而已。何況他已經達到了妖魔化美國,煽起仇美情緒的目的。所以直至今日也就還有那些五毛水軍在網上如此活靈活現地說這次武漢肺炎疫情是「美國製造的病毒」,如此一脈相承的謊言宛如一個師傅教出來的一樣。

人們常說「看它的過去,便知道它的現在」。看他們當年在朝鮮戰場上的「表演」,便不難理解這不過就是要轉移國人的憤怒情緒,讓他們去仇視美國,痛恨「美帝」,以便為武漢當局官員的不作為、亂作為減壓、卸責、脫罪。時光過去了半個多世紀,手法仍如出一轍。對於這樣的人,把詩人北島的一句詩送給他們最合適: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2020年2月6日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5/1516071.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