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甘肅警校學生批評中共遭整肅 基層警務人員也成維穩對象

中國甘肅一名公安職業學校新生因在同學群批評教育制度並指中國是「混帳國家」,遭校方嚴厲處分。知情人指這名警校生為退役軍人,此前因遭揭發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遭警方施壓。有前師生揭露國內警校黑幕,警校一方面壓榨平民學生,一方面淪為政法系統「自留地」。

據隸屬於甘肅省公安廳的甘肅員警職業學院周三(28日)的一份處理決定稱,該校2019年擴招新生蔣佩倫,因在同學聊天群中散布「這個混帳的國家!混帳的教育」等留言,並有「侮辱烈士的言論」,對其處以留校察看的處分。

據了解,蔣佩倫的言論主要是針對教育中的不公問題提出抗議。而知情人告訴本台記者,蔣佩倫在網上的言論,僅僅還只是個人的牢騷,其實,他遠沒提及絕大多數平民家庭出身的警校學生的實際困境。

曾經當過警校老師的吳有水律師指出,大多數沒有後台的警校學生,實際上只是成為「關係戶暗箱運作的犧牲品」。

吳有水說:因為我以前就是公安學校的老師,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出來後會前途遠大的,只有出來以後,找不到工作才知道,自己被騙了。最好的職業就是當保全,真正比如說,進到正式的公安中,要花很大代價。

而曾經畢業於某警官職業學校的黃女士也指出,這些所謂的警校,成了政法系統官員的「自留地」(地盤)。他們那些成績不好的子弟們,以此作為跳板進入政法系統當公務員,但絕大多數平民子弟原本抱著一腔熱血自費讀警校,但實際上很難有進入體制的機會。

黃女士說:到最後考公務員,基本上都是在走關係了。我們那個時候,關係托得到的,身高不達標都沒有關係。不認識人的話,你就算理論考試通過了,也會被刷下來。因為像我們同學很多基本上爸爸要不是什麼警局副局長啊,要不就是在什麼司法廳當領導的。那基本上他們都會直接安排進自己的系統,或者進自己的關係戶。我們寢室五個人,然後有兩個關係比較硬的就進去了,你看像我們這樣關係走不進的就沒有用啊。我們那幾個同學是關係戶進去的,女的都要陪著領導去應酬啊什麼的。

儘管絕大多數平民子弟只是淪為政法子弟的陪讀,但校方將成千上萬的平民子弟「當韭菜割」(壓榨),也是毫不手軟。甘肅公安職業學院對擴招生的收費價目表顯示,這個僅為3年制學歷教育的學校,每學期對擴招生的學費、保險、服裝等收費高達6501元人民幣(約968美元),甚至連學校的販賣部,也以所謂學生創業的名義公開向學生們招標。

本台記者就此多次致電甘肅公安職業學院,但該校的多部電話一直拒絕接聽。本台記者聯絡上了蔣佩倫的父親,但他拒絕了採訪。

據知情人告訴本台記者,蔣佩倫雖然是去年該校擴招的新生,但實際上他是退役軍人,曾在西部戰區服役兩年,2019年退役後,因為官方的政策而決定入校讀書。但是因為疫情等因素,直到今年5月才正式到該校的皋蘭校區就讀。

而該知情人還透露,蔣的父親是張掖知名人權律師,父子倆都以敢說真話而被打壓。今年武漢新冠疫情爆發之後,蔣佩倫因為在微信朋友圈要求國家支援武漢,並且提醒張掖市民當地有疫情,而一度被張掖市甘州區東街派出所傳喚,並以「傳播謠言」的名義罰款。但事後證明,當地確實已有疫情發生。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30/1517647.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