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宣布:攻擊型核潛艇和驅逐艦全部裝備高超音速飛彈

10月22日,據美國《國防新聞》報導,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承諾為所有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配備高超音速飛彈。這將有可能「將目標保持在遠距離危險中」。唐納德·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在10月21日星期三在朴次茅斯(緬因州)船廠發表講話時表示,高超音速飛彈將首先安裝在維吉尼亞級攻擊潛艇上,然後安裝在新的祖姆沃爾特級驅逐艦上,最後安裝在三個版本的阿利·伯克級驅逐艦。

10月22日,據美國《國防新聞》報導,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承諾為所有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配備高超音速飛彈。這將有可能「將目標保持在遠距離危險中」。唐納德·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在10月21日星期三在朴次茅斯(緬因州)船廠發表講話時表示,高超音速飛彈將首先安裝在維吉尼亞級攻擊潛艇上,然後安裝在新的祖姆沃爾特級驅逐艦上,最後安裝在三個版本的阿利·伯克級驅逐艦

他說:「海軍的常規快速打擊計劃將提供高超音速飛彈能力,將遠距離的危險目標維持在遠處。」

正如媒體所解釋的那樣,這對美國海軍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因為增加的戰鬥力和破壞範圍解決了「使中(共)國在該地區保持距離的問題」。美國媒體的解釋指出,很顯然這種針對性來自於亞太。

但是,對於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而言,美國海軍目前的高超音速飛彈設計太大,無法容納所有阿利·伯克(Arleigh Burke)級艦上使用的發射器。

​這將需要非常昂貴的重建工作,  這就是為什么正在考慮的另一個想法是在下一代戰鬥艦上安裝更大的垂直發射系統單元的原因。

自2016年以來,美國軍方、國會、智庫等各方均開始集中呼籲美軍加快推動高超音速武器的採辦工作,加速發展高超音速飛彈,並啟動了多個重要研製項目。2018年10月11日,美國《航空周刊》發表專欄文章,對美國高超音速武器的發展現狀及路線進行了長篇分析,披露了大量美軍高超音速飛彈技術方案及研製計劃等相關信息。基於此報導,結合美國國防預算文件和高超音速飛彈最新發展動向進行分析,可以判斷美軍已基本明確採取三步走戰略發展高超音速飛彈。

美國高超音速飛行器技術發展始於20世紀50年代,它以飛行速度快、突防能力強等潛在能力備受各方關注和重視。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美國先後實施了可負擔得起的快速反應飛彈演示( ARRMD)、高速打擊飛彈( HyStrike)、高超音速飛行飛彈( HyFly)、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 HTV-2)等多個以高超音速飛彈為應用背景的演示驗證項目,但由於技術難度大、經費投入不足、試驗能力支撐不足等原因,這些項目多半未能順利向工程型號轉化。

​美國高超音速飛彈正在從以技術集成演示驗證為目標的預先研究階段逐漸轉入以形成作戰能力為目標的型號研製階段,當前公開披露了6個高超音速飛彈在研項目。在2018年2月公布的美國2019財年國防預算文件中,美軍高超音速飛彈科研項目的2019財年預算申請總額達到8億美元以上,相比上一財年增長近1倍。

美國戰術級高超音速飛彈的研製形成了陸/海/空多型全面發展的態勢,先充分利用成熟技術發展快速列裝型號,再依託預研技術成果發展性能指標更先進的型號。

美空軍於2017年率先啟動了高超音速常規打擊武器( HCSW)和空射快速響應武器( ARRW)兩個高超音速飛彈快速原型化樣機項目。這兩個項目由美空軍部長直接指導,將在前期的技術預研成果基礎上進行集成,並在實戰環境中進行演示驗證,旨在為後續飛彈型號生產部署的戰略決策和資源分配提供關鍵依據。美空軍2018年4月和8月分別授予洛馬公司9.28億美元的 HCSW項目研製生產合同和不超過4.8億美元的 ARRW項目研製生產合同。

在持續推進原有 HAWC和 TBG兩個空射型演示驗證項目的同時,DARPA在2018年又新啟動作戰火力( OpFires)項目。計劃利用 TBG項目成果,與美陸軍聯合開展陸射型高超音速飛彈的演示驗證,並選定洛克達因、Exquadrum和內華達山脈( SNC)三家公司共同開發和演示驗證用於高超音速飛彈的地面發射推進系統。同時,在2019財年增加海基型 TBG的演示驗證路線,並考慮與海軍聯合開展海基型 HAWC研究。HAWC和 TBG計劃2018年完成飛行演示驗證飛行器的關鍵設計評審,啟動總裝和集成工作,預計2019年開展首飛。

​美軍目前公開的唯一在研戰略級先進高超音速武器( AHW)項目,也即將由技術驗證階段轉入工程研製階段。AHW項目是在美國防部長辦公廳( OSD)主管的常規快速全球打擊( CPGS)計劃需求框架下開展的。OSD於2008年啟動 CPGS計劃,經過前期對多種研發方案的論證和關鍵技術的驗證,2011年開始淘汰美空軍和DARPA提出的HTV-2項目方案(大升阻比外形,射程超過10000㎞),確定以美陸軍提出的 AHW項目方案(小升阻比雙錐體外形,射程約6000㎞為技術主攻方向,2014年進一步明確了以海軍潛射型飛彈為型號背景方向。2017年10月,在美海軍主導下,AHW項目完成了中遠程潛射型高超音速助推滑翔飛彈的首次技術驗證飛行試驗(代號為 FE-1),計劃於2020年和2022年分別開展第2、3次飛行試驗。美海軍預計於2020年開始全面接管 CPGS計劃,並將之更名為常規快速打擊( CPS)。

根據以上分析,美國按照最初計劃,將在2020年開始初步的高超音速飛彈的作戰能力。現在不清楚,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所說是否是該計劃的實施部分?通過分析美國高超音速飛彈科研布局,以及《航空周刊》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美國在綜合考慮技術難度和裝備需求的基礎上,計劃採取三步走路線推進高超音速飛彈的發展,使第一代在2020年具備早期作戰能力。

俄羅斯高超音速明顯領先的前提下,美國之所以並沒有表現出過度緊張。很顯然,美國在前期研發上明顯被外界新聞所低估了發展細節。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在高超音速飛彈方面的發展不足。而恰恰相反,在高科技軍事技術裝備領域,美國依然是那個不惜餘力、不管是在預研還是理論研究,都實際上早早地把世界拋在了後面的美國。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30/151793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