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間諜頭子:我給你30萬美元 你可以將它給你們的總統和民主黨

—古川:美國民主黨高層與中共的新老朋友

作者:
對於姬德勝介入支持柯林頓的競選,《洛杉磯時報》報導,1996年夏天在香港一家飯店的地下室,姬德勝對美籍華商、民主黨的捐款人鍾育翰(Johnny Chung)說:「我們真的很喜歡你們的總統。我們希望他能獲得連任……我將給你30萬美元。你可以將它給你們的總統和民主黨。」

在2016年美國大選之後,不甘失敗的美國民主黨高層與希拉蕊,無中生有地炮製出「通俄門」,認定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幫助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並使川普成功當選為美國總統。然而,經過特別檢察官穆勒的一年多的調查之後,穆勒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不得不承認川普沒有與俄羅斯勾結,「通俄門」最終以民主黨的失敗政變而告終。實際上,「通俄門」背後卻掩蓋了美國民主黨高層與中共當局的勾結,也許應該將其稱為「通中門」,這些美國民主黨的高層,都是中共的新老朋友。

柯林頓

美國民主黨高層與中共當局的勾結,或者說中共當局干涉美國大選,早在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於1996年的競選連任就已經開始,原中共元老姬鵬飛之子、中共軍方少將、時任中國人解放軍總參謀部情副部長的姬德勝,曾通過中間人鍾育瀚向柯林頓捐款30萬美元。

對此,美國著名保守派主持人馬克·里德·列文(Mark Reed Levin)在其《不自由的新聞媒體》(Unfreedom of The Press)一書中,曾專門提到中共軍方捐款幫助柯林頓競選連任,其消息來源於《華盛頓監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和《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的報導。

1999年7月3日,《洛杉磯時報》發布了《中國調任涉嫌集資醜聞的情報局長》(Chinese Reassign Intelligence Chief Implicated in Fund-Raising Scandal)(https://www.latimes.com/archives/la-xpm-1999-jul-03-mn-52579-story.html)的報導,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情報局常務副部長姬德勝,因為涉嫌向美國民主黨捐款而被調任,而從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情報局常務副部長調到軍事科學院研究部副部長。

實際上,《洛杉磯時報》發布報導時,姬德勝已經於1999年3月被中共軍方以涉嫌泄露軍事機密而隔離審查,並於1999年6月被正式逮捕。而其調任發生在一年之前的1998年初。1999年8月,姬德勝被中共軍事法庭以收受賄賂2130多萬元、挪用軍費975萬元、泄露軍方機密三項罪名判處死刑。

姬德勝被判處死刑之後,其父親姬鵬飛曾多次給時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江澤民、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張萬年國防部長遲浩田寫信,要求對姬德勝免死。遭到拒絕之後,姬鵬飛於2000年2月8日吞服安眠藥自殺而死亡。隨後,姬德勝於2002年被從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改為無期徒刑。直到2020年5月9日,姬德勝才刑滿出獄。

對於姬德勝介入支持柯林頓的競選,《洛杉磯時報》報導,1996年夏天在香港一家飯店的地下室,姬德勝對美籍華商、民主黨的捐款人鍾育翰(Johnny Chung)說:「我們真的很喜歡你們的總統。我們希望他能獲得連任……我將給你30萬美元。你可以將它給你們的總統和民主黨。」

據《華盛頓監察家》報導,鍾育翰出生於台灣,後來成為美國公民,是一位極為積極的民主黨籌款人。從1994年至1996年,也就是柯林頓競選連任期間,他先後向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捐款36.6萬美元,並拜訪了柯林頓的白宮超過50次。1995年,鍾育翰在白宮舉行的一次活動中,向第一夫人希拉蕊的幕僚長提供了5萬美元的支票。對此,鍾育翰稱:「我看白宮就像地鐵一樣——您必須投入硬幣才能打開大門。」

鍾育瀚後來於1999年5月在美國眾議院政府監察與改革委員會(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作證透露,他通過其商業夥伴劉超英於1996年認識姬勝德,而劉超英是中共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劉華清的女兒。後來,鍾育瀚從多個渠道收到30萬美元之後,劉超英告知可以將30萬美元的一部分捐助柯林頓及民主黨,其餘的用作支付姬勝德兒子的工資。當時,姬勝德兒子,其英文名為艾里克斯,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讀書,準備為鍾育翰工作。因此,鍾育瀚將3.5萬美元捐給了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而其餘的錢給了姬勝德的兒子。

除了鍾育瀚之外,還有同樣來自台灣的崔亞琳(Yah Lin「Charlie」 Trie)和黃建南(John Huang)。崔亞琳曾為柯林頓的法律辯護基金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籌集了120萬美元的外國捐款並拜訪了白宮22次。1996年3月,崔亞琳給辦公室設在華盛頓的法律辯護基金捐了46萬美元。這筆錢是用信封裝的,一沓1000美元,有些錢的序號相連,而且上面還有同一筆跡的不同名字。

黃建南與柯林頓早在1980年代就相當熟識。1992年柯林頓初次競選總統時,黃建南積極出面為民主黨募捐。柯林頓擔任總統之後,黃建南被任命為商務部副助理部長,主管國際貿易。柯林頓競選連任時,黃建南出任民主黨財務委員會副主席,為民主黨籌集了150萬美元的外國捐款,拜訪白宮87次。

此外,黃建南還與印尼力寶集團(Lippo Group)董事長李文正(Lie Mo Tie或James Riady)關係十分密切,而李文正與中共有著廣泛的聯繫,美國參議院政府事務委員會曾發現,李文正「與中共情報機構有長期關係」。1992年柯林頓第一次競選總統時,李文正就向柯林頓捐了125萬美元。

對於中共當局如此干涉美國大選,美國司法部曾試圖發起相關調查。但在柯林頓於1996年11月成功連任之後,其司法部長阻止了相關調查。對此,馬克·列文表示:「時任司法部長的珍妮特·雷諾(Janet Reno)拒絕尋求任命獨立檢察官(因為此前獨立檢察官的任命狀態已經失效)來調查中共-民主黨-柯林頓勾結的醜聞。沒有在偽證處罰下的任何對柯林頓進行詢問。也沒有起訴報告。因為比爾·柯林頓已經成功當選了他的第二任總統任期。醜聞已經死亡,儘管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於2008年在民主黨總統初選中參與了競選,隨後她在2016年以民主黨候選人身份參與總統競選,卻再也沒有激起這一醜聞。民主黨媒體對此毫無興趣。」

拜登

除了柯林頓之外,還有約翰·克里(John Kerry)和喬·拜登(Joe Biden)家族與中共勾結。2020年10月14日,《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發布了有關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成為烏克蘭能源公司布瑞斯瑪(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並獲得巨額利益,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喬·拜登成功向烏克蘭施壓解僱了調查布瑞斯瑪公司貪腐的檢察長,引發了這次美國大選的「十月驚奇」的「郵件門」事件。第二天,《紐約郵報》又爆出亨特·拜登在中國獲取巨額利益。

在喬·拜登擔任副總統之後,亨特·拜登和約翰·克里的繼子克里斯多福·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及德文·亞徹(Devon Archer)、埃里克·史威林(Eric Schwerin)於2009年6月成立投資機構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投資公司,並其下面設置了一系列羅斯蒙特子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

克里曾是2004年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在喬·拜登當選為副總統之後,克里於2008年12月接替喬·拜登擔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並於2013年2月1日至2017年1月20日擔任國務卿。德文·亞徹是克里斯多福與約翰·克里的好友,並曾擔任約翰·克里競選顧問。埃里克·史威林曾在2015年3月被歐巴馬提名為美國遺產保護委員會委員。

在羅斯蒙特公司成立之後,促成了中國萬向集團(Wanxiang Group)與2012年2月向美國能源公司巨點能源(Great Point)投資12.5億美元。萬向集團是中國最大汽車零部件製造商,其創始人魯冠球與中共官方關係密切,多次陪同 中共領導人訪問美國,包括兩次陪同習近平訪問美國。半年後,萬向集團又出資4.5億美元準備收購美國規模最大的鋰電池製造商A123公司80%的股份,成為其最大股東。隨後,因為A123公司是美國軍方供貨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萬向集團的投資計劃。但A123公司卻向法院卻提出破產保護,萬向集團於2012年12月6日,在法院競拍中以2.57億美元買下A123。2014年2月14日,萬向集團又出資1.492億美元成功買下了美國汽車公司菲斯科(Fisker)。萬向的這三起交易,背後都可能有亨特的推動,因為菲斯科的破產文件將亨特列為債權人。

除了萬向集團合作之外,亨特還與總部位於上海的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China Energy Company Limited)合作。《紐約郵報》於2020年10月15日爆出亨特從中國華信獲取了巨額利益,僅僅因為「介紹費」一項,亨特就連續三年每年從中國華信收取1000萬美元。

此外,亨特還擔任中國華信的董事長或副董事長,持有其20%的股份,另代大老闆(Big Guy)持有10%的股份。雖然目前還沒有完全確認大老闆(Big Guy)的身份,但很多人相信大老闆(Big Guy)就是喬·拜登。

亨特還與中國華信的創辦人葉簡明(Ye Jianming)約定創辦一家更持久、更有錢可賺的公司,亨特與葉簡明各占50%的股份。2017年8月,他們創辦了Hudson West III公司,一個月後開通了信貸額度,而亨特·拜登與其叔叔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以及詹姆斯的妻子薩拉·拜登(Sara Biden),三個人使用該公司的信用卡消費了10萬美元。從2017年8月8日至2018年9月25日,Hudson West III公司向亨特的公司Owasco支付了479萬零375美元的「諮詢費」。

作為與中共軍方與情報機構背景深厚的企業,華信一直試圖通過金錢與世界各國的政界領袖建立聯繫。為此,華信曾向柯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捐贈了10萬美元。

據《紐約時報》於2018年12月14日發布的《葉簡明如何進入華盛頓的權力走廊》透露,葉簡明與中共軍方與情報部門有深厚關係。中國國有銀行曾向華信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貸款,其公司僱傭了大量的中國前軍官,葉簡明在2003年至2005年期間,曾擔任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的副秘書長。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隸屬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的聯絡部,該聯絡部負責情報工作,搜集有關台灣、香港、澳門以及日本韓國朝鮮的情報。

華信還在香港成立了「中華能源基金會」,由葉簡明擔任主席,原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擔任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2017年11月18日,何志平因代表華信向查德、烏干達、塞內加爾的非洲官員行賄290萬美元而在紐約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何志平被捕後,他曾向給喬·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打了電話,透露他遭到了麻煩。2019年3月25日,何志平被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判囚三年並罰款40萬美元。2020年6月8日,何志平刑滿出獄後回到香港。

而在何志平被捕後不久,葉簡明也因為何志平的醜聞而遭到中共當局控制。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葉簡明於2018年2月16日被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抓捕。2020年4月,上海法院宣布中國華信破產,而葉簡明卻一直未有相關消息。

此外,亨特還與中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合作。《紐約客》(New Yorker)曾報導,2013年12月4日-5日,當喬·拜登乘坐空軍二號到中國訪問時,亨特帶著13歲的女兒同行。到北京後,亨特安排了渤海華美的執行長李祥生(Jonathan Li)與喬·拜登在飯店大堂握手,隨後亨特與李祥生私下會面,商討渤海華美的成立事宜。

2013年12月,時任美國副總統喬‧拜登乘坐空軍二號到中國訪問,其身邊分別是兒子亨特‧拜登和孫女芬尼根(Finnegan)。

十天後的2013年12月16日,渤海華美(Bohai Harvest RST)在上海註冊成立,其基金規模為10億美元,半年後上調為15億美元。渤海華美由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實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與羅斯蒙特(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共同成立。李祥生擔任總裁,亨特是九名董事之一,亨特以42萬美元價格購買了其10%的股份。而渤海華美其餘80%的股份由中國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人壽保險、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海航集團等中國國有實體控制。

此外,羅斯蒙特下屬的Rosemont Realty在2015年被中共軍方企業遠洋集團在香港的子公司盛洋投資(Gemini)以30億美元收購,而Rosemont Realty價值僅值10億美元。隨後,Rosemont Realty改名為Rosemont Gemini。Rosemont Realty由克里的繼子克里斯多福·海因茨負責,亨特擔任顧問。

從上面所述可以發現,無論是魯冠球與葉簡明,還是萬向集團、中國華信、渤海華美與遠洋集團,都有深厚中共官方背景,甚至中共軍方與情報部門背景,亨特與他們的合作,也許就是中共官方在背後推動。

賀錦麗

2020年9月5日,美國媒體《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發表獨家報導,揭露來自加州的民主黨參議員、被拜登選為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的賀錦麗(Kamala Harris),其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的歐華律師事務所(DLA Piper)為一大批中國公司提供諮詢服務,並僱傭了中國官員。

自2017年開始,埃姆霍夫擔任其歐華律所的智慧財產權和技術業務以及媒體、體育和娛樂部門的合伙人。歐華律所自稱在中國擁有近30年的業務經驗,有140多名律師專門負責「中國投資服務」部門,在美國和歐洲都有長期建立和深入的中國事務辦公室。

歐華律所僱傭了一批中國官員,如擔任訴訟與監管部主管和國際仲裁部聯合主管的楊大明律師(Ernest Yang),在2013年被任命為中國政協委員,並於2019年晉升為政協常委;而高級顧問趙菁(Jessica Zhao),曾任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是一個促進中國貿易發展的政府機構。

歐華律所為中國國有實體東方航空、南方航空、招商局集團、華融投資、黃金集團等公司提供服務。

正是因為其丈夫與中國的特殊關係,以致於賀錦麗在2020年10月7日晚上與副總統彭斯的辯論中撒謊稱,美國人民尊敬習近平超過川普。

范恩斯坦

2018年7月27日,美國《政治》(Politico)雜誌報導,來自加州民主黨籍的美國聯邦參議員戴安·范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的一名華人助理劉紹漢(Russell Lowe)曾被FBI發現是中國間諜

從1993年開始,劉紹漢擔任范恩斯坦的助理,後來擔任其辦公室主任,並充當范恩斯坦與加州亞裔社區的聯絡人。聯邦調查局曾發現劉紹漢向中國駐舊金山機構官員發送情報。范恩斯坦獲知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後,將其開除。

范恩斯坦出生於1933年,從1992年開始一直擔任參議員,是參議院年紀最大的參議員。而從1978年到1988年,范恩斯坦擔任舊金山市市長。范恩斯坦擔任舊金山市長時,曾與當時擔任上海市市長的江澤民,簽訂了兩市締結為姐妹城市的協議。范恩斯坦自稱是江澤民的朋友,長期反對美國對台軍售。2010年6月初,范恩斯坦與另外兩名參議員訪問中國時,還專門會見了原 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與原國務院總理朱鎔基

范恩斯坦是美國參議院的親中派代表人物,是美國對華永久最惠國待遇最主要的推手之一。自其擔任參議員以來,一直在幫中國說話、推動中美貿易、鼓吹經濟發展能夠促使中國轉變。

范恩斯坦的丈夫理察·百隆(Richard C. Blum)與中國有密切的商業往來。早在20世紀90年代,百隆就通過「新橋亞洲」(Newbridge Asia)在中國投資上千萬美元。

中國病毒肆意世界之後,范恩斯坦卻於2020年7月29日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公聽會上表示,中國是一個受其他國家尊重的國家。美國如果破例因疫情取消中國的國家主權豁免權、起訴中國政府的話,那將會是一個巨大錯誤。

總之,從柯林頓夫婦到拜登父子,從賀錦麗丈夫到范恩斯坦的丈夫,他們都因為經濟利益而與中共當局勾結在一起成為新老朋友,甚至還被與中共軍方和情報部門的密切關係的人員利用,有意或無意中泄露了有關美國的情報,從而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對此,2020年10月19日,美國前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希金斯(Rich Higgins)在推特上爆料稱,因為亨特·拜登接受中國現金可能泄露美國特工名單給中共當局,導致這些美國特工都被追捕落網(hunted down)並被有系統地處決(systematically executed)。雖然目前沒有確認泄露信息與拜登有關,但也不能排除存在這種可能性。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曾於2017年5月22日報導,從2010年起,中共當局系統性地搗毀了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多年來在中國的建立諜報網絡,在兩年的時間裡殺死或監禁了18至20名特工,讓美國之後多年的情報收集工作處於癱瘓狀態,以致於美國的現任和前任官員把特工的損失描述為數十年來最糟糕的一次。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2/151895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