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破空:今年美國大選的最大背景是中國

作者:
陳破空: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其實最大的因素、最大的變數就是中國因素。首先就是大瘟疫,有中國那邊傳過來的大瘟疫,重創了美國經濟。因為在這次大瘟疫之前,美國經濟強勢復甦、強勁增長,是幾十年來所僅見。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場大瘟疫,現任總統川普躺著選就贏了。但是有了這場大瘟疫,就給大選增添了變數。而川普陷於苦戰,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中國因素是這次大選最大的因素。

美國大選,位於紐約的一個投票站內2020年11月3日©陳破空

美中關係持續惡化的背景下,華盛頓不顧北京強烈反對,再次批准一項對台軍售案。這項獲得美國國務院批准的軍售案價值高達18億美元,包括飛彈發射系統和戰鬥機裝備。這是川普上台以來短短四年間美國對台灣的第八次軍售。北京對此反應強烈。

中國主席習近平籍北京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之際,發表措辭強硬的講話。實際上,近年來,隨著川普當選後表現出的親台灣立場以及美國國會對台灣的支持,中國似乎更加堅定了「武力解決」台灣的決心。

如何看待中美台目前的局勢?我們請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廣:美國大選在即,這次大選結果會否對中美台三方關係帶來根本性的變化?另外請您談談,本次選舉中,中國因素有多強?

陳破空: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其實最大的因素、最大的變數就是中國因素。首先就是大瘟疫,有中國那邊傳過來的大瘟疫,重創了美國經濟。因為在這次大瘟疫之前,美國經濟強勢復甦、強勁增長,是幾十年來所僅見。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場大瘟疫,現任總統川普躺著選就贏了。但是有了這場大瘟疫,就給大選增添了變數。而川普陷於苦戰,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中國因素是這次大選最大的因素。

另外,像這次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家族又傳出一些秘聞或者醜聞,而這些秘聞和醜聞都跟中國相關。也是中國因素試圖支配美國大選,影響美國大選的一個原因。因為中共試圖通過掌控拜登家族,來掌控美國政治。所以這次美國大選對中國的政局走向至關重要,就是事關共產中國的走向。甚至可能影響到中共高層政策。

另外,當然就會影響到美中台三角關係。因為就在美國大選的時候,中共加強了對台灣的威脅和霸凌,那美國也是針鋒相對的加強了反制。所以中共的軍機、軍艦日常化的、常態化的巡島台灣,而美國的軍機、軍艦也常態化的巡海南海。所以這次選舉結果,是拜登民主黨勝出,還是川普共和黨勝出,都會在相當程度上改變美中台三角關係的現狀。

法廣:近月來,解放軍軍機多次越過台灣海峽中線,中國人大日前公布了國防法修正草案。與此同時,北京還高調舉行了抗美援朝70周年的慶祝活動,中國主席習近平則在講話中做出強硬表態。凡此種種,似乎是在向美國和台灣示威,能否認為這是北京發出的戰爭信號?

陳破空:對,北京的確是在發出戰爭信號,製造戰爭氣氛,甚至發出戰爭叫囂,對美國示威、對台灣示威。它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中共想影響美國大選,有三大招。第一招是大瘟疫,第二招是試圖掌控拜登家族來掌控美國政治。第三招就是戰爭氣氛、戰爭威脅。尤其在10月中旬,拜登家族的秘聞曝光之後,中共更是借抗美援朝加強了對美國的威脅。圍繞抗美援朝,中共就搞了四個大動作,還有紀念大會。而且還生產出一些電影:像金剛川。

在台海也加強了威脅,這個威脅不僅僅是軍機、軍艦擾台,甚至對台灣馬祖的南竿島形成包圍之勢。用大量的船隻,謊稱是采沙船、抽沙船,對台灣的南竿島形成包圍。這是幾十年來沒有見過的最高烈度、最大程度的挑釁。這些都是中共向美國示威,那美國就採取堅決的反制。包括每次中共出台一個動作,美國就對台灣批准更強的軍售。這些軍售的武器,台灣不僅可以用於防禦、甚至可以用於進攻。像空對地飛彈,或者是暗箭、暗射飛彈等等。也就是說,如果台海戰爭一打的話,戰爭絕不局限於台灣或者台灣海峽,肯定會拉到中國,中國大陸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做出的戰爭威脅,基本上是虛張聲勢,是想影響美國大選,它想製造一個氣氛說,如果川普或共和黨在位,那中美就有可能攤牌開戰。而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愛好和平,一般不願意走向戰爭。那麼它暗示,如果是拜登、或者民主黨上任,因為拜登已經宣布,中國不是最大敵人,俄羅斯才是最大威脅,中國只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就押寶於拜登和民主黨。但是,它這個戰爭威脅、戰爭信號是一個煙幕彈、是虛張聲勢。因為11月3號選舉結束後,無論是川普勝出,還是拜登勝出,中共都會收斂:如果拜登勝出,它藉機和拜登謀求和平;如果川普勝出,中共知道,川普會針鋒相當的反制,因此它會自討沒趣。而且中共現在完全沒有實力跟美軍作戰,因此它只是借抗美援朝來顯示:當年我們在朝鮮挑起了戰爭,因為中共和北韓挑起了侵略戰爭,後來被美國,韓國和聯合國軍打回去。那麼現在它就暗示:它可以在台海挑起戰爭,把美國拖入另一場戰爭。但是,如果說,川普當選連任的話,中共也自動會收斂,所以他現在的戰爭信號也就是演戲而已。

法廣:具體到中國國內,中國主席習近平在10月中旬前往廣東深圳考察,隨後中共5中全會在北京舉行。本次會議的主要議程是推出下一個五年計劃。除經濟議題外,您認為本屆全會的主要政治看點是什麼?

陳破空:習近平到深圳主要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強調經濟話題來代替政治話題,另外他要用深圳代替香港。因為在政治上已經搞定了香港,他認為用港版國安法壓住了香港的民主訴求。那麼反過來,他要在經濟上、貿易上邊緣化香港。提出以「深圳為核心引擎」的粵港澳大灣區,以深圳為中心,矮化香港。習近平為了政治上的利益,為了共產黨的一黨的利益,犧牲經濟上的利益、犧牲香港、犧牲中國這個經濟火車頭、和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具有特殊地位的這個自由貿易港。另外一個含義,就是藉助經濟話題為五中全會造勢,所以到了五中全會舉行的時候,習近平基本上想排開政治話題,排開像接班人話題的討論,或者說是權利的分配,或者各派系對現在政治路線的議論。所以他把主題定在討論第14個五年計劃,還有所謂15年規劃,暗示他想長期執政。當然這是習近平的主觀意圖,想用經濟議題,像用5年規劃或者15年規劃來主導五中全會的議題。

但是,五中全會在京西賓館閉門開會,300多個中央委員雲集,而其中有各派系的人馬:團派、江派、太子黨習家軍等等。其中內部一定會有路線鬥爭和權力鬥爭。在五中全會召開前,李克強地攤經濟又死灰復燃,那麼,習家軍現在不得不在北京、在一線城市開放地攤經濟。而4個月之前,他們堅決抵制和反對。一方面,說明經濟不行了,出了問題,不得不用地攤經濟;另一方面,也說明李克強在經濟路線上稍占上風。所以五中全會必有一番路線鬥爭和權力鬥爭的較量,較量的結果是什麼,誰勝、誰敗,在會後可以看出端倪。

法廣:中國主席習近平似乎在治理新冠疫情中增強了實力。您如何看待習近平目前在黨內的地位?

陳破空:應該準確的說,在新冠疫情這場大瘟疫中,中共增加了實力,因為中共通過隱瞞和傳播這場大瘟疫,重創了美國、歐洲各國和世界各國188個國家。但是中共通過一個管、卡、壓一黨專政的獨特的方式犧牲武漢、犧牲湖北、犧牲一地保全其他的方式,比較快的控制了疫情,或者表面上控制了疫情。但是,武漢人民付出了重大的生命代價。在這種情況下,其他國家、作為民主國家,不可能模仿中國的方式。所以其他國家,從美國到歐洲、到紐西蘭、到台灣,應對大瘟疫的模式有優有劣、有勝有敗。像台灣和紐西蘭,這些是比較成功的模式。在美國和歐洲還陷於苦戰,這是自身民主制度和自身的社會特徵所造成的。

那麼在這個時候,中共是強化了它的實力,就是這些國家遭受重創的時候。因為過去40年,歐美國家把生產線、醫療生產線80%放在中國,所以中共就利用它掌控了生產線、醫療生產線、防疫控疫物資,搜颳了防疫控疫物資,大發橫財。一方面,向其他國家大量出口防疫控疫物資;另一方面也出口假冒偽劣產品。所以在這個時候它發了一筆橫財。這筆橫財就導致了美中貿易戰,現在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不是降而是升,中共擴大了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就是因為這場大瘟疫,這場防疫抗疫,這些物資的需要所造成的。所以從這點來看,中共的實力反而得到了加強。但是習近平本身的權位並沒有得到加強。因為在黨內,可以說他陷入了各種各樣的爭議,不光是大瘟疫,還有香港問題、新疆問題、還有經濟大滑坡、外資撤離、工廠倒閉、工人失業等等。我想習近平實際上在黨內的地位,總的說來,呈現一種走下坡路的態勢。只是中共為了表面上的團結,不會那麼公開化而已。

關於習近平在黨內的地位,實際上反習勢力的鬥爭沒有結束,就像這次五中全會前,一些反習人物都紛紛露面。比如前總理朱鎔基,還有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會前傳出可能要被習近平打倒,因為今年以來,習近平跟王岐山的鬥爭是一條中共黨內鬥爭的主線。習近平把王岐山周圍的人抓的抓、關的關,像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還有太子黨代表人物任志強,最後連王岐山多年的大總管董宏、副部級的高官董洪也突然被抓,就在五中全會前。所以原先猜測,習近平會對王岐山動手,但是顯然在五中全會前,習近平遭受了挫折,反習勢力有所集結、有所加強。多名高官、前高官、包括前財政部樓繼偉都出來痛批極左路線,而且公開提到趙紫陽的名字,認為趙紫陽主導的大進大出的貿易是一個起點,是一個功績。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看出,反習勢力在集結、在團結。所以對習近平構成了很大的牽制。這就可以看出為什麼在五中全會前,習近平緊急撤換新華社社長和人民日報社社長、試圖通過掌控喉舌和媒體、黨媒,來為他在五中全會上保駕護航。

所以五中全會閉門會議,外表上他們的文件和公報會處理的冠冕堂皇,會聚焦於經濟問題。但是,關起門來做怎樣的鬥爭,恐怕是勢均力敵,而且是殊死搏鬥。去年的四中全會鬥出了人命。就在最後一天,出現了中央候補委員、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從7樓跳樓自殺的事情。有人說自殺,有人說是被自殺。那麼,今年五中全會會鬥成什麼樣?或者關起門來鬥成什麼樣?這些消息是否會公開?都還是未知數。

總的看來,這兩年反習勢力在各方面的凝結和集結,對習陣營、習家軍構成了重大的制衡,而習家軍陣營也不斷地出事,包括上海和重慶、李強的副手、警局長、副市長,還有陳敏爾的副手、公安局長和副市長都被逮捕下獄。因為現在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也跟習近平不對付,屬於習近平的對頭。中紀委實際上掌握在反習勢力的手上。在這樣的情況下,習近平想居高臨下,一言九鼎或者大權獨攬,恐怕這種高峰時代已經過去。這個高峰時代是19大2017年、或者說2018年修憲的時候,之後,習近平的權利就在走下坡路。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4/1519625.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