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居民槓桿的末環 債務崩塌的前奏

作者:
大基數高危人群,已經是全社會加槓桿的最後一環,當他們的槓桿出現風險之後,再無新的群體穩定他們的槓桿。這塊積木的不穩定性恐怕不久後就要顯露。 而任一積木的不穩,都會導致整個積木塔的崩潰。 債務崩塌的前奏已經響起。

經濟下行期,么蛾子總會層出不窮。

P2P的全面性暴雷;

到低收益理財違約的遮遮掩掩;

債券違約的謊言與欺騙。

鵬華聚鑫違約後至今未給出投後報告,原油寶乾脆是國家機密。方正、華晨、海航等等一長串違約名單,有把核心業主轉移走立馬躺地的,還有把值錢的金融牌照都轉走的,還有直接用破產來逃債的。

么蛾子滿天飛的時候,大力發展直融一再被提出!

01

直融——風險的最後甩鍋

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的區別就在於有沒有金融仲介機構介入。

在經濟形式上升期,融資風險低而收益高,膀大腰圓的各類間接融資主體(銀行等),怎麼會捨得將到嘴的肉讓出去?直融也就是嘴巴上喊喊。

到了經濟下行期,形式變了,融資風險高而收益低。偏偏這個時候,上級部門有防範風險的壓力,逼著間隔融資主體放貸穩定債務鏈和經濟形式,商業銀行等間接融資主體,無形中承擔了很多政策性貸款的責任,一些信貸已經不是雞肋了,而成了毒藥了。

膀大腰圓們從來都是有的吃的時候有我,有虧吃的時候不要找我。

於是,大力發展直融來了!

02

螞蟻上市——居民槓桿的尾聲

螞蟻的年化利率已經接近15%,這當然是一個不低的水平,但凡有其他可能,沒人喜歡用如此高息的資金。

但一部分人群並沒有太多的融資渠道可選,李總理說,中國還有6億人月入不足1000人民幣,這部分人信貸渠道有限,成為網絡小貸業務拓展的主要目標。

在2008年之前,中國投資(尤其是企業投資)的報酬率相當高,這段期間,加槓桿的主力就是企業加槓桿。在2008年之後,企業投資報酬率下降,企業加槓桿動力下降,政府加槓桿(基建)和居民加槓桿(買房)成為加槓桿的主要力量。

尤其是15-16年中國房地產牛市再次啟動之後,居民加槓桿速度再次飆升。

「六個錢包」的首付款。

就中國來說,政府、企業和居民,輪番加槓桿之路從未停歇,以至於目前三大部門全都槓桿率高企,加槓桿迫近極限,繼續加槓桿難度日增。

單居民部門來說,加槓桿買房能上車的基本都已上車,剩下的人口(多數是月入不足1000),哪怕集中6個錢包也無法上車,反而成為中國最後的低槓桿人群。

恰恰是這部分人口,也最具有加槓桿的潛力。由於他們槓桿率低,初始階段違約風險不高,再加上基數大,小貸利潤回報反而較高。但這部分人群的槓桿率稍加積累,違約風險就會飆升。

風險易於暴露而且基數大,槓桿一旦斷裂,兩大特點就會產生大面積的生存危機,道德滑坡、法治惡化、社會不穩的效果會即刻顯露。

四部門聯合約談螞蟻或是基於對馬大師的「金融沒有系統」、「傳統銀行當鋪思想」言論的回應。但應也有防範高風險群體槓桿率上升過快誘發社會問題的顧慮。

《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要求,對自然人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30萬元,不得超過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該兩項金額中的較低者為貸款金額最高限額;對法人或其他組織及其關聯方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100萬元。

03

債務崩塌的前夜

借債就像搭積木,每一塊積木都是基於未來的回報預期。隨著積木塔越搭越高,任一塊積木的回報預期與回報現實脫節的時候,要麼通過借更多的債(補足回報預期)來勉強維持,要麼就是整個積木塔崩塌

高槓桿的穩定就只有一個辦法,不斷的發現一個新的群體,讓他們借債加槓桿,以此穩定債務鏈。

大基數高危人群,已經是全社會加槓桿的最後一環,當他們的槓桿出現風險之後,再無新的群體穩定他們的槓桿。這塊積木的不穩定性恐怕不久後就要顯露。

而任一積木的不穩,都會導致整個積木塔的崩潰。

債務崩塌的前奏已經響起。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5/1520125.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