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近平要趕盡殺絕? 孫大午任志強馬雲有區別 北京高官罕見認走出紅利期

抓孫大午恐嚇民營企業家? 豬中茅台蒸發超1000億股價 馬雲好友在香港大街被砍

11日,大午集團創辦人孫大午被抓牽動許多海內外中國人的心。是因言獲罪?亦或“黑打”變“掃黑”?孫大午、任志強馬雲最近都因言獲罪,區別在哪?

螞蟻遭踩,孫大午被拘,中共民營企業遭遇厄運。馬雲們只是短暫時代的特殊產物?習近平要趕盡殺絕嗎?

中國經濟過去二十年的快速發展,巨大的人口紅利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不過,近日北京高官罕見坦承中國已走出人口紅利期,2035年老人達4億。

“豬中茅台”被打回原形!市值蒸發超1000億,股價暴跌30%。馬雲好友,大陸富豪「錢多多」在香港大街被砍。谷歌攤上事了!165家歐美公司發聯名信,敦促歐盟儘快行動。

“豬中茅台”被打回原形!市值蒸發超1000億股價暴跌30%

最近,受到豬肉價格下行的影響,大漲了兩年的豬肉股風光不再,股價出現了大幅的下跌。

根據數據統計顯示,自從2020年9月以來,才兩個月的時間,豬肉板塊整體已經下跌了22.42%,而多隻龍頭股也大幅下跌,其中有"豬中茅台"之稱的牧原股份表現尤為慘烈,股價相較於高點暴跌超過30%,市值已經蒸發了1157億。

谷歌攤上事了!165家歐美公司發聯名信敦促歐盟儘快行動

由165家公司和行業組織組成的團體呼籲歐盟反壟斷執法者對谷歌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稱這家美國科技巨頭在其網絡搜索結果中不公平地偏袒該公司自己的服務。

在過去三年時間裡,歐盟反壟斷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已經對谷歌處以總計82.5億歐元(約合97億美元)的罰款,理由是該公司濫用其市場力量偏袒自己的購物比較服務、Android行動作業系統和廣告業務。

因言獲罪?“黑打”變“掃黑”?孫大午、任志強和馬雲因言惹禍,區別在哪?

11月11日凌晨,河北民營實業家、大午集團創辦人孫大午及該公司高管突然被警方抓捕。大午集團及28家子公司全被官方接管。有知情人士說,這次高碑店市警方抓捕顯示背後可能有河北省高層授意。

阿波羅網昨天已經事件做了報導,詳見:《抗暴!中國人洗版抗議中共,企業家孫大午感人事跡傳出

《中國新聞周刊》了解到,大午集團法律顧問等人,11日下午到北京市友邦律師事務所與該所主任趙光進行了1個多小時的諮詢。

圖:大午集團工人和村民分批到政府和警局前討說法。

趙光表示,大午集團此次涉案,或與一起土地糾紛相關。大午集團微信公號曾發布訊息稱,多年前,郎五莊村曾將740畝土地交由徐水國營農場耕種。但實際上,徐水國營農場占用郎五莊村土地超2000畝。為了土地確權問題,雙方數年間爭執不下。後來,郎五莊村將地租給了大午種業公司。

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團人員與徐水國營農場人員發生了第一次衝突。8月4日,雙方再次發生衝突,徐水區公安介入,並與大午集團員工發生了肢體衝突。這兩次事件被稱為“6.21事件”和“8.4事件”。

趙光說,結合現有信息分析認為,雖然該事件目前還沒有“戴黑帽”,但從警方目前的辦案力度和動用的警力來看,“戴黑帽”可能性很大。這不是一般的抓捕行動,而是類似於抓捕嚴重暴力犯罪嫌疑人的力度、強度。

律師事務所兼職律師吳丹紅此前與孫大午有過接觸,孫大午給吳丹紅留下了“草莽英雄”的印象。吳丹紅說,“他是個理想主義者,橫衝直撞,破壞潛規則,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孫大午今年10月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公有制是共產黨發明的,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理應是私有經濟,但是實踐上很難實現。

今年5月孫大午曾在網上表達對許志永維權律師的讚佩之意,“他們讓受害者看到了一點亮光,保持了一點對法律的信心,點亮了他們生存下去的希望”。

2015年,孫大午撰文公開支持維權律師。他說:律師這種前仆後繼的壯舉讓人揪心,讓人絕望,也會讓人們發出求救聲,畢竟社會還有良知的體現。

他說,現在盡力和國家保持著距離,“我算是死裡逃生、九死一生,也算是遍體鱗傷。說話我不敢像任志強那麼敢說。我們的體制仍然是計劃經濟的體制,可是走的方向是市場經濟的道路。也就是有開放,沒改革。”

2003年4月,大午集團公司因在其網站上發表了《小康社會的建設及難點》、《悼念李慎之》、《兩位民間商人關於中國的時局及歷史的對話》三篇文章而受到警方的警告。

螞蟻集團滬港兩地即將IPO之際遭中共緊急喊停,外界認為這是因為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的發言,不但激怒了中共監管部門,更是直接打臉習近平的“中國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言論。

孫大午的遭遇,也不禁讓人想到任志強。今年九月二十二日,北京華遠集團前董事長任志強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遭重判十八年。

自由亞洲評論文章稱,在某種程度上孫大午和馬雲二人也是“因言獲罪”,孫大午是一以貫之,帶有某種異議人士的特點;馬雲則是從乖巧商人一飛沖天,得意忘形口無遮攔,而撞上早已埋伏好的官式槍口。二人雖然與當局的關係不同,然其言論卻也都涉及體制,前者涉及經濟政治體制,後者涉及金融體制。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5/1523616.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