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童大煥:用最簡單方法判斷川普拜登大選是非

作者:
不要迷信知識分子的判斷力。納粹時期,德國大多數哲學家和科學家,都主動成了希特勒的粉絲,連海德格爾都不能倖免。冷戰時期,西方思想界大咖羅曼羅蘭,薩特,對待能讓他們自由發表觀點的歐美多有尖銳的批評,對蘇聯卻讚不絕口。五四的那批掌握話語權的知識分子,除了留學過英國的徐志摩(像今天的川普一樣內心是君子,行動像流氓)等少數人,包括魯迅等人都對北方鄰國發生的那場革命及更早之前的法國大革命,無不熱烈歌頌。 

【1】 

美國大選越膠著,劇情越好看;劇情越好看,信息越混亂;信息越混亂,咱們吃瓜群眾越暈頭轉向。 

不論中美,川普支持者和拜登支持者都在指責、嘲笑、蔑視對方信謠傳謠。但其實雙方誰都不占有信息和智力至高點,都是在各種真真假假的混亂信息中沙裡淘金大海撈針。每個人既是部分真相的傳播者,也是部分謠言的傳播者。 

我認為在法律作出最終裁決之前(前提是法律程序能夠被啟動),一些基本方法還是有用的。再說,法律認定的只是法律事實,跟真實事實之間,往往還有巨大差距。換句話說,法律也無法窮盡所有真相,世界上很多真相會永遠泥牛入海無消息。所以法律能夠追求的也只是“有限公正”。 

【2】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是第一個判斷武器:常識。 

突然出現不合常情常理常規常識的東西,就需要大膽懷疑,並且開始小心求證的艱難道路。 

11月3日一開始計票,川普一路領先,但緊接著,幾個民主黨州突然同時停止計票。這個就出現第一次反常了。 

一夜醒來拜登反超,並且出現奇異的“拜登曲線”。這裡就出現第二次反常了。 

聯想到民主黨黨魁佩洛西在選舉前的講話,說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拜登都會宣誓做總統,拜登在某次演講中曾親口說美國已建成最大的選舉舞弊系統,就更令人不得不浮想聯翩了。 

【3】 

懷疑要有證據,第二個思想武器出現了:數學。 

數學達人們證明了拜登的得票曲線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川普的恰恰符合該定律。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在數學上可以確定,一定是出了錯的。 

【4】 

第三個思想武器,用技術對抗技術。 

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學家、MIT教授、馬賽諸塞州參議員候選人、14歲就寫了5萬條代碼,後來發明了email的牛人Shiva博士,在他的個人YouTube頻道直播了他的數據分析過程,獲得二十多萬人次在線觀看。 

他分析了計算機算法系統是如何將投給川普的選票轉移給了拜登的。 

image.png

Shiva博士和他的團隊採用密西根州的選票結果作為數據來源。密西根州有八十多個縣,Shiva博士的團隊分析了四個最大的縣,其中Oakland、Macomb、Kent這三個縣的選票結果呈現出非正常的散點分布,有明顯的軟體修改痕跡。並且對共和黨支持率越高的選區,被軟體篡改的比例越高。 

在發布了他們對計票軟體作弊的分析結果後,Shvia11日向川普總統和拜登發出公開挑戰:

總統先生@realDonaldTrump

&Biden先生@JoeBiden

我們在密西根州的分析表明,計算機很可能用算法轉移了69,000張票。我們願意與您的代表一起對我們的結果進行嚴格且透明的審查。你們對此開放嗎? 

【5】 

第四個思想武器:反向思考。 

若說網絡上沸沸揚揚關於拜登的民主黨造假的信息、關於川普一方抓到“實錘”的消息都是謠言,那為什麼川普和共和黨這裡,卻沒有相似的負面消息? 

image.png

要知道,在長達四年與主串流媒體對抗中,川普已經很難在主串流媒體中有什麼朋友,若有什麼負面消息,他們還不掘地三尺?! 

【6】 

第五個思想武器:相信個體重於相信團體。 

原因很簡單:團體內部總是魚龍混雜,而個體、尤其是在專業領域建立了長期公信力、影響力的個體,在信息混雜的時候,這些個體的言論更值得重視。 

因為,如果他們這些個體說謊,個人所要承擔的未來成本和代價,比團體需要承擔的代價更大(對個人而言)。 

所以,在事關重大爭議問題上,我更關注川普律師等相對獨立的人發出的信息。比如專門為總統選舉加入的、以維護個人名譽權利著稱的林伍德大律師,川普的私人律師、令黑幫喪膽的朱利安尼等。 

無直接利害關係的第三方信息,尤其可靠。 

敢於冒險而發聲的信息,更加值得重視。

【7】 

第六個思想武器:不迷信,不盲從。不搞學府崇拜和媒體崇拜,一看到哈佛耶魯CNN紐時就下跪。 

有人嘲笑為什麼不信CNN等主串流媒體,而相信“小道消息”? 

要知道美國主串流媒體和知識群體早已全面左傾化。他們在歷史上對捍衛言論自由、揭露腐敗、監督權力方面的確居功至偉,但數十年來,所有調查顯示新聞界已為左派把持,早已喪失了“理性,中立,客觀”的新聞準則,反向成為言論自由的殺手。一邊倒選邊民主黨,僅7%的記者認同共和黨,2016年大選96%的記者捐款給了希拉蕊谷歌、FACEBOOK等新聞平台,也頻頻屏蔽不利於民主黨的信息。 

知識界亦然。這兩個領域已空前墮落,成為本次選舉災難的罪惡之源。 

不要迷信知識分子的判斷力。納粹時期,德國大多數哲學家和科學家,都主動成了希特勒的粉絲,連海德格爾都不能倖免。冷戰時期,西方思想界大咖羅曼羅蘭,薩特,對待能讓他們自由發表觀點的歐美多有尖銳的批評,對蘇聯卻讚不絕口。五四的那批掌握話語權的知識分子,除了留學過英國徐志摩(像今天的川普一樣內心是君子,行動像流氓)等少數人,包括魯迅等人都對北方鄰國發生的那場革命及更早之前的法國大革命,無不熱烈歌頌。 

姑且不論美國主串流媒體多年來的全面左傾化,姑且不論美國主串流媒體多年來與川普全面交惡的事實,就說最近,大選之後,美國主串流媒體就或傳播或製造了很多謠言,發出了很多事關重大的假消息: 

11月7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其他主串流媒體意圖先聲奪人,發布拜登勝選的信息後,被川普和共和黨人打臉稱選舉結果不由媒體決定。隨即,CNN於當地時間11月8日援引所謂消息人士爆料稱,美國現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已建議川普接受選舉失敗的結果。 

然而,同一天,梅拉尼婭發推表示:“美國人應有公正的選舉。每一張合法選票都該被計算在內,而不是那些非法的選票。要完全透明來保護我們的民主。” 

早些時候,CNN援引兩名消息人士的說法稱,川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正就“承認敗選”一事與川普進行接洽。然而與此同時,川普的長子小川普及及二兒子埃里克·川普敦促盟友繼續施壓,並敦促共和黨人和支持者公開否認選舉結果。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童大煥/經緯西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20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