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精英統治世界 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近來美麗奸國大選,爆出選舉舞弊不斷!美麗奸主串流媒體一律統統不報導,社交媒體更是加強封號刪帖,使得一切更加疑雲重重。

紙包不住火,但紙可以改寫歷史,所以我也不知道後事如何。

我童年時,親眼目睹了爸媽長達7年的宮鬥。為了一個小小的科室主任職位,鬥法慘烈程度堪比《後宮甄嬛傳》,所以你說更高層的宮鬥會有刺激?我敢說只會慘烈10000倍。

近來聽到一個陰謀論,讓我不禁把豬黨政策和95年的奶頭樂全球策略結合了起來,就是未來人類社會的發展基調。今天和大家818。

1

上次寫《左右之戰》,說了象黨和豬黨的不同策略。

象黨鼓勵給與開放市場和公平的競爭,讓大家自食其力,少納稅少福利,政府少事逼。等於我鍋改開後的策略。

豬黨則是:

1)高稅收高福利政府,吸納大量移民,催生大量食(福)利人群;

2)豬黨背後有巨行全球公司資金和行動支持。

食利階層,由政府和巨型公司提供的廉價產品解決了溫飽,因為無所事事,則他們廉價的時間消耗在社交媒體,視頻網站,遊戲,虛擬世界等巨型科技巨頭提供的廉價娛樂當中。

我仔細一想!這不就是《未來簡史》中所說的“無用階層”+布熱津斯基的“奶頭樂”嗎?

總結就是——精英統治世界+平民養豬化

日劇《女王的教室》第一集,霸氣女王海天就一刀見血地表達了同樣的意思:

把當時的“陰謀論”和現在發生的事實聯繫起來,就覺得毛骨悚然了。

那是1995年,那是轟轟烈烈全球化運動進行中的關鍵一年。

9月27日至10月1日,舊金山舉行過一次State of the World Forum會議,集合了全球500多位政經精英,包括柴契爾、老布希、各大頂尖企業的董事長等等。

主題是如何應對全球化。

與會者一致認為,全球化會加劇馬太效應,貧富差距,使財富集中在全球20%的人手上(資本家、金融家,高科技精英)。

剩下80%的人會被“邊緣化”。

這80%多餘的loser與20%”搭上全球化快車道”的精英之間的衝突,會成為全球化的主要問題。

日微系統的老闆格基(John Gage)說:屆時將是一個"要麼吃人、要麼被吃"的世界(to lunch or be lunch)。

現在看這預測真是神准啊!996文化、職場“內卷”,玩的都是to lunch or be lunch的遊戲。

既然全球化帶來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那有沒有解決辦法呢?

當時米國高級智囊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就想到了一個唯一的方法——給這80%的人口塞上一個“奶嘴”。

讓他們安於為他們量身訂造的娛樂信息中,慢慢喪失熱情、抗爭欲望和思考的能力。

布熱津斯基

他說:“公眾們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最終他們會期望媒體為他們進行思考,並作出判斷。”

這就是聞名遐邇的“Tittytainment”戰略——由Titty(奶嘴)與 Entertainment(娛樂)合成,中文譯為奶頭樂。

戰略具體怎麼操作呢?

從國家出發,大力去做這樣的事:

一.發展發泄性產業

包括色情、賭博,暴力型影視、遊戲,網絡暴力、口水戰、國際衝突(打砸搶),讓大眾將多餘的情緒發泄出來。

二.是發展滿足性產業

報導無聊八卦——新聞娛樂業側重娛樂新聞、明星花邊、家長里短。

例如:網文、偶像劇、網絡主播、小鮮肉花美男,嗑CP等都是。

商業則是發展廉價品牌(拼多多),小恩小惠活動(各種剁手節),讓大眾沉溺於虛假的享樂和安逸中,喪失深度思考能力,娛樂至死。

後來的20,上面的策略的確逐步出現在了我們生活中,各大論壇經常看到“刷微博抖音一夜不眠怎麼辦”的求助帖,而且越來越多。

但一直也覺得這就是一些腦殘小年輕,你有娃了病就好了。

現在我有開始懷疑:這些人會有娃麼?

放在現在,在豬黨的策略上,就是用福利大面積圈養底層、圈養底層移民,讓他們成為自己的票豬。

還有極度自由化——比如毒品合法,搶劫不入刑。

多麼吻合奶頭樂理論?——邊緣化的loser們,只需給他們一口飯吃,讓他們有東西可看可玩,沉浸在麻木的快樂中,心無旁騖。

在“奶頭樂”戰略之下,無用階層在渾然不知中迅速壯大。

但目前的美麗奸還是一個紡錘形的國家,中間階層還是有一定力量的。

但中間階層能挺多久,就不知道了。

2

這又讓我進一步聯繫起了之前說過的“兩極世界”概念。

幾年前,我讀《黑天鵝》時,就被“兩極世界”這概念震撼到了。

地球上有兩個平行世界:平均世界和極端世界。

平均世界:假設你隨機找1000人站體育館裡,按照常理他們平均體重會是65-70公斤。

現在把全世界最重的人米諾克(635公斤)加入到隊伍里,他的體重也只不過是平均體重的10倍,在總體重中只占0.9%,微不足道。

極端世界:現在計算體育館裡1000人的淨資產。再把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蓋茨的加進來。他的淨資產接近800億美元,而其餘人大約幾百萬美元。

他的淨資產占總資產的多少?99.9%?不,實際上,所有其他人的淨資產只不過是他的淨資產數字四捨五入的誤差。

再來看一個例子——圖書銷量。隨機挑選1000名作家,看看他們的作品銷量。

然後加上J.K.羅琳,世上擁有讀者最多的作家(個人財富已超過英國女王),她的《哈利.波特》系列的銷量已達數億冊。

所有作家銷量加在一起,只等於羅琳的尾數。短短十年,一本《哈利波特》的影響幅度,超過了1900年來世世代代傳道士對《聖經》的苦苦耕耘。”

自從有了極端世界,全球的財富變得有史以來第一次如此高度聚攏。

這樣的格局之下,對精英人群來說當然是天堂,但對大部分的無用階層,則是地獄

一小批四肢發達、頭腦複雜、家世富有、出身名校的超級精英,像圈養肥豬一樣統治一大群懶惰肥胖/肢體孱弱,空餘時間都沉溺在虛擬世界裡空虛度日的麻木躺屍。

只要精英們樂意,隨時讓大家變炮灰。

變炮灰並不是慫人聽聞:08年的金融危機,一小批華爾街精英讓多少公司和家庭破產?

國內股災,一小撮坐莊的,讓多少剛富起來的人一夜回到解放前?

在兩級世界,精英們的殺傷力也是自帶滾雪球式槓桿效應的,聰明勤奮的中產家庭尚且踩坑,何況沒有任何自我保護能力的無用階層?

只是刀子沒落到他們頭上而已。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英華蘭DrBi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6830.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