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國企集體違約 學者:只是冰山一角 終將進入死循環

近期,中國國有企業一系列違約事件引起媒體關注,國企債券一向被認為是無風險類別的幻覺被打破。有中國獨立學者指出,這只是國企集體違約的冰山一角,近期有45家國企集體違約。國企想做大做強,最後的結局是負債越來越多,進入死循環。

國企系列違約事件動搖投資者信心

近期,以中國河南省國有煤炭企業永城煤電控股集團為標誌的一系列國企違約事件動搖了投資者的信心,並導致國企發債成本上升。本月,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未能償付一筆價值1.52億美元的債券。

英國《金融時報》11月26日引述金融數據提供商東方財富(East Money)的數據報導,近期,新發行的國有企業債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達到5.7%,與2020年前三個季度的4.7%相比,高出1個百分點。

報導稱,2020年10月以來,包括煤礦和汽車製造商在內的許多國有企業未能償還到期債務的本息。

中國的公司債市場價值近4萬億美元,其中國有企業估計占到一半以上。中國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券被認為有政府「兜底」,因此都享有較高的信用評級。

上海一家債券基金的信用評級主管張攀表示,「我們過去根據國有企業債券的政府支持程度為其定價。未來,我們必須更加關注它們的基本面。」

新發行債券的利率上升在欠發達省份的債券中尤其明顯,這些地方財政已經減少,無法像過去那樣為國有企業紓困。

在貴州省,國有企業婁海情旅遊發展投資有限公司( 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發行了10億元人民幣(合1.52億美元)的債券,票面利率為7.5%,評級為 AA+。相比之下,該公司8月份發行了一隻5.4億元人民幣、擁有 AAA評級的債券,利率為5.4%。

杭州債券基金經理 David Huang表示,「我們關心的不是將票息上調20或30個基點。」

他認為,「問題在於發行方在出現問題時是否會努力償還債務。」

其他投資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長的風險。儘管在違約潮之後,作為中國衡量風險參考指標,企業債券相對於政策性銀行發行債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幾周有所上升,但這一數字仍處於歷史低位。

獨立學者榮劍:國企集體違約只是冰山一角

近期,中國國企違約此起彼伏。2020年11月,河南永煤集團債券違約引發市場巨震;而遼寧省重點國企華晨汽車集團先出現債務違約,隨即宣布破產重整。此外,2020年,青海鹽湖、天津房地產等7家國企首次出現債務違約。

對此,中國獨立學者榮劍2020年11月25日在社交媒體推特發文指出,河南永煤集團千億級的資產規模,還不出到期的十億債券,在金融市場再次引發地震。其實,這只是冰山一角,目前已有45家國企集體違約,北大方正進入破產程序,清華紫光也是還不上錢被迫違約。國企信用崩潰,靠國家財政救助,只能是窟窿越來越大。國企想做大做強,最後的結局是負債越來越多,進入死循環。

榮劍推文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667.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