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童大煥:美國大選照見左右真面目

作者:
如果你高度相信美式民主不可能大規模作弊,美式媒體不可能大規模左轉和偏袒,那麼,作為民主黨一方,既已勝券在握,只管川普們去折騰,去鬧更多的笑話,等著他們一個個訴訟被各級法院駁回,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豈不更顯自己風度,更顯得川普們像跳樑小丑?!何須興師動眾甚至採取下三爛的、「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員,甚至我的寵物」的恐嚇?

白宮附近的示威者支持川普連任

以前以為兩岸三地媒體人、知識分子群里大部分應該偏右,美國大選一照,發現十有八九都是左。

同樣一條信息,反川者讀出了川普投降;反民主黨者則讀出了川普的體恤與擔當。真相是什麼?

一份來自美國總務部主任Emily Murphy(墨菲)寫給拜登的公開信,被反川派解讀為川普準備交權。信是這樣寫的:

第一段部分文字:「尊敬的拜登先生,作為美國總務部主任,按1963年修訂的總統交接法,我有責任提供部分選後的資源和服務來協助總統交接。我今天寄出這封信件,以便你可以接觸相關資源和服務」。

第二段部分文字:「請明白,我是獨立做出這個決定的,基於法律和可知的事實。我從未直接或間接地受到任何來自執行部門官員的壓力,包括那些在白宮或總務部工作人員的壓力。必須明確的是,我沒有接受任何指令來推遲我的決定【大煥:說明前一段的拒絕是源於本人意志】。我的確,不管如何,收到了來自網上、電話和郵件的恐嚇,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員,甚至我的寵物。他們企圖強迫我在未成熟的情況下做出決定。哪怕面對成千上萬的威脅,我依然致力於對法律的堅持【大煥:說明她的拒絕受到了威脅】」。

第四段部分文字:「您所知道的,並非總務部主任挑選或確認總統選舉的獲勝者。實際上,總務部主任在法律下的角色是非常狹小的:在總統移交的過程中讓資源和服務可用。正如所提到的,因為最近關於選舉結果的司法挑戰和確認的進程,按照相關法律條款(Section3 of the Act)的要求,我決定你可以接觸到選後的資源和服務。總統選舉的實際獲勝者將按照憲法所描述的選舉墮胎程來決定【大煥:重申『我』無權決定誰是總統,最終還要法律確定】」。

兩分鐘後,川普發推說:我想謝謝總務局的墨菲,她具有堅定不移的奉獻精神,對國家忠心耿耿。她一直受到騷擾、威脅和欺負。我真不想看到這一切發生在她、她的家人和總務局的員工身上。我們的案子將堅定地打下去,我們將繼續(因為推文字數受限必須分段)戰鬥,我相信我們將取得鬥爭的勝利。無論如何,出於國家最優利益,我建議墨菲和她的團隊按照原來的規程做該做的事,我一直告訴我的團隊這樣做(指的是按照規程辦事)。

世界是你心靈的鏡像,同樣一件事,你讀出了什麼,你就是什麼;而不是你讀出了什麼,真相就是什麼。這一個很簡單的事實,你讀出了什麼呢?

更進一步,我們再反問一下,如果你高度相信美式民主不可能大規模作弊,美式媒體不可能大規模左轉和偏袒,那麼,作為民主黨一方,既已勝券在握,只管川普們去折騰,去鬧更多的笑話,等著他們一個個訴訟被各級法院駁回,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豈不更顯自己風度,更顯得川普們像跳樑小丑?!何須興師動眾甚至採取下三爛的、「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員,甚至我的寵物」的恐嚇?

2020年,前有全球疫情,後有美國大選,眼花繚亂,的確讓人腦子不夠用。以前以為追求自由的媒體人、知識分子,一個個突然面目全非,紛紛呈現出一副左派面孔,很多時候,我一萬個腦袋也想不通。

想來想去,大概無非是幾個原因:

一是護犢心切,愛屋及烏,以為美式民主和媒體自由天然正確,死不相信、死不承認可能會大規模舞弊,大規模左轉。

但是,民Z充其量是最不壞的制度,並不能十全十美地防範人性之惡、犯罪集團之惡。這,難道不該是常識嗎?

雖然在法院終審之前,誰都沒有權利、沒有資格鐵板釘釘100%肯定一定如此或否定說絕無此事,但如果真的相信相應制度和法律,難道不應該讓爭議雙方的子彈先飛一會兒,並且,最終讓法律而不是「我」來裁決事實真相嗎?

看到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很贊同:【常識】我不會因為「燈塔蒙塵」就否認整個燈塔,正如我不會因為燈塔「高聳且明亮」就否認它也會「蒙塵」一樣。

二是骨子裡的民粹主義和人人平等的烏托邦幻想。

在立場先行之下,事實真相不重要了,程序正義也不重要了。「我」認定的事實才是事實,「我」相信的真相才是真相。

《人類簡史》作者赫拉利說,在信息不發達的時候,人們難以獲得真相。在信息爆炸的時代,人們只相信符合自己價值觀的真相。

更嚴格地說,有時真相就在那裡,是人們只相信自己的立場和價值觀偏見,堅決不肯承認真相。

我終於發現,區分左和右,除了容易假冒偽劣的價值觀方面的自由VS福利、大政府VS大市場之外(左派也常常宣稱自己主張自由大於福利、市場大於政府),待人處世的方法論,才是檢驗左右派的試金石。

這塊試金石,可以說無人能逃脫它的檢驗,就是那麼靈驗。

這個方法論試金石,包含三個方面的基本內容,形成穩定的三角形結構:

第一條,注重真相判斷是非判斷重於價值判斷的,為右,反之則為左。有了真偽,才能討論是非對錯。沒有真相和是非基礎的價值判斷,都是空中樓閣。

在此基礎上,不以勝敗論英雄,而以是非對錯論英雄。

很多人一輩子空喊價值口號,在是非、真相判斷面前屢屢一團漿糊不求甚解,這樣的人,就是名右實左,口惠而實不至。

第二條,注重程序正義高於實質正義。不能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再高尚的目的都要遵守正義的、至少是約定的規則來行事。否則,便是左派。同樣,只要是程序正義範圍內的事情,不管最終結果如何,都必須被肯定——這才是右派。任何輕易否定他人程序正義範圍內的正當權利和自由者,都是獨裁專制色彩濃得化也化不開的左派。

第三條,堅持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為右。『我「的自由比什麼都更重要,「我」的判斷才是唯一正確的,為左。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新世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83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