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分析:如果當上總統 拜登將復活六個災難性外交政策

圖為2017年1月4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左)和時任總統歐巴馬在維吉尼亞州邁爾·亨德森聯合基地。

《布賴特巴特》新聞網周四(11月26日)發表評論文章說,如果拜登最終就任總統,他將恢復歐巴馬政府的6大災難性政策,而這些政策曾經加劇了全球動盪,浪費了美國納稅人的錢,並傷害了美國工人。以下是該文翻譯稿:

被媒體加冕為「當選總統」的拜登,其組建的過渡團隊中無論是個人還是政策,許多都不是新面孔,都有歐巴馬-拜登前政府的烙印。在外交方面,拜登曾承諾要恢復其前任老闆的政策,並曾誓言要從川普總統治下逆轉以下的六項政策。而過去的四年證明,川普總統的外交政策使世界變得更加和平。

1.重返《伊朗核協議》

作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今年9月在CNN的專欄文章里寫道,他將尋求為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之一的伊朗提供「一條回到外交談判的可靠途徑」。

拜登說:「如果伊朗恢復嚴格遵守核協議,美國將重新加入該協議,作為後續談判的起點。」

《伊朗核協議》是由歐巴馬政府、伊朗和五個擔保國(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英國)於2015年簽署的,旨在說服流氓國家伊朗停止非法開發核武器。作為交換,為了限制伊朗提取濃縮鈾的能力,以及進行非常寬鬆的檢查(協議不允許美國參與檢查),而放鬆了對伊朗的制裁。伊朗因此賺了數十億美元,有估計說高達1,500億美元。歐巴馬還向伊朗的伊斯蘭政權支付了17億美元現金,這與美國人質被釋放的時間巧合。但歐巴馬政府堅稱這筆錢不是贖金。

正如歐巴馬政府官員公開指出的那樣,這些錢大部分用於資助全世界的恐怖活動。在歐巴馬時代,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葉門和黎巴嫩等鄰國,以及在遙遠的盟國如委內瑞拉的影響力如天文數字般地增長。這筆錢也並沒有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器。一些時候,伊朗政府甚至爭辯說,違反協議是兌現協議的有效方法。

川普總統於2018年退出了《伊朗核協議》,履行了他的競選承諾,並恢復了對伊朗的制裁。這嚴重限制了伊朗國家恐怖組織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的活動,並削弱了其在鄰國,特別是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影響力。

2.重返《巴黎氣候協定》

華盛頓郵報》在11月大選後不久報導說,拜登計劃上台後用行政命令迅速扭轉川普總統的重要政策,其中包括美國退出的《巴黎氣候協定》。該協議是歐巴馬時代的一項非約束性條約(一項不需經過參議院通過的條約),旨在限制全球的碳排放量。該協議允許像中(共)國這樣的流氓國家增加碳排放量,同時嚴格限制美國的排放。

拜登將氣候變遷的威脅作為其競選活動的核心內容。近日有報導說,拜登將任命民主黨前總統候選人和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為主導氣候變遷的「氣候沙皇」。

川普總統於2019年讓美國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並指出其嚴重損害了美國的工業,同時不要求對中國和印度等國家實行類似的碳排放限制。中共外交部自豪地說,該協議允許他們在遙遙無期的未來「達到」碳排放量的頂峰,這意味著它們可以在全球污染中的比例逐年增加。

在川普總統執政期間,美國的碳排放量減少了12%。巴黎協定要求美國在2025年之前將其在全球碳排放量中的份額降低到2005年的水平。

3.重新資助世界衛生組織

華盛頓郵報》在同一篇文章中暗示,拜登將恢復美國作為世界衛生組織(WHO)最主要的資助國。

川普總統於今年7月從WHO撤出,因為該組織在處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事件上嚴重失職,極度偏袒中共掩蓋病毒真相,甚至還照搬中共的謊言,說中共病毒不會人傳人。

WHO還常常吹捧中共的「抗疫成績」,但實際上是迫害說真話的醫生,把人關在家裡以及誤導世界。後來泄露的機密文件顯示,WHO的專家擔心,如果聯合國機構公開批評中共,中共官員將監禁敢言的醫生和科學家,甚至讓他們「被失蹤」。

4.扭轉川普從阿富汗撤軍的政策

2012年,在拜登競選連任副總統期間,他許諾說「我們將於2014年離開阿富汗」。而今天,在阿富汗仍有大約4,500名美軍

川普總統和歐巴馬都說要從阿富汗撤軍。川普的政策側重於與塔利班領導人進行和平談判,目標是讓塔利班同意不攻擊美國人或庇護像基地組織這樣的恐怖組織。作為交換,美國將撤離阿富汗。

有報告說,川普總統將在一月底之前將在阿富汗的美軍人數減少到2,500人,目標是最終完全撤離。

曾經支持結束阿富汗戰爭的拜登在9月份告訴《星條旗報》(Stars& Stripes)說,他認為美國不可能離開阿富汗。

5.重新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人權理事會名義上是聯合國機構,負責面對世界各地對個人尊嚴的威脅。但實際上,它是一些世界上最嗜血的流氓國家的大雜燴,被利用來指控以色列和美國犯下的所謂「罪行」,而實際上掩蓋他們自己犯的罪行。

目前在人權理事會或將在2021年占據其席位的國家包括:有世界上最大集中營的中(共)國、已被聯合國自己認證為系統性侵犯人權的古巴以及嚴重侵犯人權的委內瑞拉、索馬利亞、阿富汗和蘇丹等。川普總統於2018年撤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由是其無法履行核心使命。

而一年前拜登在《中刊》(Medium)上寫到:「我們將重新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努力確保該機構真正實現其價值觀。」

6.與中共恢復友好貿易關係

川普總統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加強針對中共盜竊智慧財產權和間諜活動的執法,以及為縮小與中(共)國之間的貿易逆差在戰鬥。而拜登則一再表示,他反對川普總統的政策,將允許中共在美國經濟中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拜登說:「我們占世界經濟的25%,但我們指揮著我們所有盟友的眼球。當我們聯合世界其它國家時,中(共)國的行為將會改變……」

但拜登沒有說明哪些「盟友」應該幫助美國實現這一目標。太平洋地區的大多數國家(澳大利亞日本和韓國,僅舉幾例)加入了「區域性全面經濟合作組織」(RCEP)。這是一個由中共領導的貿易體,旨在強化中共對其它國家經濟的影響力,而以犧牲美國的利益為代價。

據報導,拜登還選中了職業外交官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為國務卿。而布林肯曾大聲疾呼:與中共經濟脫鉤是一個錯誤。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950.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