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我發現了重大漏洞!」最重量級網安專家站出來為選舉舞弊作證 【阿波羅網編譯】

—鮑威爾團隊天才專家新證詞——證據是壓倒性的和不可爭議的

作者:
阿波羅網記者李文波編譯報導,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告訴法庭:「媒體廣傳的錘子和積分卡是真實存在的,當初是美國情報共同體開發,專門攻擊外國投票系統的。這兩個工具能實時更改投票結果,不留任何痕跡。操縱選舉結果是不在話下,屢戰屢勝。「

在鮑威爾律師遞交的喬治亞州申訴卷宗中,您會看到納維德·凱沙瓦茲-尼亞(Navid Keshavarz-Niaa)博士的聲明。這位專家證人的宣誓證詞稱,2020年大選中存在大規模的計算機欺詐,證據是壓倒性的和不可爭議的。

59歲的凱沙瓦茲-尼亞博士是網絡安全方面的最重量級全球知名專家,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在僅僅兩個半月前,《紐約時報》周日版發表了長篇文章,講述了針對美國情報和軍事團體的網絡欺詐攻擊,其中高度褒獎了凱沙瓦茲-尼亞博士的聰明才智和嗅出舞弊的能力:「他總是房間裡最聰明的人」,在為中情局國安局聯邦調查局所做的網絡安全和技術反情報中,他能能把各種疑點串起來。

不過在目前的情勢下,《紐約時報》一定會想辦法說,這位博士不是個靠譜的專家。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履歷簡介中,展示了在網絡詐騙的偵查和分析上的學術和實踐能力,他擁有電氣和計算機工程各領域的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歷經了各種情報機構和研究機構的高級培訓,其中包括:國防情報局、中情局、國安局、國土安全部情報與分析辦公室和麻省理工學院(MIT)。在所從事的項目中,他為國防部、聯邦調查局和美國情報共同體(USIC)都提供過計算機和網絡方面的證據支持。

錘子和記分卡絕對不是假的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告訴法庭:「媒體廣傳的錘子和積分卡是真實存在的,當初是美國情報共同體開發,專門攻擊外國投票系統的。這兩個工具能實時更改投票結果,不留任何痕跡。操縱選舉結果是不在話下,屢戰屢勝。「

「錘子和積分卡能攻擊的投票系統中,就包括Dominion投票系統(簡稱DVS)和ES&S投票機。「

DVS和ES&S的重大漏洞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聲明中表示:「我在DVS和ES&S中發現了重大漏洞,操作員通過內置的隱蔽後門,能執行敏感功能,無需驗證就能通過網絡更新並測試系統。那麼這個後門也可以用於非法活動,例如修改選票、刪除選票或實時添加選票。(來源:DVS民主套件EMS手冊,版本5.11-CO::7,第43頁)。」

重要的是,「這些漏洞都能通過遠程進行利用,而且不留痕跡。」所謂「主流」媒體也曾報導說Dominion、ES&S、Scytl和Smartmatic的漏洞,容易造成舞弊和選票操縱。其中已知的是,通過操縱DVS干擾其它國家的選舉,屢獲成功。

DVS的隨身碟密鑰是另一個後門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認為,DVS的隨身碟密鑰是另外一個疑點。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分析了DVS和其它投票系統加密密鑰的內容之後表示:「我相信隨身碟密鑰為管理人員訪問後門提供了方便,能中斷輪詢操作,影響密西根州、喬治亞州、賓州、亞利桑那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選票計數。「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認為:「通過這個隨身碟密鑰,可以在數據匯總報告出來之前就修改計票。由於各搖擺州的投票系統使用的都是相同的密鑰,遠程就能對搖擺州的數據集進行大規模的統一操縱,卻不會被發現。「

選票掃描器認可無效選票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證詞中寫道:「DVS民主套件的圖像投影(ImageCast)光學掃描器無法發現缺席選票,這是套件的支持文獻中說的。」「掃描器在應該拒絕無效選票時,選擇了認可無效選票。」

「掃描器掃描選票之後,會產生選票圖像審查標註(AuditMark)文件,可以用來驗證數據是否正確。但是,媒體報導表明圖像投影(ImageCast)掃描器,不僅不能剔除缺席選票,也沒有保留AutitMark文件。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只能通過更改系統配置才能辦到。「

不讓掃描器拒絕非法投票,重新編程審查標註(AuditMark)文件,這一切的目的是防止調查人員發現已經計入的無效投票。凱沙瓦茲-尼亞博士認為,「這種做法造成的後果是——計票結果是無法審計的。「

軟體算法改票占1-2%

在分析了紐約時報提供的大選數據後,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得出的結論是:「軟體算法操縱的計票,占選區結果的1-2%,計票算法是傾向於拜登的,軟體實時執行數據更改,保持兩人之間的緊密相關性,以防引發警報信號。這類特定的軟體算法是Smartmatic開發的,是在DVS的機器中實現,操作人員可以方便的按需進入後門,實時操縱數據。」

五大搖擺州一致停擺計票,取消監票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證詞中說:「美國東部時間上午2:30,電視廣播報導說賓州、威斯康星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喬治亞州,已決定停止點票,第二天再繼續點票。所有5個州的計票這麼一致的決定停止,是前所未有的不正常,顯示了這些州的選舉官員們事先是有協調的。」

「同樣令人困惑的是,另有報導說計票並未停止,2020年11月4日凌晨之後,一直在閉門計票,這就更不正常了,為了串謀達到預期結果,作弊人把監票都取消了。

計算機批量操縱2-3小時就畫出拜登曲線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對拜登曲線的看法是:「在賓州,川普總統擁有70萬張的優勢,短短几個小時內就被削減到不到30萬張,在現實世界中,如果沒有進行大規模操縱,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我得出的結論是,如果不是利用計算機,批量的把非法選票認作合法選票,2-3小時內手動完成超過40萬張缺席選票的投票,是絕對不可能的。「

在密西根州愛迪生縣的另一起案件中,拜登在2020年11月4日美國東部標準時間下午5:59獲得了100%的選票,11月5日美國東部標準時間下午2:23又獲得了99.61%的選票。凱沙瓦茲-尼亞博士認為:「這樣的數據分布,表明存在著欺詐行為。「

DVS背後的中共滲透

在證詞中,凱沙瓦茲-尼亞博士稱,DVS承認在投票機中使用了中國製造的零件,但不願透露供應鏈,也不願透露外國股份或與中共、委內瑞拉古巴關係的詳細信息。特別是,當他看到美國情報共同體的情報報告中顯示出中共在美國的間諜活動,和中共為滲透選舉所做的努力,他得出的結論是:「外國情報機構參與並影響了2020年總統大選的結果。「

計票結果存在海外,避免美國情報共同體的監控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證詞中說:「使用錘子和積分卡能進行中間人(MITM)網絡攻擊。一開始,遠程操作人員使用隨身碟密鑰,訪問系統後門,實時實地更改選票。之後,計票結果被轉發到法蘭克福的Scytl/ SOE Software伺服器。使用MITM攻擊結構,能確保統計結果轉發到Scytl/ eClarity伺服器之前,就已經做了足夠的數據更改。選舉數據之所以被轉發到海外,是為了躲避美國情報共同體的監控。」

博士的結論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的證詞長達9頁,在證詞的最後,他表示:「所有搖擺州2020年選舉數據都發生了不正常的變化,原因是DVS,Scytl/ SOE軟體和Smartmatic這些投票系統中有可以利用的漏洞,操作人員能夠進入後門實現想要的結果。從我的專業角度看,DVS民主套件,Scytl/ SOE軟體/ eClarity和Smartmatic在2020年選舉中沒有產生可審計的結果。投票沒有適當的驗證,系統的記錄也沒有保存,而且在2020年11月4日之前的幾天內,系統也經歷了相當大的不穩定。11月4日凌晨4:30之後的數據分布,更是表明了在所有搖擺州普遍存在嚴重的系統異常。」

證據既廣泛又有說服力,表明在遠程操作中,存在大規模欺詐行為。DVS、Scytl、SOESoftware/ eClarity和Smartmatic中的隨身碟密鑰,能利用系統和軟體的漏洞,也能進入作業系統後門,這些因素是進行欺詐操縱的理想環境。」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指出:「搖擺州的選票統計是異常的,錯誤是廣泛而系統的,足以使計票無效。」最後博士充滿信心地得出結論:「選舉欺詐的證據是壓倒性的和不可爭議的。

https://tidewaterforum.blog/2020/11/28/decleration-of-dr-navid-keshavarz-nia/

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smartest-man-room-just-joined-sidney-powells-team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李文波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8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