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杭州女子失蹤案背後毛骨悚然的數據:半數殺戮 與愛有關

作者:

今年七月初,網絡上瘋傳著一起「懸案」——杭州一位53歲的女性,從自己家裡失蹤了。

可怕的是,遍布整個小區的7個監控,沒有一個拍到她的去向。

就像人間蒸發一樣。

直到7月23日,杭州警方通報,失蹤女子已遇害,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採取強制措施。

照這麼說,這個案件細思恐極。

這是二婚夫妻重組家庭,丈夫帶著兩個兒子,妻子帶著一個女兒,兩人還共同生育了一個女兒。現在丈夫的兒子要結婚,需要婚房,他又沒錢給兒子在杭州買房。

恰好,妻子因為拆遷得到了兩套房。

丈夫希望妻子拿出一套房給兒子結婚用,妻子顧及自己的女兒,不太願意,兩個人因此埋下嫌隙。

如今看來,這可能就是丈夫剛開始動了殺心的原因。

可怕的是,從兩個人出現矛盾,到妻子被殺,中間隔了半年多的時間——也就是說,被害女性有長達半年的時間,每天都和一個想要殺死她的男人同床共枕。

而這半年以來,作為兇手的丈夫,精心策劃了殺人的手法,和反偵察的手段,從殺人,分屍,滅跡……

他都已經在心裡排練過無數遍。

我還看了他剛報案的時候接受採訪的視頻,當他說,「我老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的時候,是這樣的表情——

帶著氣定神閒的微笑。

這絕不是截圖的問題,我試著截了好幾次,他就是這個表情。

其實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寫——因為類似的,「丈夫殺妻子」的案件,我已經寫了不止一次了。

去年6月,一對江蘇夫婦到泰國玩,途中,女方不小心從34米高的山崖墜落,大腿、手臂、膝蓋多處骨折。

好在搶救及時,脫離了生命危險,連腹中的胎兒都保住了。

丈夫說,事發時自己去了遠處的廁所,等回到懸崖時,妻子已經不見了,自己連忙下山尋找。

他猜想是因為妻子處於孕期,由於頭暈才導致意外墜崖。

但隨後,妻子告訴警察,自己是被丈夫推下去的。

直到住院治療期間,丈夫還在威脅她說,如果把事情透露出來就殺了她。

一個男人到底要滅絕人性到何等程度,才會把懷孕的妻子從懸崖上推下去?

……

再往前推,2018年,有個天津男人陸續給老婆買了幾千萬保險,受益人都寫了自己。

然後把老婆騙到國外,在一家別墅酒店的泳池中,將老婆溺死。

問到殺妻的原因,他面無表情地說,因為「不想過了」。

可是,正常男人不想和老婆過了,會想辦法離婚,而這個男人不僅打算直接殺死老婆,還要借著老婆的死,為自己騙取巨額的保險金。

還有一度震驚了整個上海的「殺妻冰櫃藏屍案」,丈夫掐死妻子後,將屍體藏在冰櫃裡。

此後,整整105天,他用妻子的身份證和別的女人到酒店開房,通過妻子的支付寶帳戶給自己轉錢,從她的信用卡里透支十多萬元到南京海南、徐州、南昌、無錫韓國首爾等地旅遊。

同時,他以妻子的口氣繼續更新著她的微信朋友圈,和她的家人,朋友聯絡。

三個多月的時間,除了他,沒人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成了冰櫃裡,一具即將腐壞的屍體。

反過來,妻子殺丈夫的事件也不是沒有。

2014年,一位名叫筧千佐子的日本女人被判處死刑。

當時她67歲,結了四次婚,還有過6位男朋友,這10個男人在和她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後,有6個都死於非命。

死者的身體中都被檢測出了氰化物,在警方進一步調查之後,發現她就是投毒兇手。

被捕之前,她已經通過殺死老公再繼承遺產的方式,身家高達8億日元(約為4600萬人民幣)。

事實上,如果你在搜尋引擎里設置關鍵詞「殺丈夫」,「殺妻子」,真的能看到數不清的,類似的案件。

殺人的原因可能各不相同——有的是因為伴侶出軌,殺人泄憤,有的就像前面講的圖財害命,也有些偏遠地區的女人不堪丈夫長期打罵,又無法離婚,才決定和丈夫「同歸於盡」。

但每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的恐懼感都是相同的。

有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夫妻關係里的暴力,乃至兇殺,到底有多普遍?

我當然不會說這是常見的,畢竟無論如何,能鋌而走險殺人的人都是少數,殺死自己枕邊人的就更少。

但是,我也查到了一個非常觸目驚心的數據:

北京人民檢察院一分院稱,他們接到的關於「情殺」的案件,占所有兇殺案的48%。

也就是,接近一半的兇殺案,都是情殺。

這證明,殺人或許不是我們當下社會的普遍現象,但在所有的殺人案中,因為感情,或者親密關係而痛下殺手,卻儼然是一種常態。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我們不妨試著做一個,稍微有一點敏感的假設——

如果你有可能被殺害,你覺得,最大的可能性是什麼?

謀財害命?

坦白說,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我們這點資產,不太可能有人專門為了我們那點資產痛下殺手。

仇殺?

同樣的,我們普通人也不太容易和人結下血海深仇。

無差別殺人?

這是有可能的,但既然是「無差別」,那麼所有人被害的概率都應該差不多。

思來想去,我們這樣的人,如果遇到來自他人所製造的「生命危險」,似乎概率最大的一種可能性,就是情殺。

我們可以過得窮一點,可以小心一點不和人結仇,可以儘量保護自己不招惹事端。

但我們恐怕很難做到,一輩子不結婚,不戀愛,也不被任何人追求。

我還看到了一個帖子,總結了所有新聞裡面,男人殺妻的原因。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想殺就殺,防不勝防。

「情殺」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它讓一件原本很美好,而且和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事情,變得危機重重。

而且坦白說,關於情殺,以及親密關係中的暴力,女生受害的概率還是比男人要高一些。

所以女人相對於男人,會對類似的事情更敏感,更恐懼,也更憤怒。

每次在類似的社會新聞下面,我都會看到有女生說,害怕戀愛,結婚,甚至害怕所有的男人,也經常看見有其他男人指責這些女生以偏概全,挑撥「性別對立」。

甚至我曾經看到一個傳授女性自我保護技巧的微博下面,有個男人不屑地說,「很多都沒必要的吧」。

我也是男人,看到女生說「害怕所有男人」的時候我也不開心,很多女生的自我保護技巧,我也不一定能完全理解。

但我能做的是,完完全全尊重她們的恐懼,也支持她們用所有的辦法來保護自己。

就算「以偏概全」,「矯枉過正」,也沒關係。

因為任何的不幸,哪怕只有千萬分之一的極小概率,一旦發生在某一個人的身上,都是百分之百的滅頂之災。

同時我也知道,關注我的肯定也有男粉。

我勸說不了太多人,但我至少希望,關注我的男生,也能在這件事情上對女生的恐懼多一點理解。

講一個我自己的例子。

我曾經有一次,凌晨一點多吃完宵夜回家,當時只有我和一個年輕女生在等電梯。

電梯門開了,她看著我,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於是,我拿出手機假裝打電話,向門外走去,等她進了電梯,再等下一班。

我覺得自己怎麼都長得不像壞人,但如果這個小動作能讓她安心一點,我不介意這麼做。

希望你們也能提供一點,這樣舉手之勞的善意。

有時候我們網際網路的語言環境並不是很好。

就像是,當一個女生說自己看了社會新聞,對男人有點恐懼的時候,就一定會有男人跳出來攻擊她,嘲諷她,好像自己受到了冒犯一樣。

這個攻擊她的男人,即使從來沒有實質性地傷害過女生,他的言論也會讓更多的女生產生恐慌。

這種惡性循環,總應該從一小撮人開始停下來。

我希望,我們就是先停下來的那一撥人。

我也始終認為,想讓女生消除對男性的恐懼,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自己開始,做一個讓女生有安全感的男人。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源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15/1534225.html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