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薛寶釵情商高,咋一個知己也沒有?看她75回一個動作就知道了

……寶釵行為豁達,隨分從時,不比黛玉孤高自許,目無下塵,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頭子們,亦多喜與寶釵去頑。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鬱不忿之意,寶釵卻渾然不覺。

紅樓夢》第五回,寶釵剛剛出場,曹雪芹將她和黛玉來一場為人處世和性情的對比式的描寫,這一段,奠定了兩個姑娘在許多讀者心目中的形象:一個情商高會做人,而另一個小心眼情商低。

不僅如此,小說多次表面上還佐證了這一觀點,比較典型的有四處:

第一處是寶玉挨打後,賈母當著眾人說我們家四個女孩兒,全不如寶丫頭。

第二處是史湘雲反問黛玉,說我知道我是不如你,可有一個人,她怎麼不如你呢?你要是能說出寶姐姐的不是來,我就服了你。看看,寶姐姐太完美了有沒有。

第三處是滴翠亭內,小丫頭墜兒和小紅說(隱秘事)若寶姑娘知道了還不打緊,要是被林姑娘聽去可就糟了,林姑娘那麼愛刻薄人。

第四處是趙姨娘得了寶姑娘的禮物,拿去到王夫人那裡買好,夸寶姑娘很大方、會做人,若是那林丫頭,連正眼兒也不會看我們娘兒兩個。

簡直眾口一詞,板上釘釘,想黑寶姑娘不容易,想洗白林姑娘也著實難辦。如此就可以蓋棺定論了嗎?肯定不行,表面的評價薛寶釵占了優,事實和行動上,她卻留下了太多的黑歷史,無論如何遮掩不過去。比如:

榮國府里的大小宴會上,薛寶釵從來沒有和賈母同席過,和賈母同席的,從來都是黛玉、湘雲、寶玉,還有後來的寶琴。若以血緣關係說事,寶琴的待遇其實就是對薛寶釵的否定。

王熙鳳作為薛寶釵的親表姐,血緣上比黛玉要親得多,卻評價寶釵「不干己事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這是對薛寶釵做人及人格的否定。

薛寶釵去怡紅院不分時間,惹得丫頭們都看不上她了,說「有事沒事跑來坐著,害得我們三更半夜也不得睡覺。」這和寶釵刻意遠著寶玉的主觀故意,以及她大家閨秀相去甚遠。

好閨蜜史湘雲最後竟然說出「可恨寶姐姐,姊妹天天說親道熱……到今日便棄了咱們,自己賞月去了……」

很多讀者喜歡拿滴翠亭說事,只是那件事寶釵情急之下拿黛玉擋一擋,說刻意為之說服力有些不夠足。其實就薛寶釵的人品,史湘雲是最有發言權的。前期的史湘雲對寶姐姐幾乎達到了崇拜的程度,可是在寶釵搬走後,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對昔日的偶像大為不滿,這中間定是發生了令大大咧咧的史湘雲難以忍受之事,否則,以湘雲的性格,「可恨」二字是說不出來的。

認真盤點情商高、會做人的薛寶釵,會發現,她竟然連一個知己朋友也沒有,她轟轟烈烈來到榮國府,離開時,異常的落寞,甚至很可能是抄檢大觀園王熙鳳的故意避開蘅蕪苑,擺了她一道,讓她不得不離開的尷尬和無奈。

薛寶釵要離開大觀園避嫌,她對史湘雲的態度和做法卻極其令人失望,也太傷了這個一貫支持她甚至跪舔她的姑娘的心。薛寶釵的做法,也徹底暴露了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抄檢的第二天一早,寶釵獨自來到稻香村和李紈辭行,說明了來意,找好了藉口,李紈說那我派人去給你看屋子,過幾天你還是住進來,別叫我擔不是。寶釵是這麼說的:

「落什麼不是呢,這也是通共常情,你又不曾賣放了賊。依我的主意,也不必添人過去,竟把雲丫頭請來來,你和他住一兩日,豈不省事。」

正在此串門的尤氏道:「可是史大妹妹往哪裡去了?」

寶釵道:「我才打發他找你們探丫頭去了,叫他同到這裡來,我也明白告訴他。」

話音未落,人報雲姑娘和三姑娘來了。一屋子人大家討論寶釵搬走的事,史湘雲全程不發一言,連個態度也沒有,成了個空氣般的存在。史湘雲是個什麼性格的人,只要有她在,什麼時候不是嘰嘰呱呱話最多,這裡啞巴了,就已經說明態度了。

薛寶釵的表態,透露出她對史湘雲真實的態度:

一、安排史湘雲住進稻香村,她沒和任何人商量。

史湘雲和她住了一年多了,兩個人天天在一處,她要搬走首先就應該知會湘雲,妥善的做法是請她原諒,自己要回家陪伴母親,你一人住蘅蕪苑要是覺得孤單,可以考慮去瀟湘館和黛玉同住。這是最好的安排,因為首先蘅蕪苑是榮國府的蘅蕪苑,薛寶釵也是借住,她沒有分配權,更沒有處置權;其次,李紈那裡已經住了很多人了,史湘雲過去李紈首先不方便,史湘雲的性情也不適合和寡婦李紈同住。薛寶釵非常了解湘雲,可是她要走了,絲毫不顧及湘雲的感受,對於湘雲問題的交代過於草率,不免讓人感到她做人的涼薄。

二、薛寶釵要搬走,她第一的確是考慮了湘雲的,只是這個考慮簡單粗暴,她打發湘雲去找探春,讓她同探春一同去稻香村匯合。

這個圈子未免繞得太大了。何苦呢?史湘雲是個通情達理的姑娘,你和她直說又何妨?難道她會拉著你不讓你走?情願憋著兜這麼大個圈子,無非只有一條:史湘雲完全不在薛寶釵重要關係人之中了,或者對於史湘雲這個「閨蜜」,兩人的關係早已冰冷。

往事不堪回首,想想當初寶釵拉湘雲去蘅蕪苑住,幫她籌辦螃蟹宴,體諒她在家裡的艱難,弄到史湘雲一提寶姐姐就感動到恨不能掉眼淚。在寶黛釵三人關係里,史湘雲是堅定的寶姐姐的第一支持者,為此她懟黛玉、懟寶玉,賈母要為她單設一個院落,她也拒絕了,只為和心目中的偶像寶姐姐更親近。

薛寶釵的辭行和對湘雲的安排,真是大跌人的眼鏡,尤其是史湘雲,這個臉打的太疼了。究其根本,對於薛寶釵來說,只有價值的交換,千萬別和她談什麼真感情。

任是無情也動人!薛寶釵的花名簽其實早就直白地講明白了。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屏山品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10/1544065.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