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紅樓夢》:謀生與謀愛,對女人一樣重要

說起《紅樓夢》中讓人印象深刻的丫鬟,晴雯算一個!

她是賈府奴才里出身最低的那個,卻因成為寶玉房裡的4大丫鬟之一,過著像小姐一樣的生活。

她生得嫵媚,眉眼兒間有點像黛玉,是個十足的美人。

「若論這些丫頭們,共總比起來,都沒晴雯生得好。」

她不僅「生的模樣兒比別人標緻些」,而且「天天打扮得像個西施」、「水蛇腰,削肩膀」、「妖妖趫趫」……

無論是生性刻薄的王熙鳳,還是視她為眼中釘的王夫人,都對她的美貌給予了肯定。

她針線活尤好,冠絕大觀園,也因此成為賈母和寶玉的「御用裁縫」,曾在病中為寶玉補雀金裘的故事,更是成為經典。

她也飽受爭議,生了一張巧嘴,伶牙俐齒,偏又性情火爆,不肯讓人,因此得罪一眾人。

她的一生,以可憐開場,亦以悲劇收場,究其原因,有人說,全因她心高氣傲,認不清自己!

出身貧苦,卻有一雙巧手

晴雯是個命苦的孤兒,從小流離失所,不記得家鄉父母,只記得有個姑舅哥哥,卻也淪落在外。

十歲那年,賴家買了她,賴嬤嬤是奴才,晴雯是奴才的奴才。

因常跟賴嬤嬤出入賈府,她的人生也發生了改變,「賈母見她生得伶俐標緻,十分喜愛」,故此,賴嬤嬤便把她孝敬給了賈母。

而後,賈母又把她派到寶玉身邊照顧寶玉,對於寶玉,晴雯可謂盡職盡責,默默付出。

早上,寶玉要寫字,她就趕緊研磨,寶玉寫了三個字後,囑咐貼在房門上,晴雯怕別人貼壞了,就親自爬上去貼字,手凍得僵冷。

夜裡,寶玉常常醒來,又因為膽子小,每次醒了都要叫人,晴雯便睡在寶玉的外床,任勞任怨的在跟前服侍。

寶玉要起夜、喝水,也都靠她一個人伺候。

不僅照顧起人來有一套,晴雯手也特別巧。

寶玉舅舅過生日時,他要穿著賈母賞給他的雀金裘去拜壽,但卻在前一天不小心將後襟燒了個洞,因為衣服名貴,而且第二天還要穿,寶玉很是焦急。

伺候的婆子拿著雀金裘去找人修補,但找了大半天,仍舊一無所獲:「不但能幹織補匠人,就連裁縫繡匠並作女工的問了,都不認得這是什麼,都不敢攬。」

只有晴雯知道,雀金裘是用孔雀金線織的,需要用「界線」之法修補。

所以,她帶病上陣,忙了一夜,一針一線,耗盡心力地把弄壞的地方補好了。

雖然解了寶玉的燃眉之急,但因操勞過度,她的病也加更重了。

晴雯的前半生,寄人籬下,食不果腹,但因樣貌好,手又巧,還有「貴人」賈母和寶玉青睞,生活發生了逆轉,也算是人生贏家。

個性直爽,卻屢屢得罪人

晴雯雖然能幹,但脾氣很大,性格跋扈,雖身為奴才,卻有主子的霸氣。

她就像個「小刺蝟」:「一句話不投機,就立起兩隻眼睛來罵人。」

得罪人的事,晴雯也是幹了一樁接一樁:

批評紅玉工作失職,還嘲笑她攀高枝兒;

毫不留情的制止想吃酥酪的李嬤嬤;

抱怨寶釵「有事沒事跑了來坐著,叫人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覺」;

時不時嘲諷與自己平級的秋紋和麝月;

將偷竊的丫頭墜兒打罵一頓後,攆了出去;

暗諷襲人在王夫人前賣乖,每月多得二兩銀子;

打罵小丫頭,更是家常便飯,還被王夫人撞見。

……

從主子到奴才,從長輩到小輩,她都沒有放過,一一得罪遍了。

賈母的丫鬟鴛鴦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這是咱們好,比如襲人、琥珀、素雲和紫鵑、彩霞、玉釧兒、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縷,死了的可人和金釧,去了的茜雪,連上你我,這十來個人,從小兒什麼話兒不說?什麼事兒不作?」

她的「朋友」里,唯獨沒有一起共事過的晴雯。

但晴雯卻不以為意,每次與人發生爭執,她都會搬賈母來:「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說我撒野,也攆我出去!」

賈母雖然喜歡她,但卻沒有保護了她,最終,晴雯還是被攆出了賈府。

王夫人是在她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況下,命人把她從炕上拉下來,攆出去的,還扣下了她身上所有的物品。

在被趕出賈府時,晴雯病得奄奄一息,路都走不動了,是被兩個女人架出去的。

老子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的位置,而不是任性妄為,宣兵奪主。

客觀的認識自己,對待自己,才是擁有大智慧的人。

鍾情寶玉,卻潔身自好

有人說:「晴雯愛寶玉,雖說沒有黛玉那麼轟轟烈烈,也沒有襲人那麼溫情繾綣,但她的愛簡單平凡、坦坦蕩蕩。」

她對寶玉傾盡所有,恪盡職守,寶玉對她也是有情有義。

寶玉在寧國府吃早飯時,記得晴雯愛吃豆腐皮包子,就特意叫人給她留著,卻不小心被李嬤嬤吃了。

寶玉一怒之下,乘醉摔了茶杯,還口口聲聲要攆李嬤嬤出去。

晴雯不小心跌壞了扇子,寶玉說了她幾句,晴雯就生氣的頂撞起來,還是寶玉主動給她賠禮道歉。

晴雯說喜歡撕扇子,寶玉就把自己的扇子給她撕,麝月來勸,寶玉又奪下她的扇子讓晴雯解氣。

晴雯受了風寒,因為賈府比較忌諱,寶玉就悄悄請了胡太醫給她看病,又嫌胡太醫用藥太重,就換了另外一位太醫。

晴雯與寶玉雖然彼此有情,但卻未越雷池半步,寶玉邀請晴雯一起洗澡,晴雯也是笑著拒絕了。

但晴雯被趕出賈府的「罪因」,卻是王夫人一直覺得她在「勾引寶玉」。

在晴雯被攆回家後,寶玉偷偷去探望她,見她處境淒涼,忍不住心酸流淚。

晴雯自覺一生坦蕩,「勾引寶玉」的罪名,讓她耿耿於懷,悲傷道:「我雖生得比別人略好些,並沒有私情勾引你,怎麼一口咬定了我是個狐狸精!我太不服。」

隨後,她將左手上兩根蔥管一般的指甲齊根鉸下,給寶玉珍藏,還脫下貼身的舊紅綾襖,與寶玉互換,留作念想。

並囑咐道:「回去他們看見了要問,不必撒謊,就說是我的。既擔了虛名,越性如此,也不過這樣了。」

當夜,晴雯便在不甘中離去。

寶玉在晴雯去世後,傷心欲絕的作篇《芙蓉女兒誄》,寄託哀思,悼念晴雯。

稱讚她:「金玉不足喻其貴,冰雪不足喻其潔,星日不足喻其精,花月不足喻其色。」

回望晴雯的一生,無望、委屈,是她留給世人的最後印象。

雖說她性格耿直,個性張揚,跋扈囂張,桀驁不馴,但罪不致死。

歸根結底,她的悲慘結局,寫在每一件小事裡,正如曹雪芹對她的評價:「使力不使心」。

如果她能夠認清自己的位置,控制得住脾氣,對人和善些,做事低調些,也不至於落得如此讓人嘆息的下場。

希臘哲學家泰利斯曾說:「人生最困難的事情是認識自己。」

生命的旅途中,我們會有起起伏伏,所在的位置也不會一成不變,但在什麼位置,就要扮演好什麼角色。

無法看清自己的人,終究會被現實擊垮。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慈懷讀書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21/1548100.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