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一個糟老頭憑什麼輕易「拿下」王熙鳳三個方法不難,但一般人做不到

王熙鳳在榮國府里可是一個眼高於頂的人物,由於受到賈母的寵幸,所以在賈府恣意妄為,尤其是在平輩人里和下人眼裡,為人處事毫無顧忌、隨心所欲。甚至丈夫賈璉在她面前也要退一射之地。但凡事都有例外,偌大的賈府中,有一個平輩之人,年紀比她大,行為也不恥,但是能夠輕易拿下他的。這個人是誰呢?

這個人是寧國府的賈珍。在賈府里,他雖然與賈璉是平輩,但是他兒子賈蓉年紀卻與王熙鳳相差不大,所以在他的平輩人眼裡,絕對算是一個糟老頭。除了年齡以外,他做事做人更糟。在寧國府老家人焦大醉罵中,他和秦可卿就是爬灰的主角。按照正常邏輯,這樣一個年紀大、沒名聲的人物,在王熙鳳面前應該是沒有任何臉面的。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他和兒子賈蓉撮合賈璉偷娶尤二姐之後,王熙鳳打上門去,他見到後,扔下一句話:「好生伺候你姑娘,吩咐他們殺牲口備飯。」說完之後,便揚長而去。王熙鳳對他無可奈何,只能恨得找尤氏和賈蓉出氣。

賈珍為何敢這樣做?她靠什麼「拿住」王熙鳳呢?

第一,藉助自己身份

賈珍在年輕一輩人當中,絕對是有身份的人。他是族長,又世襲三品爵威烈將軍,凡有大事都是他帶頭出面。因為在外人面前,他不僅代表了寧國府,還代表了榮國府,是賈府的「代言人」。

賈母率領全家到清虛觀祈福。他是負責安保的頭兒;張道士雖是榮國公的替身,還是被兩個皇帝賞賜過封號的人,但是要見賈母,也需要先過他這一關。經他同意之後,才能拜見賈府。

在處理重大家務事時,他是主持者。烏莊頭年前到賈府交租,他是出面負責「打擂台」收租,並負派發物品的「大人物。」

有了這種身份,王熙鳳自然要低於一等。所以,但凡是遇到場面之事時,王熙鳳是必須聽從賈珍的。

第二,依靠雙方平時感情

賈珍和王熙鳳雖然平時交往不多。遇有事情時,一般都是由兒子賈蓉出面。劉姥姥第一次進賈府,找王熙鳳打秋風時,就遇到賈蓉替父親出面借炕屏。但是從書中透露的信息看,王熙鳳和賈珍小時候的關係比較密切。

秦可卿死後,賈珍請王熙鳳幫忙時說道:「從小兒大妹妹頑笑著就有殺伐決斷,如今出了閣,又在那府里辦事,越發歷練老成了。」這說明兩人從小在一起。

中秋節晚上,大家一起聽女先兒講故事,王熙鳳打圓場時,薛姨媽暗示她外面還有男人守著,不能太放肆時,王熙鳳笑道:「外頭的只有一位珍大爺。我們還是論哥哥妹妹,從小兒一處淘氣了這麼大。這幾年因做了親,我如今立了多少規矩了。便不是從小兒的兄妹,便以伯叔論……」很直接地說出了兩人是從小一起淘的關係,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髮小。

有了這樣的感情基礎,賈珍隨時可以「拿下」王熙鳳。

第三,掌握了王熙鳳的把柄

王熙鳳雖然在別人面前,沒有任何的短處,但是在賈珍眼裡,她還是有許多把柄的。

賈蓉向賈珍說王熙鳳和鴛鴦偷當賈母東西時,賈珍笑道:「那又是你鳳姑娘的鬼,那裡就窮到如此。她必定是見去路太多了,實在賠的狠了,不知又要省那一項的錢,先設此法使人知道,說窮到如此了。我心裡卻有一個算盤,還不至如此田地。」賈珍同兒子賈蓉不會說假話,他知道王熙鳳的做這種壞事。

賈蓉和賈薔一起幫助王熙鳳陷害賈瑞之事,應該算是一個把柄。此事過後,兩人可以瞞過別人,但是不會瞞了賈珍。尤其是賈蓉,他和賈珍能與同一個女人保持不清不白的關係,可知父子之間已無秘密。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更大的把柄在賈珍手裡。

賈母借女先兒的故事大批鳳求鸞的故事,很多人認為是在敲打林黛玉或是薛寶釵,讓兩人有點大家閨秀的風範。其實更值得懷疑是王熙鳳。一個是故事中明確有王熙鳳這個人名,另一個是王熙鳳的聽後辯白說,賈母是說了一回掰謊記。其實是暗指王熙鳳未結婚前,她與賈璉之間有過此類事情。賈璉婚後處處忍讓著她,大多是因為這個原因。

賈珍憑藉著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自己同對王熙鳳的感情,還有掌握在手中的里把柄,可以讓王熙鳳幫她心力處理秦可卿的後事,也可以讓平時嚴格按照叔伯論尊敬自己,更可以利用自己的兒子賈蓉「拿下」王熙鳳。他的做法,是從自己的實際情況出發,有效並且管用,但是這種方法,也僅僅只適合於他這種不知廉恥之人,一般人既學不會,也做不出。

王熙鳳對於賈珍這種人,其實也是無可奈何。因為人不能離了社會環境獨活。在男尊女卑的年代,像賈珍這樣有特殊身份的人,無論做下什麼事情,自己做為賈璉的媳婦,都必須對他尊敬。正如她自己所說的,嫁給賈璉之後,立了不少規矩。更重要的是,賈珍知道她的為人處事,她的做事底細,所以與這種人交往,哪怕再精明,也必須服軟。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今日生活視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26/1549858.html

文學世界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