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自作自受 社媒巨頭很快會淘汰支持它們的傳統左媒

—前網絡文化人的日落

作者:
其他文史哲,包括報紙新聞的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總編輯、名記者,全部光環褪色,行將淘汰。文科的「知識份子」想要生存,只能學做Larry King和黑人女名嘴Oprah Winfrey。這兩個人有口才,有觀點,雖然你不同意,卻個個億萬家財。

拜登在白宮開光。美國社交媒體紛紛言論審查,追殺川普及其支持者。左翼歡呼,包括荷李活。

世界全球化,一切「碎片化」,首當其衝的就是左膠自己盤踞的教育業、創作和影視業。

譬如荷李活支持民主黨,YouTube和Netflix也是民主黨擁躉。然而YouTube和Netflix壯大發達,荷李活卻會衰落。人人在家中看Netflix電影,不再去戲院。

Netflix的電影名作越來越多,但很難捧出大導演和大明星。譬如「紙牌屋」的導演是誰?「王冠」和「後翼棄兵」的編劇和導演又是何人?你記不記得?Netflix的電影平台有很多賺大錢的產品,卻再無希治閣、大衛連、史匹堡、盧卡斯那一級昨日的大師。

電影要在戲院裡放,要海報廣告宣傳一條龍的工業,大明星靠名導演捧,是市場最重要的環節。

但是Netflix和YouTube、Facebook一樣,權力最大。觀眾在電螢幕幕看一個季節共十六七部電影,電影傳統九十分鐘的敘事結構被打破,情節和製作拖長,沒有戲院和宣傳海報明星時裝的Glamour,加上網絡世代觀眾記憶的短暫,於是就不再有柯德莉夏萍的巨星。

其他「文化產業」也一樣。為何紐約時報攻擊網絡的川普社交網站與班隆的新聞媒體?因為所謂「右翼」網絡媒體搶了印刷報紙的生意。Breitbart和QAnon更符合觀眾的感觀節奏。紐約時報長篇大論的文章沒有人看,氣急敗壞破口大罵,也沒有用。最後只能藉助親民主黨的社交媒體將所謂極右的網站封殺下架。

一切只是一個「錢」字。美國學術界的明星級教授,年入數百萬,全部在醫療、高科技、金融幾科。康乃爾婦產科系主任盧申莫斯年薪三百三十萬美金。耶魯金融管理學院教授日裔的財務精英高橋甸年薪二百六十萬,除了是耶魯經濟系教授,還兼管耶魯校友捐款的財務投資。哈佛商管學院教授佛羅翰年薪一百二十萬美金。

其他文史哲,包括報紙新聞的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總編輯、名記者,全部光環褪色,行將淘汰。文科的「知識份子」想要生存,只能學做Larry King和黑人女名嘴Oprah Winfrey。這兩個人有口才,有觀點,雖然你不同意,卻個個億萬家財。

日本首相安倍主張,日本大學全部取締文科。擁有文化底蘊的日本尚且有此高見,何況實用的美國?

李怡的女兒在美國IT界,兩年前年薪已經二十萬美金。我說:很好。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26/1549929.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