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紅樓夢》13副經典對聯解讀,洞見人生大智慧!

1

假作真時真亦假,

無為有處有還無。

【鑑賞】這副對聯在《紅樓夢》中曾兩度出現:第一回是甄士隱在夢幻中所見,第五回是賈寶玉在游太虛幻境中所見。可見作者對這副對聯的安排是自有深意的。這副對聯看似簡略,然道理相當深刻。從人物的遭際、命運來看:甄士隱一生曾享盡榮華,最後家道變故,遁入空門,這是甄士隱一生的最終歸宿。作者借賈寶玉見到這同一對聯,在某種意義上說來,這是隱示著他一生道路的縮影。從作品的創作手法上來看:所敘述的人事、情節,真假具兼,頗令讀者品味、猜詳。

王希廉《紅樓夢總評》云:「讀者須知,真即是假,假即是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不是真,假不是假。明此數意,則甄寶玉賈寶玉是一是二,便心目瞭然。」這副對聯可謂是總括了《紅樓夢》創作手法上的某些規律。

對聯所言,把假當真,則真的便成了假的了;把沒有的視為有的,有的也就成了沒有的了。正如魯迅在《集外集拾遣〈絳洞花主〉小引》中所言:「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這副對聯闡釋了「假」「真」「有」「無」的哲理,似是對讀者在讀《紅樓夢》時的一種提醒,切忌穿鑿;同時,給人們認識和思考複雜的人生以深刻的啟迪。

2

在匱中求善價;

釵於奩內待時飛。

【鑑賞】這副對聯選自《紅樓夢》第一回,書中寫道:「雨村吟罷,因又思及平生抱負,苦未逢時,乃又搔首對天長嘆,復高吟一聯曰:『玉在匱中求善價,釵於奩內待時飛。』恰值士隱走來聽見,笑道:『雨村兄真抱負不淺也!』」詩可以言志,聯亦可言志。從賈雨村所思,甄士隱所道破,以及對聯的實際內容來看,都是一副生動形象的言志聯。對聯的內容,實際上是後文中賈雨村思想發展變化及其所作所為的一大伏筆。

上聯以玉在匱中自比,下聯以釵在盒中自喻。以玉釵期待時機到來待價而賈,道出了賈雨村求飛黃騰達之心切,可謂淋漓盡致。在寫作手法上,該聯比喻和典故的運用,達到了爐火純青、逼真傳神的地步,把賈雨村急待上爬的內心世界一覽無遺地展現在讀者的眼前,給人們以形象深刻的難忘印象。細讀其聯,如見其人,如聞其聲。這又何嘗不是對那些求功名心切,待價而賈的人的靈魂的生動寫照呢!

聯語還自有其深層隱意。脂硯齋窺到曹雪芹的創作意圖,在聯下批云:「前用二玉合傳,今用二寶合傳,自是書中正眼。」所謂「二玉合傳」,系指神瑛侍者和絳珠仙子的故事;所謂「二寶合傳」,則雲寶玉、寶釵命運的結局。到底是如何一個結局呢?致使研究者們眾說紛紜,或謂「玉在匱中」隱指寶玉被囚於獄神廟,「釵在奩內」則臆猜寶釵等待時機而飛。又因賈雨村字時飛,竟有人推斷乃寶釵最後嫁給了賈雨村。對於這一聯的隱含意義的分析,真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3

身後有餘忘縮手,

眼前無路想回頭。

此聯在第二回中。賈雨村的知府老爺沒當上一年,就被革職。心中雖然慚恨,表面仍嘻笑自若,把當官摟的錢財和家小送回原籍,自己就擔風袖月去遊覽天下勝跡。後來到維揚(今揚州)在林如海家做了林黛玉的老師。一天偶游郊外,在破廟智通寺山門上看到這副對聯。

【鑑賞】這副對聯的特點是語淺而意深。所謂語淺,是指聯中的兩句話通俗易懂,明白如畫。寫的是因身後已有餘財仍不罷休,直到碰得頭破血流時才想到要回頭,語意誰都可以理解。

所謂意深,聯中所指並不僅說說道理而已,它的深層意思在於:一是聯中的「忘縮手」「想回頭」,詞意深遠,耐人尋味。它是深於閱歷、深諳世道者畢生慘痛教訓的經驗總結。

作者在《紅樓夢》第二回中,借對智通寺的環境描寫和賈雨村所想,將這個深意表達出來,說:「這兩句話,文雖淺近,其意則深。我也曾游過些名山大剎,倒不曾見過這話頭,其中想必有個翻過筋斗來的……」這是對貪婪無厭者們多麼刻骨銘心的描繪呀!

二是該聯為賈雨村所見所思,聯繫一下賈雨村在宦海中的沉浮,又何嘗不是對他本人在日後仕途上事先給予的一個嚴重警告!

三是對聯對破寺老僧所處的荒涼之景的裝點,實際上是對寧榮二府未來衰敗之景的暗示,是《紅樓夢》中主要人物賈寶玉暮年圖景的預兆。從這一點上來看,這副對聯在作品中既切合作品內容,又具有不同於作品的普遍意義。

四是對聯寫得辭淺而意深,反映了作者對社會的深刻了解和對現實生活的熟悉,沒有作者的生活閱歷和對世道的深諳,此情此景和切合此情景的對聯是寫不出來的,它包容了作者對於人生的深沉的思考。當看到榮寧二府由盛極一時到最後衰敗之勢不可挽回之時,當耳聞目睹現實生活中和歷史上那些身後有餘不縮手、眼前無路始回頭的貪婪者的可悲下場之時,誰又不會為這副對聯所深含的哲理所震撼所嘆服呢?

4

世事洞明皆學問,

人情練達即文章。

第五回寫榮寧二府女眷賞梅,並舉行家宴。寶玉席間睏倦,想睡中覺,被秦可卿領到上房,見房內掛著一幅《燃藜圖》,旁邊掛著這副對聯。寶玉看後,厭惡得不得了,趕緊走出。《燃藜圖》畫的是西漢時代學者劉向的故事。劉向夜間在天祿閣校對古書,有個穿黃衣服的老者進來,見劉向在暗中讀書,就把拐杖的一端吹燃,有了光線劉向才同老者見面。老者教給劉向很多學問,天明才走,自稱是太乙之精(神仙)。

【鑑賞】《燃藜圖》乃是神仙勸人勤學苦讀的畫面。而這副對聯說,懂得人情世故就是學問,有一套應付人情世故的本領也就是文章。畫與對聯相輔相成,實為勸學「仕途經濟」的楷模和格言,箇中哲理,頗令人讀後玩味不已。

賈府是寄希望於賈寶玉榮宗耀祖的,他們採取種種手段強迫他讀書,盼望他在仕途上能飛黃騰達。寶玉這個封建階級的「逆子」,是最討厭這一套的。他不願讀所謂「治理」之書,無志去「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以一遇到這類說教或暗示,就受不了。湘雲曾勸他「會會為官做宰的人們,談談講講些仕途經濟的學問,也好應酬事務,日後也有個朋友」;他當時就拿下臉來趕她走,並譏刺她:「我這裡仔細污了你知經濟學問的。」(見第三十二回)寶釵用同類話勸他,他也立即給她以難堪。賈政教訓他時,他也同樣反感,只是不敢流露而已。

「潦倒不通庶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這才是寶玉。所以一見之下,連叫「快出去!快出去!」這就十分突出地勾勒了賈寶玉所處環境的特點,以及賈寶玉對所處的典型的環境的態度,從而更為形象地凸現了賈寶玉的思想情操,充分顯示了這個封建叛逆者的性格特點。

這副對聯對仗工整,文辭精美,言簡意賅,意味深長。所講修身處世之法,如果把它從《紅樓夢》這部小說中的具體情節中抽出來,單獨予以品味,並把人情世故提升為一門交際學問來研究,則大有文章可做。這副對聯不能不說是千百年來人們凝聚成的處世哲學的形象概括。由此,我們可見曹雪芹的高明之處。

5

嫩寒鎖夢因春冷;

芳氣籠人是酒香。

《紅樓夢》第5回這樣寫道:「說著大家來至秦氏房中。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人而來。寶玉覺得眼餳骨軟,連說『好香!』入房向壁下看時,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學士秦太虛寫的一副對聯,其聯云:『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案上設著武則天當日鏡室中設的寶鏡,一邊擺著飛燕立著舞過的金盤,盤內盛著安祿山擲過傷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設著壽昌公主於含章殿下臥的榻,懸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聯珠帳。寶玉含笑連說:『這裡好!』秦氏笑道:『我這屋子大約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說著親自展開了西子浣過的紗衾,移了紅娘抱過的鴛枕。」

寶玉就在這裡沉酣入睡,並作了一場極其離奇荒唐的夢。

可卿的臥室是個青春少婦的臥室,其擺設、色調、氣息,處處都同普通臥室不同。書中說寶玉當時已十三歲,正是青春萌動期的開始,這個臥室的一切都仿佛對他是一種朦朧的啟示。作者在這裡憑空杜撰了許多擺設,什麼武則天的寶鏡,趙飛燕的金盤,擲傷楊貴妃乳房的木瓜,壽昌公主(劉宋時人)的臥榻,同昌公主(唐代人)的珠帳,等等。

上述這些人都是風流女性,其含意不言自明。唐伯虎的畫和秦少游的對聯,也是作者根據需要杜撰的。從這些暗示看,秦可卿不像是恪守貞操的女子了。《金陵十二釵》正冊判詞說她「情既相逢必主淫」,曲演《紅樓夢》裡說她「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都說明這個少婦在寧國府這個大染缸里已經自願或被迫墮落了。

有人根據寶玉在夢中同秦可卿結為夫婦,以及可卿吩咐丫鬟「好生在廊搪下看著貓兒狗兒打架」等情節,認為作者在這裡暗寫了可卿引誘寶玉同她發生了暖昧關係。是否如此,筆者下不了斷語,讀者可從書中情節自己去推斷。

【鑑賞】這是一副題畫聯,畫上題聯,聯須緊扣畫意。上聯意為春寒輕微,春睡沉沉,鎖於夢鄉;下聯道是人被酒的香氣所吸引。這裡將畫與對聯藝術的有機結合,正是我國對聯藝術與繪畫藝術的優良傳統。對聯與畫結合常有烘雲托月、畫龍點睛之妙。且著這副題畫聯與畫和室內的陳設是何等的相輔相成。

這裡描繪秦可卿臥室的陳列:有皇帝、太后、貴妃、公主等等人物用的擺設器物,有著名畫家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圖》,器物所涉及的又多為「香艷故事」,再配上這一對聯,更顯秦氏臥房的奢華和香艷無比。這副對聯不僅對仗工整、平仄合轍,更為重要的是:用在秦氏臥房,起著點明臥室情景的作用,創造了一種不可或缺的藝術情思和氛圍,突出和渲染了所描寫的特定人物和環境。

6

芙蓉影破歸蘭槳;

菱藕香深寫竹橋。

【鑑賞】藕香榭這副楹聯也是大觀園中比較精采的風景佳制。讓我們先看風景描寫,再來品析聯意。

《紅樓夢》第38回寫道:「原來這藕香榭蓋在池中,四面有窗,左右有曲廊可通,亦是跨水接岸,後面又有曲折竹橋暗接。」藕香榭的柱上掛的是黑漆嵌蚌的對子,云:「芙蓉影破歸蘭槳,菱藕香深寫竹橋。」

上聯遣詞造句妙絕。一個「破」字尤其傳神,把水中倒映的荷花影破,方知小船歸來這一景致極形象生動地表現出來,頗具神韻。如按常規去描寫,則是「蘭槳歸時遂影破」,則句顯平淡無奇。由影動再寫到行船,較之由行船再寫到影動,其意境、情趣實有高下。

下聯在鍊字上別具匠心,尤以「香」「深」「寫」三字獨見工夫,一般人都只是說荷花香,這裡言「菱藕生香」,思緒更見開闊;「深」示景致獨幽,有深度,有距離之感;「寫」即「畫」之意,說的是此處架著一竹橋,語句風趣括潑,富於詩情畫意。全句的意思是說,竹橋架於幽深而散發著香味的菱藕的水面上,恰如寫畫而出。

全聯動景靜景,如畫如詩,動中有靜,靜中有動,動靜結合,各具其妙,字字句句都蘊含著無限美好的情趣,讀罷令人怡然。

7

寶鼎茶閒煙尚綠;

幽窗棋罷指猶涼。

【鑑賞】這副題聯是描繪瀟湘館的。此處較「沁芳亭」又別有洞天。

《紅樓夢》17回中寫道:「忽抬頭看見前面一帶粉垣,裡面數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對於這樣一個「好個所在」,作者緊扣了翠竹的特點,不著一「竹」字而把竹寫得神態畢現。

上聯言寶鼎不煮茶了,屋裡還飄散著綠色的蒸汽;下聯稱幽靜的窗下棋已停下了,手指還覺得有涼意。這綠色的蒸汽,顯然是翠竹的遮映所致;這涼意,也是因濃蔭生涼之故。可謂視角形象與觸覺感知二者俱兼。聯中的「茶閒」「棋罷」用得絕妙,吟誦此聯,由景及情,由物及人,在貴族家庭中生活的公子哥兒和小姐們那種閒情逸緻之情態,似映入眼帘。

8

繞堤柳借三篙翠;

隔岸花分一脈香。

【鑑賞】我國的園林建築,素來講究有景有情,情景交融。在園林內那些亭台樓閣題額題聯,還有著點景怡情之妙。故《紅樓夢》寫到大觀園竣工後,特別強調指出:「偌大景致,若干亭榭,無字標題,也覺寥落無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斷不能生色。」

《紅樓夢》中的風景聯,大都集中在第17-18回之內。在擬制這副對聯之前,《紅樓夢》第17-18回中有這樣一段景物描寫:從曲徑通幽入石洞,「只見佳木蘢蔥,奇花熌灼,一帶清流,從花木深處曲折瀉於石隙之下。再進數步,漸向北邊,平坦寬豁,兩邊飛樓插空,雕甍繡檻,皆隱於山坳樹杪之間。俯而視之,則清溪瀉雪,石磴穿雲,白石為欄,環抱地沿,石橋三港,獸而銜吐。橋上有亭。」沁芳亭對聯就概括了這一奇景的主要部分。

上聯寫的是波光澄碧,似是借來了岸柳的翠綠;下聯道的是水質芬芳,好象這一脈之水,分得了隔岸的花兒香氣。這副對聯是寫「水」的,但妙在不著一個「水」字,全是借「繞堤」「隔岸」去反襯出溪水;借「三篙」「一脈」反襯出「水深」「溪形」,把水色、水質、四周環境氛圍糅合在一起來寫,構成一幅柳映溪成碧、花落水流紅的極富詩意的畫面,怪不得賞景的眾文人稱讚不已。讀者讀到此處,亦可領略「沁芳亭」上的詩情畫意。

9

座上珠璣昭日月,

堂前黼黻煥煙霞。

第三回書中寫林黛玉在賈雨村護送下,來到榮國府外婆家。見過賈母等人後,又去拜見其舅父賈政,中間經過榮國府正堂——榮僖堂,看到這副對聯。

榮禧堂是榮國府的中心建築。「榮禧堂」斗大的三個大字是皇帝親筆「書賜榮國公賈源」的,下面是皇帝的印章:「萬幾還宸翰之寶」,這在當時社會是至高無尚的榮耀了。對聯下面;行小字:「同鄉世教弟勛襲東安郡王穆蒔拜手書」。王爺給題對聯,還要客氣地稱「弟」,可以想見賈家當年勢力多麼煊赫。

【鑑賞】這是一副中堂對聯,上聯稱座中所佩的珠玉,發出的光彩可與日月同輝;下聯言堂中人所穿的官服,其色彩如雲煙似彩霞,可見賈府的豪華顯貴確實到了頂點。這副對聯就是對這個「鐘鳴鼎食」之家最為生動形象的描繪,這是緊扣著《紅摟夢》對榮府的顯赫榮耀的社會地位所設置的藝術妙筆。全聯對仗工整,立意優雅,文辭佳麗,形象地刻畫了達官貴人所追求的情趣和世界觀,是為《紅樓夢》創作主旨服務的佳品。

10

煙霞閒骨格;

泉石野生涯。

【鑑賞】這副對聯掛在賈探春閨房之中,且懸於米襄陽《煙雨圖》的左右,也可算作裝飾性的題畫聯,它起著點綴探春的閨閣生活和反映探春自命高雅、闊朗的思想志趣的作用,不愧為上乘佳作。

上下聯的意思是:閒靜自得的風骨格調,好似煙雲舒捲自如;生活在山水之間,有田野之趣。探春,好一派士大夫的清高之態。這副對聯不僅適應探春閨閣環境的需要,反映著探春所具有士大夫的所謂「風雅清高」,還起著照應前文的作用。

《紅樓夢》第37回有探春言及寶玉曾以「真卿墨跡見賜」,並有「竊同叨棲處於泉石之間,而兼慕薛林之枝」之語。寶玉亦稱其「高雅」,探春則自稱「蕉下客」……這副對聯的旨趣和聯意乃至文字,都與前文緊密相切。這就徹底擺脫了應景聯作的平庸乏味之弊,給人們以聯想的回味,頗能耐人咀嚼,可見作者文心之細密,匠心之獨具。

11

厚地高天堪嘆古今情不盡,

痴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酬。

【鑑賞】:這副聯語寫在「太虛幻境」的宮門之上,橫批是「孽海情天」。佛教把罪惡的根源稱為「孽」,並認為男女情愛也是一種罪惡的根源;世上俗人都陷人情愛糾葛帶來的無盡煩惱中,所以稱之為「孽海情天」。

《紅樓夢》寫了榮府內外大大小小無數矛盾糾葛,男女問正當和不正當的關係也是其中一部分。這副對聯從虛無觀念出發,不分美醜對之一概否定,這表現了作者一股憤激和悲觀的情緒。警幻仙姑的「警幻」二字就是警告人們從夢幻中醒來之意。她領寶玉看見這副對聯,是要用它來告誡寶玉。寶玉當時究竟是孩子,看了似懂非懂,想道:「原來如此。但不知何為『古今之情』,何為『風月之債』?從今倒要領賂領賂。」你瞧,不但沒能使他「覺悟」,反倒引發了他的好奇心,啟發了他性意識的覺醒。

12

春恨秋悲皆自惹,

花容月貌為誰妍?

【鑑賞】:寶玉到了太虛幻境,看見兩邊配殿掛著許多匾額,其中之一是「薄命司」,兩邊的對聯就是這一副。警幻接受寶玉請求,讓他進去遊覽一番。

「薄命司」,取「紅顏薄命」之意。大觀園所有女子的「生死簿」,即《金陵十二釵正冊》、《金陵十二釵副冊》、《金陵十二釵又副冊》都藏在這裡。這就預示著她們無論地位高低、品質優劣、才智大小、容顏美醜,一概都沒有好命運。這副對聯就是對這些女孩兒命運的嘆息。

13

幽微靈秀地,

無可奈何天。

【鑑賞】:警幻說,寶玉看了冊子,「尚未覺司。故引彼再至此處,令其再歷飲饌聲色之幻,或冀將來一悟」。這一對聯作為仙宮房內陳設描寫的一部分,不但對這種令人迷醉的環境起著渲染作用,同時也暗示要「跳出迷人圈子」之難。寶玉後來終於「悟」到人生虛幻,決然「懸崖撒手」,這完全是因為他在現實中碰了壁的緣故。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散文詩歌詩詞悅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377.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