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藝術世界 > 正文

宋朝審美,為什麼領先世界一千年?

史學大師陳寅恪曾言:「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意思是,宋朝是千百年來華夏文化的巔峰。

如果說盛唐表現出雄壯豪邁,氣象萬千,金戈鐵馬的強者之態;那麼宋代則展現出閒適淡雅,寧靜飄逸,綿軟細膩的柔弱之姿,一直給人以"積貧積弱"的印象。

然而這並非歷史的全部。事實上,趙宋國祚綿延三百餘年,雖戰亂不斷,家國沉浮,但卻是歷史上經濟最繁榮、科技最發達、文化最昌盛、藝術最高深、人民最富裕的朝代。

在深厚的物質財富和文化底蘊之上,無論詩詞歌賦,還是字畫瓷器,神韻形態都達到歷史巔峰。論及生活的雅致和審美的品位,甚至千年之後也難望其項背。

現代生活節奏是如此很快,追逐世俗名利,流於行色匆匆。但你的生命不應一直"烽火揚州路",只惦記"西北望,射天狼"。也應時常放慢腳步,體會"風簫聲動,玉壺光轉"的爛漫時光,從宋人那裡,汲取雅致生活的智慧。

"宋代"如今已不再只是朝代的名稱,而演變成了藝術史中一個獨特的美學符號。

宋朝對美的感受和追求是自上而下的,宋徽宗就曾親自編撰《宣和書譜》和《宣和畫譜》,完整整理前世收藏的書法和繪畫。

"穠芳依翠萼,煥爛一庭中,零露霑如醉,殘霞照似融。丹青難下筆,造化獨留功,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不由令人感嘆,一個帝王竟對美有著如此細膩的體悟。

宋歷代君王都崇尚"文治"。成熟的哲學思想,賦予宋代美學以強烈的人文精神,和至純至雅的獨特風貌,成就了中國傳統審美的文化之源。

下面就從形而上的

詩詞歌賦、山水書法

過渡到形而下的器具用度

生活四藝,帶你真正領略宋代

領先千年的極致審美和雅致生活。

01

宋|詩詞歌賦

宋代借三百年昌運盛世,文人雅士煙雲供養,或隱居山林,或曠游自然,將對自然的感悟融入禪意生活和文學創作之中。

宋詞無疑是極美的:

既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西湖勝景;也有"寶馬雕車香滿路"的城市繁華。

既有"紅酥手,黃滕酒"的甜蜜;也有"明月夜,短松岡"的悲傷。

既有"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惆悵;也有"一蓑煙雨任平生"的曠達。

可以"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更可以"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如果說唐代鼎盛的背景下,詩歌充滿了青春、自由而歡樂的氛圍。那麼及至兩宋,時代精神不在於建功立業,而在於現世人生,不強調世間萬物,獨在意個人心境,清雅的宋詞隨之興盛。

最早的詞是文人寫給歌伎傳唱的曲子,後來就形成長短不齊的固定句式,對景物進行細緻的描述,表達複雜的心境。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言:"詞以境界為最上"。

境界是什麼?就是真景物和真感情。很多流傳千古的好詞,都是藉助其它事物,委婉含蓄地傳遞情感,體現了某種胸懷和心境。

例如詩人韋莊,擅借美人來表達情感,通過寫美人思離別,以此來哀悼唐朝的滅亡。

辛棄疾則好用歷史典故來表達個人志向。比如,不直白地說要收復失地,而是十分巧妙地用"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里須長劍"這樣的詞句表達。

無論是盛唐之音,還是宋詞之意,其實都是在傳遞一種胸懷、思想和心境。這正體現了李澤厚所言:"美是有意味的形式"。

如果說,境界的高低決定了詞的格調,那麼從唐詩到宋詞審美趣味的變化,就可見時代背景在詩詞歌賦上的烙印。

一生之中,少年才氣發揚,遂為唐體;晚節思慮深沉,乃染宋調。宋詞,作為文學的一大巔峰,大大拓寬了情感表達的解析度。

02

宋|山水畫卷

真正讓中國傳統繪畫大放異彩,走向成熟並影響至今的輝煌時代,當屬兩宋。宮廷美術全盛,畫院規模齊備,名家層出不窮,藝術思潮活躍,作繪畫品精湛。

從唐到宋美學發生質變。唐代繪畫偏重人物,宋代則偏愛山水。唐酷愛大紅青綠的鮮艷之色,宋則偏好黑白水墨的淡雅之姿。

宋朝繪畫不僅僅是追求技術,更追求畫中意境。少了矯飾之氣,多了份自然平和。

這個時期山水畫最大的發展是:哲學影響了山水畫的技法。宋朝的哲學非常重視"格物"——認真仔細地觀察事物,找出構成事物的道理。

"格物"精神運用於繪畫,就是對於自然山川:岩石的質地、水流的波紋和樹葉的季節等都研究的極為認真細緻。

北宋范寬的《溪山旅行圖》,瀑布水流從高處激流而下,而下方卻只是茫茫水汽,身臨其境之感撲面而來。

再比如南宋馬遠的《水圖卷》,用十二幅畫,來描繪不同水在不同地點、不同季節的表現,這都是格物的精神。

北宋初期秉承五代以來"大山大水",無論高山林木還是江河湖海,都十分注重氣勢,或峰巒渾厚、勢狀雄強的"高遠深山",或煙林清曠、氣象蕭疏的"平遠寒林"。

其中尤以"三家山水"李成、范寬、董源為代表。

"宋三家"對自然的理解各異其趣。《畫鑒》云:"董源得山水之神氣,李成得體貌,范寬得骨法,故三家照耀古今,而為百代師法"。

其中尤以范寬的代表作"溪山行旅圖"最具代表性。高山肅穆莊嚴、矗立靜止,而溪水卻潺潺流動、動靜結合,透出一種非凡的力量,層次豐富,墨色線條力道十足,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

"溪山行旅圖"中,人只是行於大山大水裡極其微小的存在,宋人深諳,人生不過廣袤宇宙中的匆匆過客,所以用"行旅"而非"旅行"。敬畏自然,留下謙卑。

至北宋中後期,不再單純講究線條氣勢,而更追求一種內在神韻,既精準描繪外在形象,又充分表達內在感情。寫實性的全景式山水畫發展到極致。

中間有繼承唐青綠山水的王希孟和趙伯駒。

山水畫至南宋有所變化,恢宏氣勢的山水不見,更多的是針對某個特定角度展開創作,講求秀麗和工整。雖然少了雄渾,但小巧精緻的氣息撲面而來。

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統稱"南宋四大家"。

南宋四大家之首李唐開創山水新畫風。代表作《萬壑松風圖》,山水開始帶有強烈的感情色彩,濃郁的浪漫主義情調,帶動其後山水畫的留白之風與文人詩意。

而馬遠、夏圭則以"殘山剩水"聞名,獨創的"角隅"發,以邊角窺全貌,取捨剪裁,水墨留白,讓畫面保持一種清明和空靈,營造出"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意境。

雄奇簡淡的筆法,水墨蒼勁的劈皴,堅實爽朗的淺染,意境清遠,回味無窮,充分的體現了宋朝繪畫的極簡審美。

代表作有馬遠《踏歌圖》《寒江獨釣圖》;夏圭的《溪山清遠圖》《煙堤晚泊》等。

宋代理學倡導"格物致知",即不試圖以技藝感人,更不容流於濫情,而是以敬畏之心回應自然,在細節中體現對比之美,以理性的內省態度,追求近乎理想的真實。

走進宋畫,用心體味,會被一種前所未有的美感所深深打動。

它溫柔不失力量,內斂間或飄溢,和雅絕無燥氣。它極盡物態之美,簡潔卻不簡單,於精雕細琢中張揚著自然生命的意象與精神。

03

宋|筆墨書法

書法作為線條的藝術,是一個時代美學的集中體現。

宋代的書法跟水墨山水畫一樣,不再追求宏偉壯大,更專注於表達自我,追求平淡天真,空靈素雅的意境之美。

"宋人尚意"指宋朝書法追求意境,而不拘於法度。正如蘇軾所言:"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

宋人寫字不似唐人般規規矩矩,而是自然隨性。透過書法,可以看到書寫之人或激動,或悲傷,或灑脫,或瀟灑的真性情。

比如宋徽宗,作為被皇帝耽誤的藝術家,字和畫都堪稱瑰寶。宋徽宗獨創的"瘦金體",如屈鐵斷金,鋒芒畢露,將灑脫的性情和執著表現得淋漓盡致。

宋代著名書法家"蘇黃米蔡",即蘇軾、黃庭堅、米芾和蔡襄,合稱"宋四家"。

其中黃庭堅比蘇軾小八歲,非常欣賞蘇軾的人品和才華,兩人是至交。

蘇軾的字略顯寬扁,柔和溫暖,黃庭堅就笑言是"石壓蛤蟆";黃庭堅的字相對細瘦,曲直相間,蘇軾就打趣是"樹梢掛蛇"。生動地體現了兩人書法的特點。

蘇軾年輕時字寫的漂亮,43歲因烏台詩獄被抓,經歐陽修等極力搶救,才被貶黃州。黃州時期寫了"赤壁賦""念奴嬌"、以及唯一留下的"寒食帖"。

"寒食帖"是人生跌了一個大跟頭之後所做,蘇軾已不在意所謂的美,而是一氣呵成自然流暢。這是人生最高境界,"別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他人看不穿"。很多東西必須在生命不同階段去領悟。

蘇軾"寒食帖"

後來黃庭堅又在"寒食帖"上題詞。兩大書法家並列,詮釋了宋人尚意的最高典範。宋代筆法豪放而謹嚴,變化多端而融合;瘦硬遒勁卻又剛中有柔,至今仍是世界公認最高的品格和風格。

04

宋|官窯瓷器

宋代是瓷業發展史上的"黃金時代",數量和質量都堪稱一流,既有溫潤的定窯白釉、淡雅的龍泉梅青釉、含蓄的汝窯天青色,又有耀州窯青釉,景德鎮青白瓷等等。

宋代窯口遍地開花,釉色千差萬別。不同於唐三彩的鮮亮與張揚,更傾向內斂而清澈的質感,絲絲溫潤的暖色,觀之身心安寧。

宋瓷與元瓷相比,多了分細膩;與明清瓷相比,又少了些柔媚。工藝精湛複雜,最後呈現出的效果卻極其安靜內斂,樸實無華。

宋人其實是用最簡單的方、圓、素、朴、拙來表現質感和單純,將美提升到極致。"雨過天晴雲破處,者般顏色作將來",就是宋人的至美追求,色調優雅,無與倫比。

猶如"大道至簡"的意思,即擯棄外表的過度雕琢,而追求內在的本質之美,呈現出樸素中有內涵,簡潔中有意味的至高境界。

正如蘇軾用泉水比喻詩文,"絢爛之極歸於平淡",藝術也應超越簡單的感官美,而上升到思想情感的境界,平淡而不枯寡。

這種"絢爛之極歸於平淡"的美,在"北宋汝窯"和"南宋官窯"中體現的最為完美,含蓄沖淡的光彩細膩單純,極致絢爛,又極致平淡。成就了瓷器審美的巔峰。

冰裂紋,本來是敗筆、但宋人覺得裡面有種滄桑美,經歷時間後,叫開片,這是很特別的宋代美學。

素色無紋的天青色汝瓷,搭配若隱若現的冰裂紋,樸素得好似找不到欣賞焦點,但靜心細觀,會發現天青色的靜謐配合著冰裂紋的靈動,動靜結合,相得益彰,更有著器物有盡,而意境無窮的感染力。

宋人掌握了朴與拙、素與雅的完美結合,用特有的簡潔造型和淡雅清新,詮釋著對自然生靈的敏銳感悟力,闡述著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及藝術內涵。

從傳世的梅花圖、枯木山水畫、冰裂紋青瓷、窯變釉瓷器來看,宋人試圖讓殘缺變成欣賞的聚焦點,用朴、素、淡、雅、拙成就獨特的審美情趣。

05

宋|風雅四藝

作為真正能擔得起"風雅"二字的朝代,"宋代"是中國古代文明的高峰,甚至被西方譽為"東方的文藝復興"。

宋代的文人士大夫們,追求隱逸生活,由隱逸文化自然興起雅致的生活美學,並且在民間迅速流行。

"點茶、焚香、插花、掛畫",合稱"四藝"。透過嗅覺、味覺、觸覺與視覺,充實涵養與修為,將日常生活提升至藝術境界,乃宋代雅致生活的集中體現。

點茶|輕點香茶,悠然品茗

中國飲茶之風"興於唐,而盛於宋"。宋代茶文化得到帝王將相、文人雅士乃至民間百工的崇尚,可謂空前繁榮。

其上承唐代精緻的煎茶法而有創新,窮盡雅致的"點茶法"成為當時飲茶的主流方式。

"點茶法"不再直接將茶熟煮,而是先將茶餅壓輾成粉末後置於盞中。以釜燒水,微沸初漾時以水注點,隨即用"茶筅"快速擊打,使茶水充分交融,混合成乳狀再飲用。

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帝酷愛點茶,百姓自然跟風,傳世詩文可知蘇東坡、陸游等名士也都對點茶讚賞有加。甚至深深影響到日本的抹茶道。

除此之外,"鬥茶"亦是宋代茶事的一大活動,流行於文人雅士之中。

"鬥茶"以猜測茶葉產地、辨別採摘時間、分辨春茶秋茶,以及辨明點茶之水來源和品質為主。帶有遊戲樂趣,更有助於當時茶葉品質和點湯技藝的提高。

插花|理念之花,百態人生

中國插花藝術始於隋朝之前,唐朝之時已在宮廷盛行,至到宋更普及至一般文人雅士,發展極盛。

不同於唐代插花的富麗堂皇,宋的插花講究清雅素淡,高低錯落,疏密聚散,對內涵的重視更甚於形式,被稱做"理念花"。

宋人還有"簪花"的習慣,不論男女,不分貴賤,上至君主大夫,下至市井小民,都以簪花為時尚,"雖貧者亦戴花飲酒相樂"。

宋朝的商家,也喜歡用插花來裝飾酒店、茶坊,營造出帶有些許野趣的優雅格調。

《夢梁錄》記載:"汴京熟食借,張掛名畫,所以勾引觀者,留連良客。今杭城茶肆亦如之,插四時花、掛名人畫、裝點門面"。

宋代每年春天都會舉辦盛大的"花朝節",《夢粱錄》記載:"仲春十五日為花朝節,浙間風俗,以為春序正中,百花爭放之時,最堪游賞"。花朝節之時往往萬人空巷。

焚香|沉馥馨香,舒解煩憂

中國歷代文人墨客愛香成癖,盛唐時期調香、薰香、評香已成高雅藝術,香道文化儼然成形。宋代更將此幽靜風雅之氣推向極致。

上至文人雅客聚集之時,品香撫琴,吟詩作畫,談詩論道;下至庶民百姓解酒安神,熏衣待客,甚至衣著妝容,可謂無物不香。

香炭原料質地的優劣,直接影響到隔火薰香的效果,所以香碳的製作及用料十分考究。隔火片以陶或瓷為佳,可使香氣更加溫潤純正。甚至香灰都講究潔淨鬆軟、疏鬆透氣。

歷代不少帝王將相、文人墨客皆惜香如金、戀香成癖,甚至有文人感嘆"無香何以為聚"。蘇東坡晚年與弟子就是以沉香為伴,終日焚香作賦,度過晚年。

掛畫|行雲字畫,乾坤之趣

"掛畫"最早見於唐陸羽《茶經》,指掛於茶會座位旁的關於茶的相關畫作。

演變至宋代,宋太祖賜茶肆畫圖,當為飲茶掛畫的始由,此後掛畫題材漸漸廣泛,以詩、詞、字、畫的捲軸為主。

從此,宋代文人雅士逐漸講究掛畫的內容和展示的形式,賞畫遂成為家居鑑賞或雅集聚會的重要活動。

茶肆掛書畫或茶前掛畫是對品茗環境的營造,有助於飲茶之時平靜內心,於畫中方寸之魅,尋乾坤日月之趣。

如果說:焚香重嗅覺之美,品茶重味覺之美,插花重觸覺之美,而掛畫則重視覺之美。四藝合一展現宋代文人雅士風雅,韻味的生活美學。

宋代,是一段曾經的時光,更是一種氣質、精神、藝術和審美,含蓄內斂而包容。那是一種"柔"的文化,用極簡、極素、極拙創造了世間大美。

如今,宋之風雅已然隨歷史的洪流遠去,然而其中蘊涵的生活情調與審美意趣,卻並未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湮滅,那是一種追求雅致,講究品質生活態度。

不必生得驚艷,但要活得精緻

宋代文人心中自有山水,篤信生命的質感,遠比權力財富更具價值。就連皇帝宋徽宗,也認為心中的山水遠勝於世俗的權力。

寧靜於心,而無敵於外。生命微若輕塵,只要懂得捨棄,不固執、不沉迷,生活其實可以很單純,很悠閒,很豐富。

如今面對生活節奏的加快,我們不妨也時常像宋人一樣慢下來,去發現生活中的美物、美景,也許會有不一樣的心境和體悟。

其實無論是千年前的宋朝

還是如今時光流轉的現世

"雅"都是永不褪色的美

因為懂得感受和體味生活

才是一個生命的最高境界!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正商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642.html

藝術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