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惡俗維基案」翻版 「辱包拜年祭」兩大陸網友新春失聯 B站配合國家級維穩

網絡新生代舉辦2021「辱包拜年祭」,戲謔嘲諷習近​​平及中共政權。「辱包拜年祭」視頻截圖

大陸疑再爆「惡俗維基案」翻版,一群網絡新生代擬趁農曆年透過YouTube等平台,直播「辱包拜年祭」戲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參與群體在大陸的兩名工作人員與外界失聯。活動的海外參與者相信當局出動國家級資源跨省維穩。另外,有份參加活動的YouTube頻道被中國視頻網站bilibili(即B站)舉報「侵權」,幾乎封號,Telegram群組遭疑似中共網警盜取帳號和「屠群」。有頻道創辦人斥B站奉旨出征,責YouTube向北京跪低。有認為當局的低劣打壓只會激起反彈。

一批中國網民原擬在中國農曆新年(即春節)期間合辦「辱包拜年祭」直播活動,並在以惡搞中共高層領導人為主題的網上社交平台和頻道如「新蛤社」、「牆國蛙蛤蛤」、「乳膜新聯社」、「乳透社」上播出。但這些群組近日遭「屠群」(利用社交媒體規則趕走受眾)或「爆破」(如遭舉報侵權,致帳號被停,所謂「炸掉帳號」),更有參與者與外界失去聯絡。

網絡新生代舉辦2021「辱包拜年祭」,戲謔嘲諷習近​​平及中共政權。(「辱包拜年祭」視頻截圖)

此次聯合「拜年祭」活動的主辦方之一「乳膜新聯社」,其身在大陸的社長和另一位管理員於周二(9日)起與外界失聯。

其中失聯社長的Telegram帳號在當日午間,突然對「拜年祭」另一合作夥伴——「牆國蛙蛤蛤」的Telegram群組小群「屠群」,將580多人踢出群組。另一名管理員「W」則在「牆國蛙蛤蛤」的Telegram群踢走大量參與者,在踢出300多人時被發現。

「牆國蛙蛤蛤」負責人向本台表示,懷疑兩位失去聯絡人士的帳號,已遭中共網警控制。其後他們將干擾者移出群組,才避免「大群」再遭覆滅。這名負責人認為,此番異常動作應是中共當局意在阻止「辱包拜年祭」直播活動。

「牆國蛙蛤蛤」負責人說:「乳膜新聯社」的社長和大群管理員「W」應該是現實中沒有交集的人,但這兩個人的Telegram帳號都被不明人士,以「線上盜取帳號」或「沒收手機」操控,繼而「屠群」。中共很有可能是調動了國家級而非縣市級的維穩資源,才能調查和處理身處不同地方的兩人。

「牆國蛙蛤蛤」又向本台表示,周三(10日)晚間,「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和「小池塘」兩頻道均收到版權警示,隨後該兩個頻道早前上傳的視頻遭YouTube移除。

事件曝光後,一些網友懷疑YouTube亦被中共滲透。

「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小池塘」頻道遭中國知名視頻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的實體營運公司——上海幻電資訊科技有限公司投訴版權侵權。當事人批b站奉旨惡意舉報,意在阻止這兩家頻道舉辦的「辱包拜年祭」直播。(網友提供)

他向本台提供的「版權警示」截圖顯示,兩間頻道是遭中國知名視頻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下稱B站)的實體營運公司——上海幻電資訊科技有限公司投訴侵權。根據YouTube規則,如果收到3個版權警示,頻道會被終止。

「牆國蛙蛤蛤」負責人認為B站有「奉旨出征」之嫌。

「牆國蛙蛤蛤」創辦人也指出,中共一方面閉關鎖國及封殺海外社交媒體,一方面派出中共「外交天團」和喉舌進駐這些平台,並廣派「水軍」利用社交媒體的舉報機制,從而對那些批評中共的聲音封殺使用權、刪除帳號等。他認為,民主國家應該思考如何應對中共的無恥招數。

有網絡分析人士則認為,事件反映YouTube向中共屈服及機制存在漏洞。

在美留學生金國(音譯)向本台相信,此次事件是中共當局統一的打壓行動,B站則充當幫凶。金國認為,憑常識可判斷,中國國內大規模營運的B站,根本不可能原創諷刺習近平和中共獨裁專政的視頻,而YouTube以規則為由封殺反共頻道早有先例,懷疑Youtube向北京跪低。他說,近年一批具獨立思考能力的網絡新生代,開始在牆外的社交媒體發起「辱包文化」,透過動漫、公開視頻等二次創作等黑色幽默方式,「吊打」(打得對手難以招架)和解構中共宣傳中習近平的「偉光正」(偉大、光明、正確)的形像,做法在年輕一代中迅速傳播。

金國說:製作人是沒有在「嗶哩嗶哩」發布過同樣的內容的,而且也不可能涉及到在「嗶哩嗶哩」上的版權。「嗶哩嗶哩」舉報,當上面叫它做這件事的時候,它就接受這個任務,「不能讓聖上的形像被抹黑」,它就做了一個「狗腿子」的工作。油管(YouTube)也不再是我們想像那樣的真正自由的平台了,它可能已受到紅色的浸染,開始跟紅色妥協。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香港「高登音樂台」也是大量視頻被刪除。

金國慨嘆,早年民間尚有傳播嘲諷江澤民「膜蛤文化」的空間,但在習近平時代,嚴厲打壓所有異議聲音。

金國說:其實在10多年前惡搞江澤民、胡錦濤的政治幽默都有,但到習近平這裡就不行了,習近平塑造一種威權形像,塑造唯一的中國「救世主」、世界「救世主」形像,而不允許任何人「抹黑」,打壓世界上所有人對他評論的言論自由。

旅居美國的「Tom乾龍」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很多戲謔習近平的視像和表情包。他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其創立的社交媒體群同樣有管理員遭中共網警盜取帳號。他批評中共當局以低劣手法,打壓海外挑戰習近平的新生代,只會激起反彈。

Tom乾龍說:我是「乳包」的乾龍。我不知道中共為什麼用這種低劣的方式來騷擾我們的「乳包共榮圈」,這又是中共和習近平蔑視言論自由的體現。我們辛辛苦苦調戲習近平,建個群每天戲謔他,裡面的群員,怎麼能說沒就沒了呢?「包子」,你別太過分。你禁我們越厲害,我們「乳包就會乳的越厲害!」

「小反旗」「小池塘」頻道主打諷習視頻,日前遭b站惡意舉報侵權,視頻一度遭刪,2月11日,除數個視頻被刪外,頻道重新開放(圖左)。(網友提供)

據悉,遭遇投訴和侵權風波後,「乳透社」緊急應對危機,將所有視像暫時設為私人視頻,有效防止頻道被YouTube停權。周四(11日)晚,「辱包拜年祭」直播得以舉行。「小反旗」和「小池塘」兩個頻道,內容重新顯示,兩個頻道再上傳數個諷刺習近平的視頻。但「小反旗」上傳播最廣泛、逾百萬人點讚的《習包子也想挑戰念詩之王》和《秦城歡迎你》等視頻已遭永久刪除。

本台去信YouTube版權警示中的投訴郵箱,以及向B站了解其投訴理由、依據和對事件的回應,然而至截稿為止仍未收到回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3/155662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