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笑暈了!民國時期中共的黨刊曾經偽裝成色情讀物

—民國「政治禁書」偽裝術

作者:
亦有很多書籍,偽裝成了「准黃色書刊」。如《新民主主義論》曾偽裝成「熱情小說」《滿園春色》,在保留小說原文的情況下,將《新民主主義論》全文摻入,前後顛倒裝訂⑥。此非個案,如《紅旗》曾偽裝成《一顧傾城》、《快樂之神》、《紅妮姑娘艷史》;另據唐弢披露,《布爾什維克》月刊1929年也曾一度「臨時改了個名稱,叫做《少女懷春》」。

裝成《新出繪圖國色天香》的「中共六大決議案」

在民國出版史中,「偽裝本」是不容忽略的重要一節。

所謂「偽裝本」,系指為應付當局之查禁,而將書刊封面印以其他名目,以掩飾真內容。此類書刊,最早可追溯至晚清;但成規模出現,則始於國共鬥爭;當時,偽裝本「曾經比較普遍地為黨的刊物所採用」。①

比如,1928年之「中共六大決議案」,曾偽裝成《新出繪圖國色天香》——《繪圖國色天香》是晚清民國時期一種頗暢銷的消遣雜誌。還曾偽裝成孫中山所著《國民政府建國大綱》,內文版權頁上並印有「歡迎翻版」字樣。②

再如,瞿秋白主編之中共機關刊物《布爾什維克》,曾偽裝成《中央半月刊》公開發行——《中央半月刊》是國民黨的一種機關刊物。該刊還曾偽裝成《新時代國語教授書》、《中國古史考》等名義公開發行③。其中以偽裝成教科書最有效,據唐弢講:

「這一回實在更有意思。反動派知道了刊物有偽裝的做法,但教科書發行量大,又不能全部禁扣,『檢查老爺』沙裡淘金,手忙腳亂,弄得滿頭油汗,還是無法可想。」④

偽裝規模最大者,當屬毛澤東著作。其形式可謂千奇百怪。有偽裝成古籍者。如《論持久戰》,曾偽裝成《文史通義內篇之一》;《論新階段》,曾偽裝成《文史通義內篇之二》。

有偽裝成宗教著作者。如《一九四五年的任務》曾偽裝成《新金剛經》,《論新民主主義》和《論持久戰》曾合編,偽裝成《大乘起信論》,並在封面右上方印有「閱畢送人,功德無量」字樣。

有偽裝成時政書刊者。如《論聯合政府》曾偽裝成《美軍登陸與中國前途》、《中日事變解決的根本途徑》——後者是中國公論社1943年編著的一本政論集。《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曾偽裝成《時事評論》——後者是一份1948年創刊的合法時政雜誌。⑤

亦有很多書籍,偽裝成了「准黃色書刊」。如《新民主主義論》曾偽裝成「熱情小說」《滿園春色》,在保留小說原文的情況下,將《新民主主義論》全文摻入,前後顛倒裝訂⑥。此非個案,如《紅旗》曾偽裝成《一顧傾城》、《快樂之神》、《紅妮姑娘艷史》;另據唐弢披露,《布爾什維克》月刊1929年也曾一度「臨時改了個名稱,叫做《少女懷春》」⑦。

尤使當局鬧心者,是許多書刊偽裝成了國府要員大作。如瞿秋白之《三民主義批判》,偽裝成孫中山之《三民主義》,並有胡漢民題字,扉頁還印有孫中山的遺像和遺囑;《中國蘇維埃》偽裝成孫中山之《民權初步》;「揭發特務戴笠罪行的小冊子」,偽裝成《戴笠將軍及其事業》,「書名和內容完全相反」。⑧

最「膽大包天」者,莫過於《解放日報社論彙編》曾偽裝成《蔣委員長日記》,封面並印有蔣介石木刻畫像,書中所收,卻有《解放日報社論——駁蔣介石》⑨。該偽裝本藏於國家圖書館,封面右下角墨寫有「GF書籍」(原文非字母)四字,封面與扉頁間夾有小白紙條,上有印文:「國民政府主席廣州行轅/綏靖戰利品/中華民國卅五年四月於大鵬灣」。據此推測,蔣介石很可能知悉該偽裝書之存在。

大致而言,針對群眾之宣傳性書刊,其偽裝大多僅止於封面、扉頁;針對黨員之內部文件,其偽裝往往較高級,隱蔽性更好。譬如:

「1928年黨的印刷機構協盛印刷所排印中央重要決議,曾經用基督教的《聖經》偽裝:封面、內封及開頭幾頁的正文,全照《聖經》文字排,到後面,每行每排兩個字,夾排一個決議文字,粗看和《聖經》一樣。另有一種是:每排兩行《聖經》文字,夾排一行或兩行決議文字。再有一種:從選定的圖書的某一頁最後一行起,逆向排印黨的文件。不細心查閱,難於發現。」⑩

上述種種偽裝書刊,國民政府大陸統治時期始終流播不止,尤以三十年代最盛。至於其影響範圍所及,迄今尚無完整數據可資判斷。

注釋

①④⑧唐弢:《晦庵書話》,三聯書店1980,P113-116。②③⑤⑨黃霞:《簡述國家圖書館藏革命歷史文獻中的偽裝本》,《文獻季刊》2003年10月第4期。⑥《廣州發現〈新民主主義論〉又一珍貴偽裝本》,羊城晚報2007年7月22日。⑦⑩張克明:《二戰時期以偽裝面目在上海流傳的革命書刊》,《革命史資料》1987年第8期。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短史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5/1557571.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