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紅樓夢:賈府高光時刻不是元妃省親,而是全族老幼共同做的一件事

元妃省親通過秦可卿之口,被曹雪芹定位為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非常喜事。元春被封貴妃,賈府成了皇親國戚,當然是無上的榮耀。可秦可卿緊跟著就說:登高跌重、否極泰來、樹倒猢猻散這樣的話來。透著詭異和一種說不出的不詳的感覺。而且就在元春省親的全過程里,讀者也感受不到什麼歡樂和輕鬆,元春所點四出戲伏讖著黛玉之死、元妃之死等四出悲劇,還有就是元春和家人擦不乾的眼淚貫穿了省親全過程。

紅樓夢》在寫作上,往往一喉兩音、一擊兩鳴,真事隱來假語存。他寫歡樂的背後常常隱藏著悲傷,比如元妃省親;而嚴肅和悲傷里,倒有可能摻進幾分喜劇的色彩,比如劉姥姥二進榮國府。

整部《紅樓夢》,如果要說賈府真正還能為人所稱道的,或者說還能看到這個家族的力量的,屏山認為五十三回全族老幼齊上陣的祭祖場面,是有幾分動人的。這個工作如果做的還到位,我把它稱之為賈府真正的高光時刻。

一、祭祖是家族凝聚力的一次最集中體現

一個家族真正的力量或者說是生命力,是家族的合力,這是一個家族真正的價值。

具體到賈府,大房寧府二房榮府都是有爵有職的,將其他房遠遠甩在身後。寧榮二府固然富貴非常,但家族內缺衣少食的子弟也不再少數,比如賈芸,他父親早死,孤兒寡母到了生活難以為繼的地步,連親娘舅都怕他上門。賈芸聰明,他一直在走賈璉的門路,運氣也好,想給王熙鳳送禮碰巧撞上倪二願意借給他十幾兩銀子。能攬上大觀園種花種樹的差事,算是解決了一時的生活問題。

賈芸只是一個側面,賈族裡類似甚至比賈芸還不如得多得是,賴嬤嬤就曾教育孫子賴尚榮說:你看那(賈族)根正的忍飢挨餓的有多少。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可以清貧,但如果到了忍飢挨餓的地步,賈府的掌門人是有責任的。第一責任人就是賈珍,但就賈府的實際情況看,賈赦、賈政都是賈珍的長輩,所以,他們都應該嚴肅地考慮家族整體的問題。

家族子弟問題是很多的,比如善於拍王熙鳳馬屁的賈芹之母,就能為賈芹撈到肥差,賈芹就能在家廟裡胡作非為,養老婆小子,不像話到連賈珍都看不下去了。

還有一個賈代儒,他可以說是整個賈氏宗族裡最不會教育兒孫的人,他教育出來的孫子賈瑞,全書找不到一個比他更令人失望的人,偏偏賈代儒是家族學堂的總負責人。賈府子孫算是沒救了。

榮府準備的元宵家宴,家族裡大部分人都沒來,原因各不相同,有因為財力懸殊不平衡的,有因為討厭王熙鳳的,有不想見人圖清淨的,不論怎樣,就是一個結論:人心散了,這是不團結呀。

以上這些問題,該承擔責任的,並不應該是賈芸、賈芹或者賈代儒們,而是賈赦、賈政和賈珍出了大問題。

問題很多,如何解決呢?其實辦法也很多,只是想要形成合力,是需要有一個載體或者通道的,對於賈族來說,他們有共同的祖先,而祭祖,是所有人能升騰起責任和榮譽的最好的載體,也是最有效的通道。

賈府過年祭祖,才是賈府應該費一百二十分心思、一百二十分虔誠去做的事。血濃於水,所有的矛盾,所有的隔閡,在此刻,都讓位於共同的祖先這個信仰,這是賈府將激發全族凝聚力和能永續的核心和命脈所在。如何強調它的重要和崇高都不為過。

對於賈族,嚴格說,祭祖的籌備和主持,是由寧榮二府進行的,不過是例行每年的那些個程式,大家夠尊重,儀式感也滿滿,可惜,這個年度一次的賈族大聚會,它真正的意義和作用,寧榮二府中人,卻沒有人能認識的到位。實在太可惜了。

二、賈敬的出現,振奮人心,給人希望

賈府的年祭,連常年不回家的賈敬都回來了,賈敬是作為主祭人參加的,祭祖畢,他又帶領家族眾子弟給老祖宗賈母行禮。後面的家宴他不參加,只是元宵之後還要再祭,這個期間他就在家住了半了來月,賈敬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家裡了,可是他不敢褻瀆了祖宗,俗世間,也就是祖先的事他還認可自己是一個繼承者,還存有敬畏,這說明了什麼呢?

說明,人們在祖宗面前,是不敢亂來的,是有底線的。這是一個家族最重要的力量。賈府在形式上做到了,可是他們的內心,除了賈敬的表現,其他人相當隨意而糊塗。

賈敬出現在了家族宗祠里,不知道賈府里的子弟有沒有生出一些感動,振奮了眾子弟的心,還是感到新奇如看西洋鏡,小說沒有說,但若是前者,這個家族是特別有希望的,若是後者,那也不過是一幫行屍走肉。

三、父子有親,長幼有序、夫婦有別等體現最好的一次

俗話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賈珍因為沒有了管束,恨不能將寧府翻過來,賈寶玉因為有祖母的庇護,可以連早晚定省都不管了,賈瑞因為失了人倫,竟然覬覦嫂子鳳姐。賈府內部多少是有些失序了。

祭祖,面對祖先們的牌位,人們不由自主地會嚴肅起來,一旦想到那些個烏七八糟,人也會升起羞恥感、內疚感和對自我的內在審視。賈府祭祖的場面最集中體現了人倫秩序,這是對全族所有人的一次靈魂淨化。

四、祭祖是對全族子弟的一次最好的責任教育

家族的希望歸根到底在於子弟的質量,而子弟教育體現兩個方面,一個是知識的學習,這個工作由學堂和課業師父負責,還有一個是家族長者的言傳身教,這個長者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是祭祖,面對著祖先的功績,面對著祖先的榮光,審視自己,反思自我。

尤其是賈府這樣的家族,寧榮二公立下不世功業,一手奠基了家族的輝煌起點,就算是子孫沒有大才,但躺在祖宗的功勞簿上,多少會生出自豪和自慚之心,祭祖,是對家族子弟的一次最好的責任教育。

中國人歷來將祖宗、祠堂和祭祀擺在無比崇高的位置上,究其根源,就是這些能激起一個人內心本能的責任,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誰?我們對上、對下、對己到底該承擔什麼?最後都落實到一個具體的沉甸甸的東西——責任。

賈府當然也重視家族祭祀,但是,很顯然,秦可卿葬禮、賈敬葬禮,尤其是元妃省親,這些表面上更能展示實力和風光的,賈府是不遺餘力,其實,賈府真正的高光時刻,不是那些,而應該是過年全族老幼共做的一件事——祭祖。

如若,賈府祭祖,真的無論是形式還是內容,甚至是內核,都做到了並深刻領會了,也不會一敗塗地吧。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屏山品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21/1559753.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