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他只活了27歲,寫下一首詩,短短4句,卻火了千年

《南園十三首其五》: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人們常說浮生如夢,一生的長短如白駒過隙,太匆匆。生命的長度不能決定生命的厚度,常常聽人說二十小半生,對於詩人李賀而言,二十已經幾乎是他全部的人生。

雖如蜉蝣之短暫,卻可擬青天白鶴之孤勇。李賀的一生雖短,卻有太多的標籤和符號。

「詩鬼」是對他文學成就的肯定,也是扼腕其英年早逝,在中唐時期,李賀詭譎艷麗的詩風在詩壇引起新的熱議和模仿。

與太白、摩詰的詩風不同,李賀開創了屬於自己的獨特風格,擅長以極冷的筆調描繪事物,加以雕琢,再用冷艷的顏色進行潤色,李賀的詩一直充滿一種詭譎巧思的自我風格。

這種詩風實在難以模仿和超越,這也是為何李賀只活了二十七年,創作存世作品不多的情況下,依然能夠被大眾肯定和追捧的原因。李賀是百年難遇的天才,時代的變遷和個人生活環境的影響造就了李賀獨一無二的詩風。

可李賀雖存世作品不多,詩風特徵明顯,但他的詩也不全是晦澀詭譎的風格,其中有幾首流傳千年依舊朗朗上口的詩也體現了李賀在政治軍事上的抱負和理想。

孤僻的少年看似與世無爭,其實心中藏著滿腔熱血無處噴泄,這一切,不如從一首詩和一段人生開始說起。

男兒何不帶吳鉤

李賀出生於約公元791年,字長吉,因為家住在福昌昌谷,後世稱李昌谷,李賀一族是唐宗室鄭王李亮後裔。

李賀身上流淌著皇室家族的血脈,按理說他的身份應該是尊貴的,但身處中唐時代,李唐家族的影響力經過安史之亂早已大不如前,更何況李賀只是一個偏王的後裔,家族早已式微,李賀雖然有貴族的血脈卻早已失去貴族的待遇。

不過,哪怕不靠家族的支持,李賀也堅信自己可以闖出一番天地。他聰穎早慧,在七歲時便能作詩對賦,在方圓幾里早已名聲在外,也受到韓愈等大家的賞識,許多人都認為李賀必能在文壇和政事上做出一番成就。事實上,李賀自己也這麼認為,天才的人生應該用來報效國家。

李賀在其詩《南園十三首其五》中寫到「男兒何不帶吳鉤」一句,便直接指出他認為的勇士戰士應該可以上戰場殺敵,可以為了祖國和信念浴血奮戰的人。哪怕自己在文學上地位和成就再高,也不如殺敵的勇士。

帶上吳鉤,帶上武器是李賀畢生的夢想,可也只能是一個夢想。

李賀的一生與《南園十三首其五》所寫的期望背道而行,這首詩不同於李賀其他詩,李賀寫的其他詩中或多或少還有矯飾文風,故意為之的特點,但這首《南園十三首其五》卻是直抒胸臆,沒有太多遣詞造句上的搬弄,表達的就是李賀最熱切的心情和不滿。

若個書生萬戶侯

明明是出身顯貴,卻遇上家族式微;明明擁有才華,卻在科舉之路被一再阻攔。

李賀二十七歲的人生品過的苦和別人的冷嘲熱諷甚過於同齡人,一生的跨度雖短,但他的遭遇卻從不缺乏戲劇性。

李賀的父親叫李晉肅,這本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名字,誰知竟然可以變成兒子悲劇一生的種子。

元和二年(公元807年),十八歲的李賀準備參加進士考試。在進士考試里,李賀所作的一首《雁門太守行》獲得了監考官的讚許,同時也吸引了文學大家韓愈等人的注意。

這樣看來李賀未來的仕途似乎一帆風順,前途似錦,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嫉妒他的人竟想到利用李賀父親的名字大做文章,為此上書朝廷。他們說李賀父親名字叫「李晉肅」,因為「晉」與「進」同音,為了避諱,李賀不能考進士。

皇帝自然是知道這樣做是理虧的,但為了維護統治的穩定以及安撫一些大臣的不平,還是剝奪了李賀參加進士考試的權利。

據史料記載,當時韓愈聽說後,或出於對晚輩的愛護心理,又或者是個人道德情感上的不允許,他親自提筆寫了篇題為《諱辯》的短論,為這位文壇奇才辯理,文中這樣寫道: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若父名「仁」,子不能為「人」乎?

韓愈的這篇文章寫得有理有據,是一篇絕佳的短論,但再好的文章也要屈服於現實,統治者的默許已經間接見證了李賀的悲劇。李賀的政治理想落榜了,他註定只能當一個默默無聞的無名小卒,在小地方任官,草率地度過一生。

這樣的結局李賀怎能接受,他是心中有溝壑的人,如果此生註定碌碌無為,那比殺了他還令人難受。

正如他在《南園十三首其五》中所寫,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凌煙閣內掛著的都是有名有姓立過軍功有過戰績的大人物,像他這樣的書生怎麼可能進得了凌煙閣,當得了萬戶侯呢,自古就沒有書生封侯的道理呀!

李賀的壯志只能被現實擱淺,鬱鬱寡歡的他辭官回到南園,過了三年,患病死於家中。

李賀的悲劇是現實與理想碰撞後的幻滅,雖然用後人的眼光看,李賀為後世留下這麼多傳誦的詩作,他的成就早已超越了那些建功立業的將軍,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成功。但當時的李賀面臨的痛苦是我們所不能體會的,李賀一生性格敏感內斂,很少會有情緒外露慷慨激昂之作。

這首《南園十三首其五》,短短四句詩之所以能傳誦千年依然被大眾追捧,不僅在於它的藝術意義,也在於這首詩是作者嘔心瀝血才說出來的人生宣言。

每個人都會面臨理想與現實的雙重打擊,對於李賀而言,這份激情永遠被埋在心裡,難以宣洩,這是他痛苦的根源,而這首詩不僅寫出他的理想和憧憬,也從另一種角度暗示他的悲劇。

在青春年少之時敢於正視自己的理想,在理想和現實不可兼得時需要進行自我取捨,這也許就是《南園十三首其五》能火了千年的原因吧,畢竟誰都有氣血方剛的青春,都有為之瘋狂和執著的東西。

對於李賀而言是立戰功,封侯拜相重振家族風光。

人生的長度決定不了人生的厚度,李賀做到了不以時間長短而虛擲年華。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方舟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29/157421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