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周厲王折騰 國人暴動 死於「豬」地

—操蛋的周厲王

作者:
經過周厲王這麼折騰再去,百姓終於壓抑不住憤怒,正所謂: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就反抗。 操蛋的周厲王就這麼結束了他的統治,可悲哀的是後人根本沒有記住這個教訓,依然操蛋下去,什麼周幽王、什麼秦二世、什麼漢獻帝……歷史就這樣一直重複下去,只不過換了個時間地點人物而已,甚至比周厲王還要操蛋。所以有人就感嘆到: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我們就是後人,我們還能繼續操蛋下去?

周厲王自己覺著自己很偉大,很正確,充滿了"正「能量。作為周王朝的第十位天子,號令天下,諸侯臣服,著實得意洋洋。

其實周厲王很有得意的資本,作為最高統治者,周厲王實施了一系列的改革開放措施,作為農業大國,主抓農業,稼穡之本,為國之本也。農業有了巨大的發展,人民吃得飽,睡得好。

軍事上突出周天子的統帥地位,做到周厲王指揮槍,打哪兒指哪兒。面對周邊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周厲王加強國防事業建設,改革臃腫的軍區劃分,打造了一支能打勝仗的隊伍,分別擊潰了噩國、淮夷等敵人的進攻,鞏固了周朝的改革勝利果實,維護了地區的繁榮與穩定。

治理國家要依靠法律,周厲王加快深入法制建設,建設了一支政治過硬、思想牢靠的法律工作者隊伍,這一點後來的錦衣衛也望塵莫及。他們為周王朝的穩定發展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這樣看來,周厲王非但不操蛋,簡直就是周王朝最偉大的核心最光輝的太陽最英明的領袖最傑出的代表。哦對了,周厲王姓姬名胡,擁有最純正的周王朝N代血統。

可為什麼周厲王是個操蛋的周厲王呢?

操蛋一:周厲王重用了一位大臣,在他看來,這位大臣解決了周王朝的財政問題,可謂執行長的不二人選,這位大臣名叫榮夷公。究竟榮夷公使用了什麼方針政策為周厲王創收呢?那就是「專利」,對本來屬於天下眾生的山林川澤的物產實行「專利」(國營壟斷),由天子直接控制,不准平民(國人)進山林川澤謀生。周厲王聽了很中意,置大臣的規勸和平民的反對於不顧,推行了「專利」政策。從此以後,原本在河裡釣上來的魚是歸自己所有,現在是歸周厲王所有,除非你交稅;原本地下挖出的礦藏美玉是歸自己所有,現在是歸自己所有,現在是歸周厲王所有,除非你交稅;原本屬於國人的大好河山隨便看,現在是圈起來賣票。這樣一來大家對此苦不堪言,國人窮了,專利的經營者富了,厲王更富了。

也有大臣對此進行妄議,《史記·卷四·周本紀第四》:厲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榮夷公。大夫芮良夫諫厲王曰:「王室其將卑乎?夫榮公好專利而不知大難。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載也,而有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何可專也?所怒甚多,不備大難。以是教王,王其能久乎?夫王人者,將導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無不得極,猶日怵惕懼怨之來也。故頌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大雅曰『陳錫載周』。是不布利而懼難乎,故能載周以至於今。今王學專利,其可乎?匹夫專利,猶謂之盜,王而行之,其歸鮮矣。榮公若用,周必敗也。」厲王不聽,卒以榮公為卿士,用事。

意思就是說:完了完了,要亡國了,榮夷公這廝只知道看眼前這點小利,卻不知道大禍臨頭!所有的利益都是上天生出的,屬於大家,如果有人要獨占,肯定生出紅眼病來啊!你是偉大領袖,應該建立和諧社會,大家一起奔小康,就算奔了小康,也要看到內在的威脅,防止敵對勢力破壞。所以《頌詩》和《大雅》都說有錢大家一起賺,共同富裕奔小康。正因為這樣,文王和武王才能推翻紂王的獨裁政權建立新周朝。可現在一個普通人貪財,大家還叫他盜賊呢,如果一個領袖這麼做,你猜會怎麼滴?榮夷公如果當了總理,我大周就危險了!

可操蛋的周厲王之所以操蛋,就是因為他聽不進去反對的聲音,要不是看著芮良夫是先王留下的忠臣,早就拉出去咔嚓了。他一邊應付著芮良夫,一邊讓榮夷公當了總理,主掌國家大事。上層領導都如此貪財,下面還不群起效仿?於是整個大周貪污成性,糜爛不堪。

操蛋二:隨著厲王的腰包越來越鼓,百姓的腰包越來越癟,漸漸的路上的百姓都在議論厲王。還有所謂的公共知識分子,整天利用竹簡等工具妄議厲王大政,批評榮夷公的政策,這讓厲王非常非常憋屈:老子是天子,愛怎麼地就怎麼地,哪能輪到你說三道四。生氣歸生氣,得有辦法治治這些個不安定因素才行。厲王想到了一個辦法,成立了周信辦,專門負責審查竹簡等工具,看到有批評提意見的就銷毀,嚴重者就把這些公共知識分子隨便安個「尋性姿勢」的罪名抓進監獄。

另外周厲王還設立了「五刀幣」組織,針對不利於自己的言論,派出這些「五刀幣」們鼓吹周厲王的正面形象,利用自己壟斷的大周AV等工具,宣傳沒有周厲王就沒有大周朝、在周厲王的領導下建設安定的大周朝等,並四處攻擊這些公共知識分子是四周敵對勢力派來的「第八總隊」勢力,妄圖顛覆大周政權。(編者註:「五刀幣」組織是指厲王派了一個佞臣衛巫於監視百姓,將許多不滿「專利」的平民捕來殺死。後來連不少沒有發過怨言的平民也被殺死。厲王的高壓政策,一時間都城人人自危,人心惶惶。使得親友熟人在路上遇到了都不敢互相招呼,只能看上一眼,以目示意。)

如果有老百姓提意見,「五刀幣」們就義憤填膺:「有的吃有的喝,管這麼多幹嘛?」「別說這些沒用的,有本事你住到夷蠻之地去啊!」

這樣一來,批評的聲音越來越少了,大家走在路上互相都不敢說話,只能眉目傳情。於是流傳了幾個成語:「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厲王止謗」、「道路以目」。

看來周厲王雖然操蛋,可也給文學史做出了一定的貢獻。

一片歌舞昇平的景象讓周厲王更加得意洋洋,他對召公說:「我能消除百姓對我的議論,百姓再不敢有怨言」。召公可不是一般人,祖上參加過「牧野起義」,是建立新周朝的功臣之後,血統也是純正的紅色血統。召公心裡冷冷一笑:「你丫傻啊,這只是把老百姓的話堵回去了而已。你堵住了河流,就會潰壩,你堵住了言論,就會生變。」

如果周厲王能聽進去那他就不操蛋了。自古以來人們都是喜歡聽好聽的,比如我,最喜歡別人恭維我什麼「大師」、什麼「先生」、什麼「大V」,其實呢?大V算不上,大尾巴狼都算不上。

周厲王氣憤的說:「我是永遠代表這些老百姓利益的,我是永遠代表大周王朝發展方向的,我是永遠偉大正確的,憑什麼聽那些老百姓的?」

操蛋三:作為統帥的芮伯在征討外族的時候,得到了一匹好馬,芮伯忠君愛主,想要將這匹馬進獻給周厲王。芮季趕來勸阻,芮季說大王不能明辨是非,又貪得無厭,容易聽信他身邊小人的讒言。如今你剛打完勝仗回來,就要把馬獻給他,你只有一匹馬呀,不能滿足大王身邊那些奸佞之人,他們到時候來問你要馬,你要拿什麼給他們呢?

芮伯不聽,執意將馬匹獻給了周厲王,周厲王自然是開心的。可總理榮夷公也跑來問芮伯要馬,芮伯無馬可贈,榮夷公就在周厲王面前惡意中傷芮伯,說芮伯凱旋歸來,得到的肯定不止一匹寶馬這麼簡單,芮伯一定是將得到的金銀財寶和其他寶貝藏起來了。周厲王果然輕信小人讒言,認為芮伯沒有將所有的東西都獻給他,於是把芮伯流放千里之外。

一個人一次操蛋不要緊,難得可貴的是一直操蛋。經過周厲王這麼折騰再去,百姓終於壓抑不住憤怒,正所謂: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就反抗。

周厲王在位三十三年後,忍無可忍的百姓們衝進了王宮,棍棒面前的周厲王充分證明了他非常厲害——逃跑非常厲害。居然在重重包圍之中逃出了王宮,逃出了京城,而且還度過了黃河,跑到了山西一個叫彘(zhi,豬也)的地方,總算安頓了下來,四年之後,悄無聲息的死了(編者註:應為十四年,公元前842年聚眾國人暴動,衝進王宮,試圖殺掉厲王,史稱「國人暴動」。厲王只好逃出鎬京,越過黃河,逃到汾水流域的彘(今山西霍州市),由共伯和執政(一說是周定公及召公代為執政),史稱「共和行政」。周共和14年(公元前828年),厲王死,周定公及召公立厲王之子靜,是為宣王。)。

周厲王跑了,天下怎麼辦?於是大家推舉召公和周公來執政,史稱「共和行政」。

哦,這個共和和我們所說的共和國可不是一碼事啊!這是年號共和,來源大概是召公和周公共同執政的意思吧。

操蛋的周厲王就這麼結束了他的統治,可悲哀的是後人根本沒有記住這個教訓,依然操蛋下去,什麼周幽王、什麼秦二世、什麼漢獻帝……歷史就這樣一直重複下去,只不過換了個時間地點人物而已,甚至比周厲王還要操蛋。所以有人就感嘆到: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我們就是後人,我們還能繼續操蛋下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31/1575079.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