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賈赦小妾嫣紅,身價八百兩銀子是何等巨款?她的身世又有何離奇?

賈赦討鴛鴦被賈母拒絕後又羞又臊。不得已派人四處搜羅,最終買了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名叫嫣紅的回來收房做妾。

(第四十七回)邢夫人將方才的話只略說了幾,賈赦無法,又含愧,自此便告病,不敢見賈母,只打發邢夫人及賈璉每日過去請安。只得又各處遣人購求尋覓,終究費了八百兩銀子買了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來,名喚嫣紅,收在屋內。不在話下。

先說賈赦討鴛鴦這事有蹊蹺。明知道賈母離不開鴛鴦,母子關係也不好,賈赦不缺女人實在沒必要自討無趣。

君箋雅侃紅樓的觀點是賈赦故意為之,只為了教訓王熙鳳生日時吃醋賈璉偷情大鬧,讓邢夫人以身作則告訴兒媳婦什麼是賢妻,什麼是「三從四德」。

賈母事後也想明白了,並沒有責難邢夫人,還要自己掏錢給賈赦納妾,只苦了鴛鴦無辜犧牲了一生。

賈赦家裡丫頭姬妾,並非一定討鴛鴦。一來想省點錢要家裡的丫頭。二來管賈母要鴛鴦,可以弄大聲勢,讓王熙鳳明白。沒想到賈母不同意,才會偃旗息鼓。

但是,賈赦既然大費周章鬧這一出,戲就一定要做全,不得已才派人大張旗鼓的四處搜羅買回嫣紅。細分析這件事,會發現不能簡單理解賈赦好色,他並不缺女人。

嫣紅花費800兩銀子是一筆巨款。劉姥姥一家五六口在京郊一年不過20兩銀子花銷。相當於現在2萬多的購買力。800兩銀子,大概有現在100萬左右的身價(白銀實際價值沒那麼多,只說購買力),可謂巨款。

賈赦花這麼多錢買妾,邢夫人「三從四德」不反對而全力支持。反觀王熙鳳如何對賈璉?賈赦顯然是對王熙鳳悍妒忍無可忍,替兒子教訓兒媳婦的。

不過,嫣紅這800兩銀子的身價背後,其實大有可說。按說就是京城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家世清白也不值那麼多錢。

賈璉偷娶尤二姐,如果不算買房子,只說妝奩、衣服等花費,最多也就花了二三百兩銀子撐死。賈赦花大價錢買了嫣紅做妾,有幾點需要注意。

嫣紅是買來的,證明不是良家女孩。但給賈赦做妾,又不可能是青樓女子。這就涉及到明清特別有名的一個行業「養瘦馬」。

還記得甄英蓮被拐子拐走後偷養在一處地方。長大了才帶出來賣給馮淵和薛蟠。香菱(甄英蓮)就是一匹「揚州瘦馬」。拐子拐走她,並不馬上賣掉,而是養起來培訓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等藝能。

香菱日後跟著林黛玉學詩很快融會貫通。與甄士隱家學淵源無關。她被被拐時才三四歲,哪裡記得那麼多。拐子培訓時,逼迫她學習了很多文化知識,本就涉及詩詞等文化功底,再得林黛玉名師指點學習就很容易了。

從拐子將香菱賣給馮淵後悔,又轉賣薛蟠,證明他「養馬人」的級別不高。既沒有信譽也沒有慧眼識珠,香菱的價格並不貴。

嫣紅背後的養馬人無疑是高級的。「一匹馬」800兩銀子真是好價格。要知道寧國公、榮國公的爵位俸祿,以清代最高的鎮國公等級算,一年不算祿米爵產收益才700兩銀子。明代應該要更低。巡鹽御史的俸祿更是只有170兩。縣令俸祿最多不超過50兩白銀。養廉銀還是後世才有的。可見800兩是一筆巨款。

賈赦花費巨款買嫣紅,就是讓人看看一家之主的權威,男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賈赦如此,賈璉也應該如此。

可對鴛鴦和嫣紅來說,鴛鴦因為他的一個念頭毀了一生,而嫣紅卻紅顏屈就老朽,被「一樹梨花壓海棠」,不得不說是悲劇。

嫣紅的出身並沒有寫明,但是「揚州瘦馬」無疑。明清以來,揚州蘇杭一代是萬商雲集的大埠,尤其鹽商富可敵國。鹽商既有自己的需求享受,也有賄賂各路關節的需求。由此也滋生了一大批背靠鹽商討生活的行業。最臭名昭著的「揚州瘦馬」就源於此。

將人當成「馬」一樣飼養,通過拐賣、買賣低齡幼童,養育、調教到十幾歲,再根據容貌、才藝分等級,標明價格出售。揚州瘦馬的結局往往比娼妓的地位還不如。大多是奴隸一般被虐待和不斷轉贈他人。

拐子說香菱被馮淵買定後嘆息:「我今日罪孽可滿了!」可知其背後所受之苦。嫣紅自然不遑多讓。

嫣紅之名得自《牡丹亭》「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牡丹亭》伏林黛玉之死!嫣紅極可能後來在賈家窘迫時被賈赦轉送他人後香消玉殞。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君箋雅侃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4/1576902.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