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蘇軾寫下一詩,短短4句卻蘊含深刻的道理,值得一讀再讀!

理趣詩,是我國古代詩歌中的一朵奇葩。它不僅具有很高的藝術審美價值,還具有一定的思想認識價值。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古代詩人大都有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人生經歷,所以能夠從日常生活與大自然中提煉、挖掘出內在的道理。譬如,唐代詩人王之渙登上鸛雀樓,便有了「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宋代詩人朱熹讀書讀著讀著,便有了「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諸如此類的理趣詩,可謂數不勝數。本文就讓我們通過北宋文學家蘇軾的一首《惠崇春江晚景·其一》,來感受下我國古代理趣詩的藝術魅力。首先,這首詩是蘇軾為惠崇的畫作《春江晚景》所作的組詩作品《惠崇春江晚景二首》中的第一首。它的原畫共有兩幅,與《惠崇春江晚景·其一》相對應的便是惠崇的「鴨戲圖」。

據記載,這首詩寫於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當時蘇軾正在汴京(今河南開封)。可惜的是惠崇的原畫早已經遺失,不過蘇軾的這首詩卻成為了名篇流傳至今。並且,蘇軾的這首詩完美還原,甚至可以說是超越了原畫中江南春色的意境。那麼蘇軾在詩中究竟是如何表現這一意境的呢?下面我們便來具體看看蘇軾的這首《惠崇春江晚景·其一》: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詩的第一句「竹外桃花三兩枝」,即竹林外有著三兩枝桃花剛剛綻放。別看這句詩很淺顯,卻透露出了很多信息。一方面,它表明了看桃花的視角,是隔著稀疏的竹林,遠遠望去。另一方面,從桃花還沒「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說明季節是在早春。另外,桃花是春天最典型的景物,它代表了春天的無限生機和潛力。

緊接著的一句「春江水暖鴨先知」,則是蘇軾這首詩蘊含深刻道理的地方。它的字面意思是說,早春江水的回暖,最早知道的是在水中嬉戲的鴨子。單從這層意思來看,它與第一句相呼應,都是為了表明季節是早春。但由於它是鴨子的觸覺印象,這無疑補充了原畫中靜態桃花難以傳達的感覺。也就是說,要想知道春天是否來臨,就必須要走出去親自感受。

這也就說明了,凡事都要親歷其境,才會有真實的感受。詩中的鴨子如此,現實中的我們不也這樣嗎?倘若再延伸的話,日常生活中很多事都被表面現象所掩蓋了,這時就需要我們親自實踐才能知曉它的本質。因此,蘇軾的這句詩是可以啟發人思考的,是具有見微知著、舉一反三道理的,所以它值得我們一讀再讀。

然後,我們再來看詩的後兩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即河灘上已經長滿了蔞蒿草,蘆葦也開始抽芽,河豚正在逆江而上。這兩句詩中的前一句依然是對早春季節景物的描寫,至於後一句中的河豚則是詩人的聯想,因為河豚每年春天都要逆江而上,在淡水中產卵。而這自然也是原畫不能表達出來的意境。

綜觀蘇軾的這首詩,雖然是一首題畫詩,但是他卻以極其細膩的筆觸,把握住了早春時節春江景色的特徵,表達了詩人對早春到來的喜悅和禮讚之情。蘇軾曾評價王維的詩畫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我想這八個字用來評價蘇軾自己這首詩再合適不過了。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方舟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492.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