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賈元春已懷龍種,為何會遭圈禁、被絞殺?一件汗巾透露了虎兕之爭

紅樓夢》中的賈府,已歷經五世。在冷子興口中,實為「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賈府的衰敗,是不可逆轉的,只是終歸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寧、榮兩院還是氣象萬千,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這一切,皆是因為他們身後還有一棵大樹——賈元春。

賈元春是榮府一枝賈政與王夫人的長女,因生於正月初一,故名元春。曹雪芹圍繞賈元春的筆墨並不多。透過零零散散的文字,我們大致可以知道:賈元春被選入宮中作女史,後又受封鳳藻宮尚書,加封德妃、元妃。

真是憑著賈元春在宮中的地位,賈府才又顯露出了中興的跡象。不過,這一切終歸是曇花一現。透過賈元春的判詞,我們可以預見到她的悽慘命運:

只見畫著一張弓,弓上掛著香櫞。也有一首歌詞云: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賈元春的判詞並不複雜,也很好理解:

首先,那幅畫中的「香櫞」為諧音,所指就是賈元春,而「弓」則有兩種解法,一種是認為同是諧音,暗示賈元春死於宮鬥,二是理解為死亡的方式,寓意賈元春是被人用弓弦絞殺。按照我個人的理解,賈元春很可能是在宮鬥中落敗,最後慘死於弓弦之下。

其次,判詞中的「榴花」,表明賈元春懷有龍種。因為,古人常以石榴代指多子多福。可惜的是,賈元春判詞中僅說榴花開而未言石榴果,也就是說,賈元春曾身懷龍種,但未及生養便慘死於宮中了。

最後,「虎兕相逢」和「大夢歸」,則點明了賈元春的死因和賈府的結局。虎和兕都猛獸,兩隻猛獸相逢,勢必有一場驚心動魄的廝殺。一場廝殺後,賈元春和賈府一方敗落,黃粱一夢終醒。

關於賈元春死時的慘狀,作者曹雪芹則另用一首《恨無常》點破:

喜榮正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盪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裡相尋告:兒明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這首《恨無常》中,有十六字頗為值得注意:「眼睜睜,把萬事全拋。盪悠悠,把芳魂消耗。」賈元春眼睜睜地撒手人寰,她的芳魂在弓弦下盪悠悠地消耗殆盡。曹雪芹這十六字雖然讀起來合轍押韻,朗朗上口,可深思起來,不禁教人脊背發涼,感嘆賈元春死時的慘狀。

更為悽慘的是,這一切賈府中人並不知曉,賈元春在宮鬥中漸落下風後,便喪失了「每逢二、六日椒房眷屬可進宮探視」的資格,否則也不至於淪落到「夢裡相尋告」了。由此又可以想見,賈元春被絞殺前,還有一段被圈禁的過程。

那麼,原本得寵的賈元春,又為何會淪落到如此田地呢?

其實,有一方面的原因大家早已探討過了,那就是賈府子孫的奢靡、攀附和揮霍。賈元春省親前後,寧榮二府極盡奢華,不僅建造了大觀園,而且大肆鋪張,過度招搖,這個排場直急的賈元春在府里落淚,卻又不好直白相勸。可惜,女兒的眼淚,連親爹賈政都沒有看懂,甚至變本加厲地揮霍招搖。

寧榮二府那富可敵國的氣象,不得不令皇帝心生疑竇,賈元春的即便再受寵幸,也勢必會大打折扣。當然,一個妃子失寵,絕不會僅僅因為她家人的揮霍無度。畢竟,皇帝的女人再鋪張,也是在給自己老公長面子。

事實上,除了賈府的奢靡,真正讓賈元春跌入萬劫不復之深淵的,是更為殘酷的派系鬥爭。這,也就是前文判詞中的「虎兕相逢」。

不過,曹雪芹未及完稿,便在貧困潦倒中撒手人寰了,續本中的許多情節又不儘是曹公本意。所以,我們只能藉助一些線索來進行推測,而問題的關鍵所在,便是蔣玉菡身上那件大紅汗巾子。

蔣玉菡看似一介優伶,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可是,這個小角色卻成為我們解讀賈元春之死的關鍵。

賈寶玉同馮紫英、薛蟠等人喝花酒時,在酒席間結識了蔣玉菡。蔣玉菡小名琪官,是忠順王府豢養的戲子。不過,琪官又與北靜王關係甚密,因為他腰上繫著北靜王所賜的大紅汗巾子。要知道,這汗巾子十分珍貴,為這汗巾子是茜香國女國王所貢之物。

由此我們可以窺見到,蔣玉菡是忠順王府的人,同時又與北靜王關係密切。更值得玩味的是,賈寶玉初識蔣玉菡,兩人便互換了汗巾。這一舉動,再加上北靜王對賈寶玉的曖昧姿態,足以表明賈府是傾向於北靜王府的。

簡單來說,賈府宮中有一位賈元春,同時在朝中站的是北靜王的隊。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蔣玉菡出逃後,忠順王隨即派人前往榮國府興師問罪。忠順王與榮國府的第一次正面交鋒,便是以賈寶玉的挨打而告終的。但是,兩家的矛盾無疑就此加深了。

所以,蔣玉菡身上那條大紅汗巾子,是北靜王所賜,隨後又到了賈寶玉手上,而蔣玉菡的人,又是忠順王府所豢養的。這些線索串聯起來,一些問題便浮出水面了:賈元春、賈府和北靜王是同一派系,而他們共同的敵人便是忠順王。

可惜的是,曹雪芹尚未完成後四十回,其餘的情節我們只能藉助這些零零散散的線索來串聯、推測:賈元春懷有龍種後,忠順王一派不擇手段地先下手為強,搜集賈府的種種不利證據,同時在宮中運作,最終導致賈元春失寵,遭圈禁、被絞死,賈府也被抄家問罪。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歷史帶你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7/1577970.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