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唐朝臉皮最厚的詩人,中狀元後宿青樓寫詩炫耀,句句俗氣卻流傳千年

唐朝詩風極盛,知名的詩人車載斗量,數不勝數。但要說到科舉中榜後寫詩,大家通常第一時間會想到孟郊的《登科後》:「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其實,唐朝還有一首登科中榜後寫的名詩,但當時很少有人願意提起。

科舉考試難度非常大,孟郊連考了很多回,終於在貞元十二年(796年)進士及第,心情激動一點可以理解。即使如此,孟郊還是被後世文人批評,認為他太放浪形骸:「年五十始得一第,而放蕩無涯,哦詩夸詠,非能自持者,其不至遠大......」

其實,孟郊還真有點小冤枉。其一,好不容易完成目標,是個正常人都想高呼慶祝一番;其二,比起我們今天要說的這位全唐臉皮最厚詩人在中榜後的作為,孟郊跑跑馬、看看花已經算是相當克制了。今天說的這位詩人名字叫做裴思謙,絳州聞喜(今山西聞喜)人。

裴思謙生活在唐中晚期,朝中太監勢力橫行的年代。裴思謙出身不差,他是個名門公子,伯父裴垍曾做到了宰相,父親裴坰也是大理寺卿,從小,裴思謙就擁有比寒門士子優越的學習條件,但這位貴公子偏偏不肯紮實讀書,而是尋思著走終南捷徑。

當時朝里有個勢力特別大的宦官,名叫仇士良。此人欺上壓下,橫行無忌,排斥異己,貪婪殘暴,害死了不少皇親,人人避而遠之。裴思謙卻覺得這是個好機會:仇士良一手遮天,要是自己把他的關係打點好了,科舉及第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兒?

於是,讀書之餘,裴思謙拼盡全力和仇士良結交,一會兒送金銀一會兒送異寶,又說了幾籮筐的好話,捧得仇士良心滿意足,終於將他視為自己的心腹。結果後來裴思謙參加科舉,直接拿著仇士良的舉薦信去找主考官高鍇,高鍇被逼無奈,只好答應讓他中進士。

但裴思謙還是不滿足,他要求高鍇把自己定為狀元。高鍇抗爭無效,只好憋屈地同意了,科舉放榜那天,圍觀群眾見狀元是裴思謙,都吃了一驚,面面相覷,沒幾個人相信裴思謙是靠實力。裴思謙卻不管別人怎麼看,興高采烈地開始了自己的慶祝之旅——逛青樓。

是的,中狀元後,裴思謙獨樹一幟,天天往當時最有名的青樓「平康里」跑,久而久之,那裡面的客人都認識他了。裴思謙喝酒聽琴、左擁右抱、興致高昂,揮筆寫下了一首《及第後宿平康里》——注意,他半點不避諱自己以狀元郎身份留宿青樓的事,還把它寫進了標題。

「銀缸斜背解鳴璫,小語偷聲賀玉郎。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染桂枝香。」翻譯一下:科舉及第後,我高興地來與佳人幽會,並悄悄解下她身上的首飾,她也柔情蜜語、偎依在我懷中悄聲賀喜玉郎。從今以後我可不會覺得蘭麝(指名貴的香料)貴了,因為我有錢了。

這首裴思謙中狀元後寫來得意炫耀的詩,語句非常直白,一看就懂,充滿了遮掩不住的喜悅之情。特別最後一句「夜來新染桂枝香」更成了後世經典,「折桂」本就代表科舉及第,這首詩雖然看著句句俗氣,卻流傳千年,成了「及第詩」中代表作,還由此誕生了一個叫「桂枝香」的詞牌名,被後世沿用。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墨音雅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371.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