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絕色美人費雯麗,為何最終成為瘋女人?

她有如此演技,根本不必有如此美貌。她有如此美貌,根本不必有如此演技。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有兩件事我依然會做。

一是成為偉大的演員。

二是嫁給勞倫斯·奧利弗。

——費雯·麗

1

那個美麗的悲傷的女人

那天晚上,費雯麗對友人說:“你能來一下嗎?”

聲音疲倦又悲傷。

她剛剛在浴缸中泡澡,無意識地將頭埋進水中,試圖淹死自己。後來掙扎出來,滿心空蕩蕩。

她已經頻頻出現崩潰症狀。甚至無法表演。而她深愛的奧利弗又接二連三傳出緋聞。他與女演員共進晚餐。而她們都比費雯麗年輕。

有一回她在化妝,有人去找她,她正在流淚。

她似乎老了。

也似乎華光不再。

1967年,她離開人世。告別繁華又失控的人間。

2

費雯麗橫空出世

費雯麗是相信宿命的。

而她的命途,似乎也都在按她預料的、嚮往的,一點一點發現,未來是沒有到來的現實。現實是夢已成真的自我預測。

她走在路上,覺得一切都清晰、可控,驚喜源源不斷。

1913年,她出生於印度,父母是英國人,生活優渥,母親給予的教育也很好。

她學芭蕾,有美貌,明眸流轉,一直是人群中最閃耀的人。

她似乎並不匱乏。

家境好,受寵愛,直到10多歲時,以為滿城的煙火,都是在慶祝自己的生日。

她有這樣天真的資本。父親有錢,母親溫柔又文藝。她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如公主般自信。

7歲時,她說:“我會成為一個影星。”人人都覺得她在說笑。沒想到一語成讖,她後來真的萬眾矚目,成為影史上最閃亮的符號。

1934年,她21歲,在英國皇家大劇院看到勞倫斯奧利弗時,她說:“我會嫁給他。”

她那時已經嫁了人,生了孩子,只是一個普通的主婦。而奧利弗已是英國最優秀的演員之一。這種話說出,也是令人震驚。

但她也成功了。多年以後,她有了一個稱呼:奧利弗夫人。

1938年,《飄》開拍在即,正在進行女主角選角。這是美國史上最大的一次選角,幾乎當時最紅的女明星,都削尖了腦袋,想要得到這個角色。

因為當時二戰在即,《飄》牽動了所有美國人的心。人人都愛著赫思嘉,人人都渴望成為赫思嘉。

它是美國當時最溫柔的悸動。也是最大的IP,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這不僅是一次機會,還是一個巨大的榮耀。

瓊·克勞馥、貝蒂·戴維斯、凱薩琳·赫本、拉娜·特納、塔盧拉班·克黑德、寶蓮·高黛、米里亞姆·霍普金斯、瓊·貝內特......全在千方百計地爭搶。

而費雯麗,藉藉無名,無人知曉,還是一個遠在異國的英國人。

但她在倫敦知道消息以後,說:“我會得到這個角色。”

而後她前往美國,參與試鏡,導演與編劇驚為天人。

如果說,其他女演員考慮的,是能不能演好赫思嘉。那麼,費雯麗就是赫思嘉。

《亂世佳人》等到了它的靈魂。

費雯麗擁有了她另一重身份——赫思嘉。

多年以後,維克多·弗萊明一再向人講起他們邂逅的那一幕——驚鴻一瞥,浮生若夢。

他們不得不選擇費雯麗。

因為除了她,其他人都成了浮雲。

1939年,費雯麗加入《亂世佳人》劇組,並憑藉此片,拿到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那一年,她才26歲。

1940年,奧斯卡頒獎晚宴,年輕的費雯麗拿著獎盃,坐在一堆巨星中央,淺淺微笑著,風華絕代,無與倫比

在那雙靈動的眼睛裡,未來幽光閃爍,就像一個尚未拆封的禮物,雖未見全貌,但它的斑斕與璀璨,全部撲面而來。

此後,費雯麗三個字,為全世界所熟知。

她一戰成名。

人們愛著她狡黠的綠眼睛,愛著她不屈的意志,和有如神助的表演。她橫空出世,紅得如日中天。

12年後,憑藉《欲望號街車》,再奪奧斯卡影后。

評委給的頒獎詞是:她有如此演技,根本不必有如此美貌。她有如此美貌,根本不必有如此演技。

她成為美麗和演技的代名詞。

她也成為傳奇本身。

3

別人是在演戲

費雯麗是在角色中活著

她配得上盛名。

與她合作過的每個人,都會盛讚她的敬業。

幾乎所有美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懶散,一些驕縱,也不太講規則。

比如夢露經常遲到,一句“蘇格,是我”的兩個單詞的台詞,能NG幾十遍。

再比如白蘭度,不服管,熬夜開PATTY,無底線遲到,亂七八糟改台詞,給劇組造成幾百萬美元的損失。

他們被寵壞了。也樂於享受這種特權。

費雯麗是一個異類。

她敬業到令人髮指,拍攝時也專注到令人恐慌。

拍《亂世佳人》時,她總是最早到片場,最晚離開。她經常超時工作,每一個鏡頭、表情、台詞,都要求自己做到極致。

所以,整個劇組的人,都看出她的疲憊。

奧莉薇·黛·哈佛蘭說:“費雯麗非常專業,總是有備而來。不僅台詞爛熟於心,而且從不遲到。她比劇組其他人工作的時間都長,有時晚飯後還要拍攝......我曾休了四周假,返回工作室時,費雯從我身邊經過,我幾乎認不出她了。她消瘦了那麼多,身體和精神看上去都非常疲憊。”

而當時她和蓋博的關係也不好。她是小演員,蓋博已名滿天下。蓋博說,他可不想為一個主婦配戲。

所以在片場,他對費雯麗都是暗含譏諷、嘲弄和不屑的。

費雯麗如此敏感,當然有所覺察。

她什麼也不說,只是更加用力地證明自己。

大衛·湯姆森曾經寫,費雯麗和蓋博非常緊張,但她絲毫不退讓,這使得費雯麗更像斯嘉麗,“氣勢洶洶,更加堅韌,更帶邪氣也更具危險性——這些都對表演有利,而且她從未失去導演在她身上培養出的溫柔。”

那時候,桑尼·拉希是她的秘書,一直親眼見證她的掙扎。

桑尼說:“費雯夜以繼日地工作,她從不抱怨......她快把自己累死了。”

費雯麗自己在接受《電影內幕月刊》時,也說:“在5個月的時間裡,我分分鐘都在扮演赫思嘉.....”

她是如此迷人,又是如此倔強。

她是如此才華橫溢,又是如此全情投入。

卡贊曾經說:“假如費雯麗認為什麼對她的表演有幫助,那麼,即使前面是碎玻璃,她也會爬過去的。”

與費雯麗合作過的人,都會盛讚她的認真。

她半路出家,一直付出200%的努力,去對待每一個角色。

她像一隻變色龍,也像一個陰晴不定的精神病患者,忽爾天真爛漫,忽爾焦慮恐懼,忽爾歇斯底里。

她會成為角色本身。

她以極致的敏感,感知角色內部的震撼。

這成就了她,也毀了她。

拍《欲望號街車》時,她真的快瘋了。

布蘭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存在。

危險不是她可怕,而是因為她悲慘。她是一個心理學上的典型病人,成為她,進入她,必然會對費雯麗,造成不可逆轉的心理傷害。

眾所周知,費雯麗一直患有肺結核,身體虛弱,神經也非常脆弱。而她的演繹方式,不是方法派的,是體驗派的。她會先撕碎自己,再詮釋這個被生活撕碎的人。

她說,“她是個悲劇人物,而我能理解她。”

她那時已經有了躁鬱症,知道瘋狂的滋味。

也懂得人之將死,是一種什麼感覺。

她覺得,在某種意義上,她就是布蘭奇。她在劇場扮演過326次布蘭奇,每一次都是滿心絕望。

後來,電影版的《欲望號街車》也拍攝了,她被醜化,滿臉皺紋,但她說:“我不在乎這些......只要能喚起一個完整的人物——憤怒嫉俗、生硬、瘋狂、痛苦、心煩意亂。”

男主角馬龍·白蘭度說,別人是演角色,而費雯麗生活在角色里。

她做到了。

她以出神入化的才華,創造了一個世界影史上的經典符號。

她再次奪得奧斯卡影后獎盃。那一年,她38歲。

她實現了兩大夢想。

一是成為偉大的演員。

二是嫁給奧利弗。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男神女神深度八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18/1582527.html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