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毛澤東文革須先要有一個劉少奇 當下二次文革劉少奇在哪

—基因一早在那裡

作者:
一九四九年之後,此艱辛探索在毛澤東領導下進入實驗的第三臨床階段。毛主席很聰明,以文化人為白老鼠,利用中國文人之孔乙己自卑寒酸基因,促成其自我告密批鬥。前之胡風反革命集團和反右,尚無紅衛兵,只一場熱身。一批文人知識分子熱烈自我撲擊撕咬。以達爾文主義物競天擇定律,文革受害人巴金、老舍、傅雷、錢鍾書、曹禺、冰心,幾全皆曾告密批鬥過他人。

有人稱大陸「文革」是一場「民族浩劫」,警告香港出現「文革」苗頭。

首先勿戴有色眼鏡,持平而言,文革無所謂浩劫與否,在人類學上,只是某大民族之「基因常態周期性並發」(regular outburst of genetic national normality)的正常現象。

中國為文革之最新定性,其實很正確:為中華民族艱辛探索過程的一宗事件。在西方文明的外來挑戰之下,此一艱辛探索始於一八四〇年,周期性引起一點點不愉快的後果,如太平天國之死亡人數七千萬,遠較文革慘烈。其後義和團只限華北,廣東照舊歌舞昇平,可謂小菜一碟。然後是蘇聯和日本看得肉緊,先後出手協助、推動、干預中國探索,不必贅述。

一九四九年之後,此艱辛探索在毛澤東領導下進入實驗的第三臨床階段。毛主席很聰明,以文化人為白老鼠,利用中國文人之孔乙己自卑寒酸基因,促成其自我告密批鬥。前之胡風反革命集團和反右,尚無紅衛兵,只一場熱身。一批文人知識分子熱烈自我撲擊撕咬。以達爾文主義物競天擇定律,文革受害人巴金、老舍、傅雷錢鍾書、曹禺、冰心,幾全皆曾告密批鬥過他人。

在達爾文生物學上,無所謂對錯,此一民族性只是自然界物種壓抑數目的內部淘汰機制。以基督教角度,這是上帝的意思。以佛家角度,這是因果循環。一切都是科學、神學、哲學。

至於香港,居民為華裔,長期受英國殖民管治,你問問大陸新移民,他們是不是早就該補上這沒上過的一課(a missing lesson)?不過不要擔心,基因一早在那裡。本版長期讀者當記得六年前,有北上發展之香港文化人A指控另一兩個專欄作者B和C探討中國人之民族性即鼓吹港獨,而B罕有嚴肅點名引魯迅梁啓超林語堂等辯應?B以其對中國文人基因之科學認知,已有某種歷史之預見。

有了網絡,香港文人各自逃難,天南地北的這個揭發那個來了加拿大,那個告密這個以前曾經護旗,隔洋圍爐,口腔除了進食,不忘罵罵咧咧,令人遙念:除了柏楊,毛澤東真是深諳中國民族包括文人基因的天才。

文革會否重演?put it this way:文革的初心,是劉少奇在一九六二年後逼毛澤東退居二線,毛澤東回來打爛政府統治機器而奪權。所以文革須先要有一個劉少奇。此一基本條件大陸至今尚未出現。唯香港的一個婦人版劉少奇,反而輪廓呼之欲出。而香港版之小毛澤東,亦正企圖橫空班師回朝。See?此所以文革為一民族性的與人種研究之綜合科學,若以情緒來看,一哭而蔽目,二怒而障知,須以科學平常心視之,則理性冷靜分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528/1598571.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