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比想像的更糟!福西和世界頂級醫生被抓到!合謀取消羥氯喹 數百萬人喪生【阿波羅網編譯】

作者:
《閘道器專家》在過去的一年中,廣泛報導了羥氯喹治療COVID-19病毒的效果。現在,有證據表明,福西博士和世界頂級醫學專家,合謀使用明顯的虛假信息,取消羥氯喹治療Covid的資格,數百萬人因他們的行動而死亡。

圖:福西博士和他的郵件

阿波羅網李文波編譯,《閘道器專家》在過去的一年中,廣泛報導了羥氯喹治療COVID-19病毒的效果。現在,有證據表明,福西博士和世界頂級醫學專家,合謀使用明顯的虛假信息,取消羥氯喹治療Covid的資格,數百萬人因他們的行動而死亡。

一項新的研究表明,羥氯喹在中共病毒的晚期,長期大劑量使用,是無效的;但是早期的改進劑量的使用,一直顯示出積極的效果。

美國頭條新聞報導了福西博士在羥氯喹方面的電子郵件,這些電子郵件表明,福西博士對川普提出的羥氯喹治療方案很了解。

在去年3月23日關於使用羥氯喹的好處的新聞發布會上,福西駁斥了川普總統,堅持認為"傳聞"的羥氯喹說法,還沒有得到確鑿的研究。然而在一個月前的2月29日,福西在給彭斯的郵件中,提到了俄克拉荷馬州的醫生,的羥氯喹的廣泛研究。福西還回應了2月24日的詢問,該詢問指出,中共一直在報告對羥氯喹藥物的臨床研究。

然而,去年5月,福西博士告訴CNN,羥氯喹作為預防冠狀病毒的藥物,是危險的。考慮到羥氯喹已經在數百萬患者中安全使用了65年,於是就炮製了這樣的信息,羥氯喹的其他用途是安全的,但用於中共病毒就很危險。這一聲明成為虛假媒體的頭條。

現在有更多的信息表明,不僅僅是福西,世界頂級醫療專家都參與了羥氯喹的謊言。

梅里爾·納斯(Meryl Nass)博士在《衛報》上揭露,領導國家傳染病所(NIAID)的福西博士,美國國立衛生院院長柯林斯(Collins),以及英國的傑里米·法拉爾爵士(Sir Jeremy James Farrar),都參與了反羥氯喹的陰謀。

法拉爾爵士是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理事,前牛津大學熱帶醫學教授,世衛組織研發藍圖科學顧問小組(WHO’s R&D Blueprint 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主席,領導了世衛組織的"聯合"試驗(WHO’s Solidarity trial)。

在該試驗中,1600名不知情的受試者被注射了過量的羥氯喹,就是為了打擊羥氯喹在中共病毒治療中的應用。在巴西,39%的受試者在服用大劑量氯喹後死亡,平均年齡50歲。法拉爾密切參與了兩次大型羥氯喹過量試驗,其中共有約500名受試者死亡。然而,這個羥氯喹聯合和康複試驗(Solidarity and Recovery hydroxychloroquine trials)一直持續到去年6月,只是在其極端致死劑量暴露後才停止。

與此同時,福西博士確保了傳染病所出台的COVID治療指南,反對氯喹藥物和伊維菌素。

法拉爾、福奇和柯林斯還扣留了研究資金,而這些資金,本可以用來支持氯喹藥物和伊維菌素,以及其它可以重新利用的藥物,進行高質量的試驗,這些藥物很可能會扭轉大流行的局面。

福西博士、柯林斯和法拉爾,是否密切參與大流行病的不當治療?導致大流行延期?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6/worse-thought-fauci-top-us-doctors-caught-conspired-disquality-hydroxychloroquine-covid-treatment-millions-dead-result/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阿波羅網李文波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607/160291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