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供銷社復燃 重返糧票時代?

幾年前,有過一個電影叫做《1980年代的愛情》,不知道有多少朋友看過?影片講的是八十代的大陸,一個被分配回小縣城工作的大學畢業生,和一個在供銷社工作的年輕女孩子的愛情故事。當時,一位國際知名的影評人曾評價說電影的風景分數超過了演員表演,不過有一些中國電影人認為,這說明他對80年代的中國完全不了解。

那麼,80年代的中國是什麼樣,可能對一些大陸朋友來說,供銷社就是印象最深的一處生活場景,在中共計劃經濟時代,供銷社可以說壟斷了中國人的所有生活,開門七件事都離不開它。當然,我們這裡不是要講這部電影如何了,而是想借著這個故事的時代背景,來聊一聊供銷社的前世今生。

我們知道,「供銷社」這幾個字,這段時間又火了。這個計劃經濟時代的產物,現在看來,不僅沒有隨著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而退出歷史舞台,這些年反倒是在死灰復燃、悄然壯大,而且現在,中共似乎還準備要大張旗鼓地推行了。那麼,習近平這到底是要幹什麼呢?

供銷社和統購統銷是大饑荒的罪魁禍首

6月22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中國供銷合作總社、中央農辦、央行、銀保監會等四部門聯合發出一個文件,要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文件中說,到2023年6月底,中共要打造若干個有示範引領作用的試點單位,為在農村全面推進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的經濟模式鋪路。試點工作將從今年7月正式開始,計劃在兩年內完成目標。目前,這個文件已經以紅頭文件形式向中國各地的供銷合作社下發,要求它們落實、推進。

那麼,這個供銷社到底是什麼呢?

根據中共官媒給出的解釋,供銷社是中共建政初期,在農村推行的生產、供銷和信用這三大運動的產物。主要銷售生產工具、生活用品和收購農產品等等。中共在1950年成立的全國合作社聯合總社,統一領導和管理全中國的各類合作社。在計劃經濟的時代,供銷合作社曾經是農村生產、生活資料的唯一的購貨渠道。它依靠「統購統銷」完全壟斷了中國幾億農民的買與賣,什麼東西都得憑票到供銷社去買。

那麼,什麼是「統購統銷」呢?就是中共政府一方面在農村實行糧食計劃徵購(簡稱統購),另一方面在城市實行定量配給的政策(簡稱統銷)。國家嚴格管制糧食市場,嚴格管制販運私貨的自由經營。

沒有經歷過供銷社時代的朋友們,可能會從一些文學作品中了解到,像是煤油、火柴、捲菸、白酒、白糖、食鹽、布匹、化肥等等生活物資,都要到供銷社裡才能買到。像是棉花這些關係國計民生的農產品也是由供銷社獨家收購。那個時候,能在供銷社裡上班可是非常有面子的工作。

一直到1985年,這種以糧食為主的農產品統購統銷制度才宣告結束。但事實上是,供銷社並沒有完全消失,像是1987年,雲南省成立了供銷合作社聯合社,而且一直延續至今。

那麼,中共為什麼要實行「統購統銷」呢?說起來,這真是中國歷史上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記憶。中共實行「統購統銷」,是為了解決糧食供應嚴重不足的難題。數據顯示,在1953年6月,中國國庫的糧食赤字高達40億斤,當時因為缺糧還爆發了嚴重的群體抗爭事件。

2016年的時候,《炎黃春秋》雜誌刊登過一篇趙宗禮的文章《糧食統購統銷中的極端做法》。文章中提到,1953年4月11日凌晨,河南省西南部普遍發生了嚴重的霜災,給正在打苞的小麥造成了毀滅性影響,有六、七個縣、鎮因此發生糧荒,每天排隊購買糧食的人數超過10萬人。因為糧食極度緊缺只能配售,一些民眾要求開倉售糧,並因此發生了農民包圍糧倉、脅迫開倉銷糧事件,多個地區爆發群體性事件42起,一直到軍隊出動才平息下來。後來從四川、東北等地調入糧食4,000多萬公斤,才平息了購糧事件,穩住了市場。

於是,從1953年12月開始,中共實行了「計劃收購與計劃供應」政策,對全國城鄉開始實行糧食統購統銷。到了1954年9月,中共又開始對棉花實行計劃收購,統購統銷的範圍逐漸擴大。

從1959年到1961年,全中國出現了三年大饑荒。因為沒有糧食吃,全國普遍出現了吃草和樹皮的現象。新華社資深記者楊繼繩在所寫的《墓碑》一書中得出的結論是,從1958年到1962年,共有3,600萬中國人死於饑荒。

而造成大饑荒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共大搞「人民公社」、「合作社」、「大食堂」,中共一方面宣傳糧食產量達到了「畝產萬斤」,一方面又逼迫農民把幾乎所有生產資料和糧食都上繳歸為公有。

趙宗禮在文章中提到,僅僅是河南省,在1958年和1959年期間就多徵購了60多億斤糧食,不少地方把種子、飼料糧、口糧都上交了。結果,從1959年底到1961年底,河南餓死了500萬人。

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的《二十一世紀雙月刊》刊登了宋永毅的學術論文《糧食戰爭:統購統銷、合作化運動與大饑荒》。宋永毅認為,導致大饑荒的原因,是1950年代初期的朝鮮戰爭、統購統銷和農業合作化運動中形成的糧食政策。而這一災難的起點,就是中共在1953年開始在全國強制推行的糧食統購統銷政策。

宋永毅在文章中提到,在1953到1954年間,有數萬農民在統購統銷中涉嫌「非正常死亡」,而餓死人的饑荒更是從沒有間斷。而1957年中國各地發生的大規模的所謂「暴亂事件」,起因都和「糧食」有密切的關係,而統購統銷和合作化等政策是農民揭竿而起的直接原因。同時,中共還把批評統購統銷和合作化運動的人打成右派、「反革命」,戴上「反壞分子」的帽子,很多人被逼自殺。

供銷社死灰復燃中共要「備戰備荒」?

也就是說,供銷社是中共毛時代計劃經濟的產物,也是物資匱乏的象徵。80年代以後,隨著市場經濟的轉型、私營經濟的活躍,供銷社逐漸失去了在人們經濟生活中的核心地位。從1992年到1998年,中國供銷社的基層網點以每年10萬個的速度下降,從最初的100萬個以上,縮減到了40多萬個。

但是,農村供銷社從未真正消失,從中共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到省、市、縣、鄉鎮,這個機構一直都存在。而在過去八、九年間,供銷社已經悄無聲息地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從2013年以來,中國恢復重建了基層供銷社1萬多家,這讓基層供銷社的總數超過3萬家,鄉鎮覆蓋率從2012年的56%提高到了2018年的95%。

早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名存實亡的供銷合作社就被中共官方再度提起。2015年4月,中共又推出了《關於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的決定》。而在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供銷社體系再被提上了議程,並且看上去有加速推行的態勢。

2019年10月,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向社會公布了一份《供銷合作社條例(徵求意見稿)》,引起輿論反彈,被批是「計劃經濟的殭屍復活」。2020年9月,中共官媒又刊登習近平的重要指示,要把農民組織起來,通過供銷合作社、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組織,把一家一戶的生產納入標準化軌道。

那麼,這是在怎樣的背景下提出的呢?

自從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國經濟開始大幅下滑,很多外資都在紛紛撤離,供應鏈也在向東南亞等國家轉移。在2020年,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並擴散全球,而中國又遭受了嚴重的洪災,這不僅讓中國的經濟再受重創,也讓糧食問題再度浮上檯面。就是在這個大背景下,習近平提出了以「內循環」為主的經濟模式。

一些分析認為,「供銷社」重出江湖,顯然是和中共目前內外交困的處境有關,這是中共的一種預防措施,因為中共正在考慮,一旦中國社會和外部世界脫鉤,或陷入物資匱乏,需要官方高度調配的時候,供銷社的「內循環」體系就能派上用場。

也就是說,中共正在考慮,一旦國際形勢有變,或者是爆發戰爭,要如何保障供應。這和中共在50年代推出供銷合作社的背景也非常相似,那時的中共政權既要應對戰爭的威脅,又要面對物資的匱乏,所以現在的中共,也不得不為將來可能出現的閉關鎖國和物資匱乏做準備。

當然,中共官方現在提出的「三位一體」經濟模式,和毛時代的「供銷社」相比,還是有差異的。以前所有社會資源都是國有資產,從供銷總社,到鄉鎮、鄉村都是國有的,現在出現了股份制、股權制等等,但從本質上看,其實又沒有區別,都是中共政府在加強對社會資源的管控。

不僅如此,這種管控是全方位的,就像中共在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所講的,要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就是要構建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的綜合合作服務平台。

如今的供銷社,已經成為中國農業流通領域名副其實的大哥大。從2012年到2017年,銷售總額年均增長15.7%。2018年供銷社全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9萬億元人民幣,實現利潤468億元,資產總額1.6萬億元。供銷系統還在不斷拓展新的領域,經營範圍從農業延伸到了物流、化工、房地產、電商、金融、汽車、石油等產業。有報導說,供銷社的地值錢,光賣地就夠。而且供銷社利潤好得很,壟斷經營化肥、農藥、種子、農資等。

但是,供銷社系統規模雖然變得更大了,利潤率卻一直很低,而且對政府補助的依賴較大。2013年,政府對供銷社系統補貼超過60億元,其中近八成流入了供銷社系統的全資和控股企業,利潤額增速最快的基層供銷社幾乎沒有任何補助。此外,供銷社系統的腐敗問題也非常嚴重。根據《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的報導,據不完全統計,近5年來,至少5個省級供銷系統一把手被查,超過10個地級市供銷社主要負責人落馬。調查人員形容供銷社系統,就像沒人看守的菜園子。其實,這種供銷社腐敗是必然的,這也是中共黨無人監督的獨裁特點決定的。

也就是說,現代的供銷社和過去的國有企業沒有什麼差別,而且計劃經濟在歷史上已經被證明是完全失敗的,那中共為什麼還要重走老路呢?其實是和50年代時一樣,內外交困之下,中共要通過深化極權體制給政權保命、續命。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財商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703/1614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