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淫亂高官魯煒、仇和等進入中共黨史館收藏展示

魯煒(左)曾於2015年陪同習近平與Facebook執行長扎克伯格會面。(圖片來源:美聯社)

一批落馬高官「有幸」進入新建立的中共黨史展館收藏和展示,包括魯煒、蘇榮、王珉和仇和等人。其中除了均涉貪腐之外,四人中,魯煒和仇和淫亂醜聞火爆。

據中共官媒報導,7月15日,中共黨史展覽館正式對外開放。其中公開展示了諸如魯煒、蘇榮、王珉、仇和等中共「老虎」的懺悔書。

據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旗下「長安街知事」報導,在涉及中共反腐的展品中,就包括已落馬的中共高官蘇榮、魯煒、王珉、仇和等人的懺悔書。

其中蘇榮系中國政協原副主席,魯煒是中共宣傳部原副部長,王珉是遼寧省委原書記,仇和是雲南省委原副書記。

據報導,在魯煒寫於2018年1月28日的《我的懺悔》懺悔書總共有三頁紙,當中寫道:「落寞與溫暖,感動和感傷,愧疚與悔恨,一起湧上心頭,我無法控制自己,突然淚如雨下,泣不成聲。」「我錯了,錯如錐心之痛!我心中悔恨萬分、百感交集。」

魯煒傳享「高官人奶宴」

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前中央網信辦主任魯煒,自1994年升任新華社廣西分社副社長後,仕途順暢,一路高升。2001年調入北京,任新華社副秘書長、兼任總經理室總經理。2004年成為新華社副社長。2011年,魯煒調入北京市政府,擔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和北京市副市長。2013年,魯煒成為國家網際網絡信息辦公室主任,開始主宰中國的網際網絡。一直到2016年6月卸任網信辦主任,僅任中宣部副部長,至2017年11月落馬。

魯煒被官方通報的罪名包括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干擾巡視,野心膨脹,公器私用,不擇手段,品行惡劣,匿名誣告,拉幫結派,大搞特權,作風粗暴、專橫跋扈,違反紀律,以權謀私,收錢斂財,以權謀色,毫無廉恥,謀取利益,收受財物,受賄犯罪……等等。有網民直指,這幾乎是集中共邪惡之大全。

坊間盛傳魯煒是2013年轟動一時的「高官人奶宴」其中一名主角。

2013年7月,中共新華社記者周方曾實名舉報,稱中宣部正部級官員曾受一名大老闆宴請。席間,「人奶」是當天宴席上最貴的一道「菜」,每位標價5,000元。而這道菜就是在每位食客旁都來了一位全裸的美艷少婦。請客者說:大家請隨意。有些人按耐不住了。

舉報信還說,中共高官非首次出席同類宴會,而請客的大老闆目前還在獄中。

2018年2月14日,有美媒援引消息稱,魯煒在北京任職時,長期在北京日報大廈設有吃喝使用的專門包間,在其落馬前,曾有一批官員向中紀委投書,指魯煒在北京任職時,與其發生性關係和被其強行猥褻與強姦的女人就有60多人且有名有姓。

2018年11月在中共官方舉辦的「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中,魯煒首次被官方曝光的懺悔書中提及,其妻因其生活作風問題,對他完全絕望,夫妻經常為此吵架。

值得注意的是,魯煒2006年9月至2009年1月在中共中央黨校研究生班學習,2006年9月至11月在中央黨校省部級進修班學習。

網曝仇和床上培養23個女幹部

2015年3月18日,中共官方通報時任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落馬。

仇和受審照(圖片來源:網絡)

作者馬黑揭露中共官場黑幕的一篇文章早前爆紅網絡,文章披露前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涉權色交易。

文章說,在官方的貪腐報導中,看到的公開信息主要就是受賄2千多萬的問題,仇的問題似乎沒有權色交易,實際上他用權力交換下級女幹部性服務的問題非常嚴重,這是從一個聽了雲南省紀委內部傳達讎問題的老朋友處得知的,老朋友就在昆明市黨政系統工作,曾經是仇的下級。

根據中共雲南省紀委傳達,仇在向中紀委交代問題時,親筆寫下他在昆明市委書記任上,與他睡覺得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的名字,這23個女幹部現在有一個統一外號:仇寶寶。通常都是他在辦公室找女幹部談話,談完話後,就到辦公室裡間的臥室睡覺。睡過覺的女幹部都得到提拔。

作者還舉了許多女性靠與官員出賣肉體獲升職的例子。最後慨嘆了一句「不能不說,國內官場真是爛透了。」

也有評論認為,其實中共黨官腐敗淫亂成性,應該就是由堅強的黨性決定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岳文驍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716/1619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