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鄭州地鐵5號線砸窗救人小伙:差一分半秒就是生離死別

那個大哥給我一個滅火器,俺倆綁好消防帶後,我抱著滅火器沿著電纜架往後面去,第一個玻璃,咚,一次,兩次,三次,不知道用了多少次,我砸開了第一個玻璃,我知道裡面的人分秒必爭,我拖著身子挪到第二個窗戶,一下,兩下,又破開了一個窗戶。

向你致敬,平民英雄王洋洋!

下面是王洋洋的親述:

時間:7月22日

只幾分鐘,洪水開始往車廂里灌

這是一個大雨淅瀝的下午,4點,我和媳婦騎著電動車去健康路攤客燒烤店查看情況。

回來的時候發現電動車被大水淹沒了。無奈步行至地鐵口。5點進了地鐵站,一站都沒坐到頭,車子往前走了大概1、2分鐘,列車就這麼停了。

往窗外看,鐵軌上全是水。剛開始是清水,迅速變成渾濁的黃色水。而且水位上升特別迅速。

我迅速報警,但是占線一直撥不出去,往車裡一看,車裡人開始慌了,只幾分鐘的時間,洪水已經開始往車廂里灌。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外面的水位已經沒過一大半車窗玻璃,車內已經過了膝蓋,列車司機急匆匆從車頭跑到車尾的駕駛室,他在裡面一通電話求助之後,迅速啟動車子往反方向沖,只是水位太高,沒衝出去幾米,上面高壓線噼里啪啦火光四射。

整個車廂貌似也脫軌了。這時候我是真的慌了。

快走啊,再不走要死啦!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列車長跟一個隨車指揮倆人決定不能再等,抓住時間往外沖,然後強壯的人在前面,手拉著手往外沖,但是當大家都準備好之後,艙門打開的一瞬間,洪水直接順著門往裡灌。

不知道是水流太大還是帶頭的人猶豫要不要往洪水裡跳,就這樣,洪水一直倒灌,車廂里的水位極速上升,最後幾節車廂的人已經沒有生存空間了,我只聽到後面人大喊:快走啊,再不走要死啦!

但是前面絲毫沒有衝出去的跡象,我徹底絕望了,此刻我媳婦還在一根立柱後面,洪水已經到脖子了,完了,我大聲喊道,要是不準備走,就趕緊關門。

然後駕駛室的門被洪水啪的扣上,一個顧客的手指被夾住了,看著他嚎啕大叫,我們沒一點辦法。好的是,洪水暫時擋住了,水位上升慢了下來。

空氣越來越少,大家都大口的喘著粗氣

大概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車內氣氛異常凝重,有的女孩已經幾近崩潰。

有的已經開始錄製最後一條視頻。

車內水位還在上升,上部分的空氣越來越少,大家都在大口的喘著粗氣,那種壓抑感,窒息感讓人絕望。

看見滿臉淚痕的媳婦,想著家裡的兩個閨女,我不想就這麼放棄,我不想死。

我安撫好媳婦,開始來回遊動,尋找出口,窒息,胸悶我幾近沉下去。

我去後面拉緊急開門,拉了兩個完全沒有反應,氧氣已經消耗完了,後面車廂傳來有人窒息的哭喊聲。我知道,再不抓緊,下一個就輪到我了。

砸了,能活命

我來到一個沒有被水淹沒的玻璃旁,我蹲下去從車坐里摸滅火器,但是沒摸到,然後我就開始用盡最後力氣用鑰匙砸窗戶,一次兩次,無數次,握著鑰匙的右手手心全是血,我想活,我想呼吸一口外面的空氣。

這時一個大爺在鼓動乘客看著我,不讓我再砸下去。他說再砸下去,水倒灌進來全死了。我說這個窗戶沒有在水下面,砸了,能活命。

在我這一吼中,旁邊一個大哥支持了起來,他說:砸,再不砸要被憋死了。他遞給我一把鑰匙,於是我更加瘋狂的砸,在我用盡全力之後,玻璃沒有絲毫損傷,我徹底絕望了,為什麼讓我和媳婦趕上這趟列車,也許吧,這是命,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好好活著,只是苦了我倆孩子成了孤兒。

一陣發力之後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和氧氣,我意識開始模糊,毫不誇張的說,真的是跟演電影一模一樣,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窗戶被一大哥用滅火器砸開了。

我聽到砰地一聲,隨後是玻璃刺啦碎裂的聲音,這砰地一聲絕對是我王洋洋這輩子聽到的最好聽的聲音。我是華北水利水電大學的,我會水,只要能出來,我知道,活了,我活了。

也不知道當時哪來的一股勁,貌似是副油箱開啟了。我衝到碎窗戶前,跟著那個砸窗的大哥鑽了出來,然後我把媳婦拽出來,我和另一大哥一起把她扛到車頂。我哭著只說了一句:你老老實實在上面呆著,別擔心我。

安頓好妻子後,我沿著車外牆上的電纜架子往車頭走,她說:你咋不上來?我說:你聽話,我去救人。

絕望的人喊我英雄時,我哭了

兩個先前出來的大哥抱著仨滅火器和一盤消防帶沿著隧道往這邊跑.

那個大哥給我一個滅火器,俺倆綁好消防帶後,我抱著滅火器沿著電纜架往後面去,第一個玻璃,咚,一次,兩次,三次,不知道用了多少次,我砸開了第一個玻璃,我知道裡面的人分秒必爭,我拖著身子挪到第二個窗戶,一下,兩下,又破開了一個窗戶。

當我看見裡面絕望的人對著我喊英雄的時候,我哭了,我不想當英雄,我只是知道被憋死淹死是多麼的痛苦,我只想砸個窟窿讓你們好受些。

到了第三個窗戶,不知道是體力不支,還是這個玻璃結實的要命,我盡力了,我沒砸開那個玻璃,我對不起那個窗戶後面的人。

沒敢停歇,我從剛才砸爛的窗戶里喊出來一個哥們,我說你快出來,來,砸!只可惜那哥們也許缺氧過度,力氣不足,砸了兩下,滅火器掉洪水裡沖走了。

我實在沒辦法,我大概想,三個窗戶,外面空氣流速這麼大,裡面的廢氣很快就能抽出來,應該不會再悶死人了。然後我最後一點力氣爬上了車頂,跟媳婦碰了面。

四目相對,淚千行。我盡了一個爺們兒該盡的責任了。

玻璃碴子扎得太深,打了一破傷風。後來到醫院打了一破傷風。再後來回到燒烤店,裡面東西全壞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感覺要面臨倒閉啦~生活嘛,就是這樣。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為新50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01/162674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