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私人生活空間的全面淪陷

我不同情霍尊。在隱私被曝光,微博上開堂公審的明星名人里,男男女女都包括在內,絕大部分我覺得都不應該進入公共領域,不具備公共價值,是公眾對個人隱私的粗暴干涉。但有一種人我最不同情,就是因為賠償款談不攏,就試圖或者威脅把曾經的愛人送進監獄的人。所以我對吳秀波吳亦凡、霍尊的做法極為厭惡。

但是呢,不同情歸不同情,厭惡歸厭惡,甩聊天記錄公布隱私,依然是一種極其不體面的行為。截圖發給別人挑事兒的,更不體面。

當然,我也不是認為任何時候都不可以甩聊天記錄,涉及到犯罪的,性侵指控要證明是一種模式的,被誣陷構陷要反擊證明清白的,我認為都可以。

但現在的情況是,公眾對他人私生活的全面入侵是無度的,圍著他人隱私一波接一波地狂歡。鐵拳借著公眾的揭發檢舉重拳出擊,濫權無度。整個社會急劇轉向道德保守。而在道德保守的時代,最慘的,一定是相對更弱勢的群體。掛著破鞋遊街的日子,不會遠了。其實已經來了,現在就是雲遊街。

與懲罰一個爛人的痛快相比,私人生活空間的全面淪陷,濫權無度與道德保守,更可怕。群眾狂歡也就罷了,知識分子如果不瑟瑟發抖,也真是完全沒有公共意識了。

這樣下去,終有一天,舞台上不會再有男人,也不會再有女人,將空無一人,只剩下道德標兵。那時候也算是求仁得仁,無怨無悔了。

越來越多人不願意做採訪了

@李冰清LilyLee

其實更覺得悲哀。怎麼說呢,很多藝人和團隊對於是非沒有基本的概念,然後往往又走向一個草木皆兵的極端,什麼也不敢說,什麼也不敢表達。

以前不是這樣的,沒有什麼藝人宣傳可以隨便刪掉1500字的(你沒數錯0),然後半夜三更大家一句句磨,換個說法,或者問他們擔心有問題的點是什麼,不然整個採訪的邏輯全部亂掉,文章出來七零八落的。

有時剛聊起來,一些宣傳就會在邊上說,啊這個我們不談了,啊這個我們不要扯出去了,啊30分鐘我們差不多了。你們知道什麼是採訪嗎?兩個彼此陌生的人要在對話里建立起信任,往往剛剛進入聊天的狀態就一次次被打斷。

拜託,我沒有見過人的前提下,我事先再查資料,提綱也不可能是完全準確的預判。對話里有很多流動的、不可預知的東西,會讓我看到更多突破點,抓到一點人物性格的碎片。

那麼你們如果真的那麼多擔心,為什麼乾脆不去掉採訪這個環節呢?如果你們覺得藝人說些偉光正、不出錯的話就好了,為什麼不乾脆自己寫好稿子交來呢?

我一次大受震撼的是,我問一位年輕藝人,疫情的蔓延是否會讓他有悲觀的情緒?這是作為一個「人」特別正常的反應吧,不過是如何去面對和解決問題。藝人還沒回答,他經紀人突然大聲說,「老師,你這樣問很危險啊!我們絕對擁護黨和國家的領導,相信他們帶領我們戰勝疫情!」

我???

因為看到有人說錯話做錯事,那些團隊就更不知道分寸怎麼把握。再大的雜誌,有些採訪只給30分鐘,有些乾脆說「我們根據提綱給文字回答」。今天上熱搜的這位就是,拖了某雜誌一個月的採訪回答還沒給,倒是給人止損了。

整個就是惡性循環。想好好做事情的人不斷被問「為什麼」,好像所有的準備都抵不過「可能被黑」的否定。除了網上那些無事生非的因素,你們可以有一點自己的原則和空間嗎?其實我們寫的時候已經很警覺,一些詞一些句子如果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那麼去掉沒關係,但不能什麼都不能問,什麼都不讓表達啊。

好多年輕藝人都有點覺得理所當然了吧,語言表達也是你們工作的一部分,可以慢慢培養的。一邊覺得被誤解,一邊又不願意好好珍惜可以說話的機會,那怎麼辦呢?

就越來越多人不願意做採訪了唄。愁苦。

關鍵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西窗隨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15/1632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