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慘敗阿富汗,拜登究竟做錯了什麼

川普相比,他確實太「靠譜」了——至少對對手來說是這樣。

1

眼下美國在阿富汗的撤軍,很有點要演成好萊塢式災難片的意思——「勝利大逃亡」,大逃亡是肯定的,但逃的勝不勝利卻要兩說了。

當地時間2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國際機場外,相繼爆發了兩起爆炸。目前已造成至少103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軍士兵。爆炸還造成至少18名美軍士兵和140名阿富汗人受傷。報導稱,「伊斯蘭國」的分支機構「呼羅珊省」(ISIS-K)已宣布對此次襲擊事件負責。

美國人在阿富汗呆了這十來年,此前從未出現過如此重大的單起傷亡事件。眼下,臨要走了突然來這麼一出,這對於此前誓言要在9月以前撤光在阿富汗所有人的美國總統拜登來說,是個不小的打臉。

而更加打臉的是,剛剛過去的7月,拜登在向美國民眾闡述他從阿富汗撤軍的理由時,其邏輯一直是:美國駐軍阿富汗的目的是消滅在那裡恐怖主義勢力,如今任務已經達成,我們沒有理由不走。如今這話言猶在耳,正牌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就搞這麼一出歡送拜總……

眼下美國媒體已經給拜登的這次撤軍行動起了個名,叫:「歷史性的失敗」。有共和黨議員更是稱美國建國兩百年來,從未遭遇如此羞辱,要彈劾總統。

比如這位林賽·格雷厄姆,直接說「拜登讓我們在阿富汗雙目失明、赤身裸體。」

當總統的人不會打仗,這個指控在美國相當之嚴厲。

美國七十年代的時候曾經有部著名電影叫《巴頓將軍》,在影片中導演借巴頓之口對美國人民族性有過一個精闢的總結:

「現在,各位聽說一大堆美國不想打仗,我們愛好和平的話。我告訴你們,全他媽都是胡扯蛋!美國人傳統就愛打仗,所有的真正美國人都愛戰鬥。當你們小時候,你們佩服彈珠高手,跑得最快的人,大聯盟棒球員,最悍的拳擊手。美國人喜歡贏家,而且容不下輸家,美國人永遠企圖獲勝!我完全看不起那些輸了,還有臉歡笑的失敗者,那也正是為什麼美國人從未,也不會打敗仗,因為失敗的念頭對美國人是可恥的。」

是的,美國人喜歡贏家,這一點上跟他們的精神祖先古羅馬人頗為相似。而作為「三軍總司令」拜登,在阿富汗敗的這麼稀里嘩啦,對他的支持率的打擊是致命的。

我剛剛看到美國一家民調公司Echelon Insights的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1%的美國人不希望看到拜登競選連任,大部分民眾不贊成拜登處理阿富汗問題的方式,還有一些批評者對拜登的工作能力表示擔憂——工作搞成這個樣子,這傢伙是不是真老年痴呆了?

這個樣子搞下去,別說三年後謀求連任,這一屆他能不能平安做完,可能都要打個問號。這不,前兩天在會見WNBA(美國女子籃球聯賽)去年的總冠軍時,拜登曾經失言說「美國馬上就會有個女總統」,外界都據此猜測他是不是要提前交班給副總統賀錦麗,民主黨「丟拜保賀」,一股「欽定」的味道噴薄欲出。

但當地時間26日晚,拜登還是發表了一個緊急講話,把撤軍失敗的責任攬了下來:「我對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負有根本責任。」

但拜總統在講話中仍然忘不了甩鍋:「事情是這樣的,你知道……前總統與塔利班達成協議,讓所有美軍在5月1日前撤出阿富汗,想像一下,如果我在5月1日表示,我不打算重新協商一個撤出日期,我們會在哪裡?我們將留在那裡。我只有一個選擇,讓成千上萬的部隊回到阿富汗打仗。」

而對拜登憑空甩來的這口鍋,川普其實早有防備。早在上星期,他就在演講中表示:如果自己還是總統,「悲劇根本就不會發生。」此外他還反唇相譏,說只要拜登能拿出競選時對付他的一半的努力,事情也不會搞成這個樣子。

顯然,這老哥倆有撕吧上了。

那麼撤軍這事兒,到底該是誰的鍋呢?

2

去年大選爭議鬧得最凶的時候,川普曾經緊急開掉了時任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Thomas Esper),以克里斯多福·米勒(Christopher Miller)代替之。我記得當時外界對這個「臨選換帥」還頗多非議,甚至有人猜測老川是不是要搞「武裝保衛政權」。

克里斯多福·米勒

不過,這位米勒前兩天接受了美國雜誌《防衛一號》(Defense One)的專訪,解釋了兩件事:

第一,他當時的走馬上任,是川普在預估大選可能有變之後,試圖給阿富汗善後的舉動。

第二,如果按照川普政府的本意,他們從未打算將所有美國軍隊撤出阿富汗。川普的「撤軍令」,其實是一次「詐術」。

按照米勒的解釋,川普政府之所以要對外放出「2021年5月撤軍」的消息,其實目的是為了給2020年剛剛上台的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施壓,在等待後者在談判中對塔利班做出讓步,達成權力分享協議。

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撤軍計劃,跟川普放過的很多其他「炮」一樣,原本只是個「計謀」,想把當時剛剛上台、因為沒撈夠而不願意配合美軍的加尼給弄下去,讓塔利班出來搞一個所謂的權力共享政府,然後再談判一下,以爭取對美軍在阿更有利的形勢。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2020年大選的風雲突變,讓這個「計謀」沒騙的了阿富汗人,反而把「接盤」的拜登給對付了——新接任的拜登無論看不看得出來川普的「撤軍」是個嘴炮,都要跟這個計劃較勁:畢竟和平總統的造型他是要「熬」的。川普說撤,他說不撤,這個政治影響大大的不好。

於是拜登上台後,就真的搞了一個特別「政治正確」的撤離計劃。他許諾,在2021年9月11日之前,所有駐阿富汗的美軍士兵都可以回家。

為什麼要定這個日子呢?說起來也非常「政治正確」。從2001年911,到2021年911,剛好是20年,拜登的民主黨政府掐指一算,覺得這是個給反恐戰爭畫上圓滿句號的良辰吉日啊,那就它吧。

可是這個計劃,執行起來就太倉促了:川普說撤軍本來就嘴炮,撤軍沒有進行什麼實質準備,美國連駐阿富汗還有多少僑民都沒搞清楚,就忙著收拾鋪蓋捲走人。不出亂子那才有鬼。

所以早在今年3月的時候,美國媒體就曾報導說,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將軍當時就曾警告拜登:在2021年內完成這樣大規模的撤軍是不可能的,劃定明確撤軍日期的行為更是愚蠢。

可是據說拜登當時沒反應。

唯一對拜登這個「擇日開溜」計劃感到歡欣鼓舞的應該是塔利班。「抗戰八年,還有七年就要結束了」,這在中國抗日神劇中是個笑話。但拜登的撤軍紅線一提,塔利班卻一下子真的心裡有底了——拜登已經親切的把日期告訴了他們,剩下的只要算好日子下山去接收就可以了。

可能同樣做好準備的還有阿富汗前總統加尼等大小軍閥——美國人要溜,我們比美國人溜的還早。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阿富汗軍隊會在美軍撤軍計劃一公布之後就立刻雪崩,也解釋了加尼跑路時為什麼能有條不紊的換好幾大箱黃金帶走。

所以如果米勒的描述當真,川普比拜登指揮水平,那還真是高出不少的:川普好歹還會用用詐術。拜登連這個都不會搞,自己的戰略底牌,直接就亮給對手了。

其實,拜登這個選定「黃道吉日」「擇日而逃」的做法,愚蠢程度堪比中國解放戰爭遼瀋戰役的那個名場景:國民黨軍9兵團司令廖耀湘,在被打急了以後,直接用明語發報,把己方的撤退部署告訴了東北野戰軍。於是十幾萬裝備精良的軍隊就灰飛煙滅了。

兵者詭道也,戰略意圖一旦暴露,那就不是在打仗,而是在送人頭。

而拜登在阿富汗做的之所以如此拉胯,就是因為他過早、過於明晰的對敵手暴露了自己的戰略意圖。

3

那麼拜登為什麼要這麼實誠呢?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

本月20日的時候,《紐約郵報》發了篇文章,披露了一個陳年細節:

2010年的時候,賓拉登曾給下屬寫了一封長信,信中要求部下暗殺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

但拉登特意提醒下屬要留時任副總統的拜登一個活口,讓他接任總統。因為這個人「毫無準備」,很好對付,將帶領美國「走入危機」。

……

現在看來,拉登的這個判斷好像是正確的。拜登確實好對付,而好對付的原因,則是因為他被自己的「人設」束縛住了。

我記得在小說《三體》裡,三體人也是這麼希望程心當選與他們博弈的「執劍人」——因為程心的「人類聖母」,「聖母」的人設是她當選執劍人的最大資本,也成了她的束縛。她一旦掌權之後,必須用「聖母」的行為模式去做事。所以她的一切行動就都是可預判的。而在博弈中,一旦行為可預判,就會被對方拿捏的死死的。

類似的劇情,其實也在如今的美國上演。我們常調侃美國前總統川普是「特沒譜」,可能美國人也這麼覺得。所以去年的大選中,拜登為自己打造了一個「特靠譜」的形象,並以其擊敗川普。

但「靠譜」是拜登得勝的秘訣,也成了他的束縛。上任總統之後,他必須時時事事表現出與川普「沒譜」的不同。阿富汗撤軍的「假戲真做」,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但把拜登推上台的美國人忽略的是,川普的「沒譜」,恰恰為美國保留了戰略博弈的不確定性,這種「沒譜」本身其實就是一種戰略威懾,因為對手不知道你要出什麼牌。這是川普美國最難纏的地方。

而拜登一心要做川普的反面,要言必行、行必果。於是在對手看來,這個美國的「三軍總司令」的策略幾乎是透明的。戰略威懾力,就隨著川普的「沒譜」感也一起消失了。

而相似威懾力喪失,可不只是在阿富汗這一個地方發生。在與盟友討價還價,和與中俄展開博弈時,拜登時時處處甩不掉這層因「靠譜」而染上的「戰略笨拙」。

於是,推論就形成了:阿富汗的潰敗,對拜登時代的美國外交災難來說,也許只是個前奏。

可讓我們在往深一層細想一下,選上這樣拜登的人究竟又是誰呢?是誰在逼著拜登必須用政治正確處理戰略問題呢?

我又重讀了一下《三體》裡的那段劇情,裡面有段話是這麼說的:

「在公眾眼中,最理想的執劍人是這樣的:他們讓三體世界害怕,同時卻要讓人類不害怕。這樣的人當然不存在,所以他們就傾向於讓自己不害怕的。你讓他們不害怕……現在她們都認為事情在朝好的方向發展,宇宙大同就要到來了,所以威懾越來越不重要了,執劍的手應該穩當一些。」

……

讓川普這樣的人當總統,讓對手感到難纏,也讓美國左派們感到害怕。

讓拜登這樣的人當總統,讓美國的左派們安心,卻也讓對手安心。

選誰呢?這取決於這個國家約束權力的籬笆是否尚且牢固,更取決於它的人民勇氣幾何。

而《三體》所預言的那種世界,是民主劣化的末世,在這種末世中,民眾不敢選擇讓他們害怕的「執劍人」,制度也無從保證這個人上台後不會胡作非為。

於是選一個既不讓自己也不讓對手害怕的人來統領全局,就成了這種末世中早晚要發生的悲劇。

過於「善良」得程心,如三體人所預判的,成為了讓人類輸掉威懾紀元的那個「聖母」。

同理,過於「靠譜」的拜登,不知會不會如拉登所預判的,成為領導美國「走入危機」的那個「聖父」。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海邊的西塞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29/163967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