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朱學淵:一堆糊塗蟲說林彪——墜機50年 附《五七一工程紀要》

—【林彪之死是中國大陸思想解放之始】

作者:
朱學淵新按:昨天是林彪之死的五十周年,那時我正為「收聽敵台」而被勞改;林彪死後,各色囚徒走出各種牢籠,飢餓沈悶愚昧的中國大地上,反軍辱毛言論四起,中國思想也走出了樊籠,它催化了一九七六年的騷動和一九八九年的沸騰。三十三年後,我在美國回憶了叛逆們的喜悅,這篇借題發揮的紀念文章發表在金鐘先生和蔡詠梅女士主辦的《開放》雜誌上,如今又過了十七年,讀來仍能激奮自己的意志。

《開放雜誌》編者舊按:最近海內外一片為林彪翻案聲,一些高幹子弟紛紛立說,為林叫屈,內容涉及九一三事件真相與對林彪的歷史評價。本文以廣闊的視野剖析林彪在毛澤東政權中的角色,尖銳地批評了那些局限於中共體制內思維的愚昧和虛偽,指出林彪在文革中從擁毛為惡走向反毛殺毛的雙重意義。

朱學淵:一堆糊塗蟲說林彪

八月初,香港"鳳凰衛視"的"魯豫有約"節目,連續兩個周末播放了中國名人吳法憲將軍夫人陳經圻女士的採訪記。陳大姐抗日戰爭時期參加新四軍,從上海的一個中學生變成了一個革命戰士,在一次聚會上唱了一首英文歌曲,引起吳將軍的愛戀,而結合成一個美滿的革命家庭。

吳法憲夫人上電視為丈夫叫屈

採訪的主題自然是林彪"九·一三叛逃案",是時吳將軍是空軍司令,事後又是"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的重要成員,因此對事件的始末有相當詳盡的了解。陳大姐年過八旬、言辭謙遜,而且記憶清晰,條理分明,她把周恩來帶著吳將軍處置事件的細節,說得清清楚楚。依我的感覺,毛澤東似曾通過周恩來挽留林彪,只是林彪去意已堅,乃至"折戟沉沙"了。

對吳將軍事後所受的處罰,以至株連家屬的做法,陳大姐非常反感,她認為夫君雖是林彪提拔的部下,但只有"工作關係";而所謂"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則純屬子虛烏有。到頭來,經常"反對四人幫"的吳將軍等,竟與江青等同上了一個被告席。對共產黨此等"司法"的厭惡,我們與陳大姐有相印之心相惜之感。所謂"胡風集團","高饒反黨","章羅聯盟","彭羅陸楊",哪門兒不是假的?有些事情非得落到自己的頭上,才會覺得冤枉。

陳大姐提到吳將軍出事後,她把與林彪、葉群合影照片、往還書信統統燒了。說來,我們也都經歷過那個恐懼的時代,據美國之音報導,《晚年周恩來》作者高文謙先生說,毛澤東也派他的親信女子謝靜宜,把"故副統帥府"中的檔案文書"清理"了一遍,滅去了許多蛛絲馬跡;大家還都知道,林彪死後周恩來大哭一場。

體制內思維的糊塗和虛偽

最近,海內外一片為林彪翻案聲,最執著者自然是聞人林豆豆(林立衡)了,她四下活動為父平反,說的無非是她媽和兄弟害了她爹,林彪本人根本就不知道有個《五七一工程紀要》云云。林豆豆雖在"北大"受過尖端教育,其實是個非常痴愚的女子,當年她向"黨中央"密告葉群有"異動",致使林彪倉促出走,失事身亡。今天,"大義滅親"的她,卻又期待中央還父親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光輝形象"。

這種失智人還很真不少,前國家主席楊尚昆之子楊紹明即是一個。年初蔣彥勇醫生說楊老先生生前曾經向他表示,"六四"是中共歷史上最大的錯誤;可是小楊先生非但不領蔣醫生情,還要連番表示身為黨國要人的父親,是不可能向這個普通軍醫說這些"圈內話"的。原來,被鄧小平愚弄了一盤的楊門之後,還是想要"與黨中央保持一致"的。

劉少奇之女劉愛琴是又一個糊塗人,八月間她也在"魯豫有約"上訴劉家的苦,念及了臥軌的哥哥,和病死的弟弟,可是這位"留蘇生"的結論竟是:"我爸爸從來沒有反對毛主席,他本來不該搞政治,政治太殘酷了!"最可笑的,還數劉愛琴的繼母,被毛澤東害死了丈夫的王光美,曾握著吳祖光夫人新鳳霞女士(已故)的手,誅心地說:"我們都是毛主席的好學生。"

這些的愚昧或虛偽,就是所謂"體制內思維"的一角一斑。無論是林豆豆、楊紹明、劉愛琴,乃至高了一個輩分的王光美,雖然家人被毛澤東害慘了,而且"姓資姓社"的風水都已經轉回了一圈,但他們都還是要"擁護毛主席",死了還想"進八寶山"的。當今為林彪翻案的格局,還會朝這個忠毛的"牛角尖"裡面繼續鑽下去。

在形形色色的翻案活動中,又以美國吳金秋教授的"說不清論",最令人困惑了。吳教授是吳法憲將軍和陳經圻大姐的女兒,八十年代後期來美留學,於某校獲歷史學碩士學位,現任Old Dominion大學教授。美國之音報導她日前在紐約說,關於林彪事件"……應該出來的真相,都已經出來了,各個地方的材料都出來了,如果現在還沒有出來的,那就是一個謎了,歷史的謎案是很多的"。她強調沒有充分的根據證明林彪企圖出逃蘇聯。

我們要說清林彪的問題,還得剖析林彪其人。

軍事天才變成山大王的佞臣

說來,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等將軍,只是一群聰明而勇敢的造反農民而已;而林彪則是一個運籌帷幄的天才。史學家周策縱先生曾對我說,抗戰時他在重慶侍從室工作,多次參加兩黨高級將領與會的軍委會會議,有一次林彪受蔣介石命,即席分析國際戰局,是他記憶中最精闢的講話。我想,在座的委員長一定會想:我為什麼羅致不到這樣的人才?

人才大都嚮往理想;一個政黨有理想,才能攬聚人才。共產黨那時有理想,於是才得了林彪,他一人將兵,就打下了半壁江山;而周恩來一舌如簧,又說動了天下的人心。可是,得了天下又如何?"時間開始了",理想就化為狂妄,十年功夫,毛皇帝就把中國治得一團糟。

事情不順利,就會有分歧;而這個號稱"在鬥爭中成長"起來的中國共產黨,總要把一切黨內分歧都說成是"鬥爭",而鬥爭又必然"殘酷",因此就一味地"殘酷鬥爭"了。那些原本的人才,經過權力的腐蝕的和鬥爭的恐嚇,有些變成了奴才(如周恩來),有些變成了奸佞(如林彪);而彭德懷等人則是"為民請命"的例外。

一九五九年夏天,共產黨在廬山開"神仙會",可是彭德懷才入仙境,就激怒了毛澤東,會議就開成了湖南人的"操娘會"。毛澤東會中搬林彪上山,八月一日林彪有備而來,在常委會上發言:"彭德懷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馮玉祥。中國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誰也不要想當英雄。"一槍就把彭德懷放倒在地,而大英雄的"最親密的戰友",也就隱然成形了。

彭德懷是個率直而缺乏含蓄的人,他還沒有從"勝利的光環"中解脫出來;而兩湖三湘出來的革命人物,說話又非常尖刻,如果他不說那句"小資產階級的狂熱性"的名言,歷史或許會改寫不少……。但是,依了毛澤東的性格,他彭德懷躲得了一回,也決躲不過二回的。然而,從新式的"公共關係"或"談話藝術"的技術層面來看,依了這些農民領袖的沖頭沖腦和磕磕碰碰(也算是中國的文化特色),他們難免一天要互相翻臉的。

再說,共產黨這個"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武裝團體,除熟習"鬥爭"和"兵法"外,並無其他的見識和專長。因此,林彪也就只能以"出其不意"的"軍事藝術",來執行領袖"殲滅"同志亦戰友的"戰略部署"了。這回林彪雖然打倒了彭德懷,卻成全了彭德懷的萬世名,最後又把他自己釘在"野心家,陰謀家"的恥辱柱上。

毛澤東的罪惡超過兩千年專制總和

中國的農民造反運動一直沒有什麼出息,信奉"馬列主義"的中國共產黨,比捧著"馬可福音"的天國洪楊,並沒有什麼長進。"廬山會議"雖然沒有流血,但"文化革命"比"天京內訌",不僅毫不遜色,而且"青勝於蘭"了。有了"槍桿子"在黨內鬥爭中為"山大王"護駕,毛大王也就更加隨心所欲,共產黨就從廬山上一路滑下去,先似勢如破竹,後來就車毀人亡了。

到林彪死,共產黨執政二十二年。其間毛澤東所作的惡,比秦皇以來二千二百年的"歷史總惡"還要多。而林彪"助紂為虐"的十二年(1959─1971),又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中最飢餓、最恐怖的時代。可以斷言,沒有林彪的堅定承諾,毛澤東絕不會貿然發動文化革命;而犧牲林彪記恨的革命將領賀龍、羅瑞卿等,又是毛澤東與林彪的罪惡交易。

這樣的慘劇,完全起於毛林的罪惡合作;而罪惡又加速了罪犯間合作的破裂。兩人迅速走向對立的起因,還在於毛澤東的反覆無常。他很想結束文革,但一次一次因"干擾"(如"二月逆流")而延誤,在他騎虎難下時,"打擊面"又一再擴大;"九大"鴉雀無聲的場面,使他敏感黨心已去,於是想籠絡一些"老同志"(如陳毅)的舊情,因此開始疏遠得罪人的林彪,還在斯諾面前說了許多林的壞話,並借是否"設立國家主席"的議題(至今令人莫名其妙),把與林親近的陳伯達打倒,而且有起用張春橋的打算。

林彪一生為人機警,當更非弱輩女流,我們可以想像他對毛澤東不仁不義的憤怒:"我為你出生入死打天下,為你把戰友同志得罪光,到頭來你要放我的壞水,叫我孤家寡人,何處落場?"的確,以當時林彪惡人做盡的處境,接不了班,就是滅亡。於是,這個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奸佞",又立刻拾回了他的曾經造反的"英雄"本色。

《五七一工程紀要》:討伐暴君的檄文

時光流逝了三十多年,讓我們重溫林彪父子的造反組織"小艦隊"的綱領──《五七一工程紀要》,它說:"B─52(指毛澤東)好景不長,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幾年內安排後事。對我們不放心。……他們的社會主義實質是社會法西斯主義……他們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把黨和國家政治變成封建專制獨裁式的家長制生活……他濫用中國人民給其信任和地位,歷史地走向反面,實際上他已成了當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個真正的馬列主義者,而是一個行孔孟之道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不能不說,這是與專制決裂的誓言,這是討伐暴君的檄文。不管這是錄自於一個部下之筆,還是發自於一個奸佞之心,它的英雄氣概和對歷史的洞察,都大大地超越了一切同時代叛逆者。而毛澤東居然公布了這份暗殺的密謀,他以為人民將站在他這一邊;可是這些陰謀的言辭,激起了一場舉國的思想解放運動。

人人都應該記得,《紀要》給叛逆們帶來的幸災樂禍的激動,連愚鈍的保皇奴婢們也覺察到皇廷樑柱的斷裂,"林副主席親自指揮的"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無地自容,而囚徒們開始走出牢籠,尷尬的毛澤東招回了鄧小平,周恩來則嚎啕痛哭……。這是中國共產黨空前難堪的時刻,從此流言四起的中國,開始了新的社會躁動。

林彪"自我爆炸"的最大受益者是鄧小平,他長林彪三歲,長征路上毛澤東曾經訓斥林彪"你還是個娃娃",鄧小平和林彪落在毛澤東、張國燾、周恩來、朱德這群核心中,當然只能算是"小字輩";但以與毛澤東的私交和果斷幹練,他們都無人可及。毛澤東所賜予的寵辱,難說不會構結兩個能人的"瑜亮情結"。鄧小平說的"林彪不死,天理難容",倒是他見到隧道盡頭亮光的喜悅;可是他一復出,又操之過急……

楚人林彪,是一個劍客。他知道自己的分量,更明白戰略實施的難度;而投奔交惡的蘇修,等於把劍頭刺入毛澤東的胸口。儘管,劍折斷在蒙古的荒漠,毛卻被他的死訊擊得精神崩潰,幾乎與他同歸於盡;事後,他一定後悔把事情搞得太過火。五年過後,毛澤東打發溫順的周恩來先行離世,天安門前燃起了精神暴亂的烈火;是年秋,在林彪領唱的"秦皇的時代,一去不復返"楚歌聲中,湘人毛澤東結束了他罪惡的生命。

善良人的思想,很難兼容林彪既"英雄"又"奸佞"的兩面人格。曾有追求理想的功勳的他,本沒有必要去扮演一個帝王的諂媚之徒。但我們這個"不厭詐"的民族的最不誠實的領袖,把他推上了"黨性"的最高峰。然而,在反覆無常的黨內鬥爭中,即便是奸佞,也無以"從一而終"。

按理,學術是要把問題"搞清楚";而之於局外人都能看得清楚的問題,連自己母親都已經說清楚的事情,為什麼對身為歷史學家的女兒,反而倒成了"謎"呢?點明了說,就是吳金秋女士還有"體制內思維"殘餘,不敢面對林彪企圖殺毛的"大逆不道"。倘若吳女士仍兼承乃父對毛澤東的敬畏之心,和對林彪的知遇之情,那末事情就永遠也說不清了。

二〇〇四年九月六日

香港《開放雜誌》十月號首選文章

附:《五七一工程紀要·實施》

9·2後,政局不穩,統治集團內部矛盾尖銳,右派勢力抬頭軍隊受壓

十多年來,國民經濟停滯不前。群眾和基層幹部、部隊中下幹部實際生活水平下降,不滿情緒日益增長。敢恕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

統治集團內部上層很腐敗、昏庸無能,眾叛親離。

(1)一場政治危機正在醞釀

(2)奪權正在進行

(3)對方目標在改變接班人

(4)中國正在進行一場逐漸地和平演變式的政變

(5)這種政變形式是他們慣用手法

(6)他們"故伎重演"

(7)政變正朝著有利於筆桿子,而不利於槍桿子方向發展

(8)因此,我們要以暴力革命的突變來阻止和平演變式的反革命漸變。反之,如果我們不用"五七一"工程阻止和平演變,一旦他們得逞,不知有多少人頭落地,中國革命不知要推遲多少年。

(9)一場新的奪權鬥爭勢不可免,我們不掌握革命領導權,領導權將落在別人頭上

我方力量

經過幾年準備,在思想上、組織上、軍事上的水平都有相當提高。具有一定的思想和物質基礎。

在全國,只有我們這支力量正在崛起,蒸蒸日上,朝氣勃勃。

革命的領導權落在誰的頭上,未來政權就落在誰的頭上,在中國未來這場政治革命中,我們"艦隊"採取什麼態度?

取得了革命領導權就取得了未來的政權。

革命領導權歷史地落在我們艦隊頭上。

和國外"五七一工程"相比,我們的準備和力量比他們充分得多、成功的把握性大得多。和十月革命相比,我們比當時蘇維埃力量也不算小。

地理迴旋餘地大,空軍機動能力強。比較起來,空軍搞"五七一"比較容易得到全國政權,軍區搞地方割據。

兩種可能性:奪取全國政權,割據局面

必要性

B-52〈註:毛澤東的代稱〉好景不長,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幾年內安排後事。對我們不放心。與其束手被擒,不如破釜沉舟。

在政治上後發制人,軍事行動上先發制人。

我國社會主義制度正在受到嚴重威脅,

筆桿子托派集團正在任意篡改、歪曲馬列主義,為他們私利服務。

他們用假革命的詞藻代替馬列主義,用來欺騙和蒙蔽中國人民的思想。

當前他們的繼續革命論實質是托洛茨基的不斷革命論,他們的革命對象實際是中國人民,而首當其衝的是軍隊和與他們持不同意見的人。

他們的社會主義實質是社會法西斯主義。

他們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

把黨和國家政治變成封建專制獨裁式的家長制生活。

當然,我們不否定他在統一中國的歷史作用,正因為如此,我們革命者在歷史上曾給過他應有的地位和支持。

但是現在他濫用中國人民給其信任和地位,歷史地走向反面實際上他已成了當代的秦始皇,為了向中國人民負責,向中國歷史負責,我們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一個真正的馬列主義者,而是一個行孔孟之道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時機

敵我雙方騎虎難下。

日前表面上的暫時平衡維持不久,矛盾的平衡是暫時的相對的,不平衡是絕對的。

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只要他們上台,我們就要下台,進監獄。衛戍區。)或者我們把他吃掉,或者他們把我們吃掉。

戰略上兩種時機:

一種我們準備好了,能吃掉他們的時候;

一種是發現敵人張開嘴巴要把我們吃掉時候,我們受到嚴重危險的時候;這時不管準備和沒準備好,也要破釜沉舟。

戰術上時機和手段

B-52在我手中,敵主力艦〈註:指江青等〉均在我手心之中。

屬於自投羅網式

利用上層集會一網打盡

先斬爪牙,既成事實,迫B-52就範,

逼宮形式

利用特種手段如毒氣、細菌武器、轟炸、543〈註:一種武器的代號〉、車禍、暗殺、綁架、城市游擊小分隊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5/1647014.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