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孟晚舟與兩個麥可都經歷了什麼?

孟晚舟、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異國熬過一千多個長夜後,終於返回故鄉與親友團聚。關於他們所經歷的一切,背後的政治分析不絕於耳:外交政策的角力與計算、國家民族的輸贏與榮辱,各種宏大的討論鋪天蓋地,而關切他們個體經歷的聲音相較甚少。

孟晚舟(左)、斯帕弗(右上)與康明凱(右下)近乎同時重返故鄉,但他們有著截然不同的經歷。(法新社)

雖然中美難得口徑一致地否認了「人質交換」的說法,但毋庸置疑的是,孟晚舟與兩個麥可或多或少受大國交惡與政治博弈的牽連,身不由己。他們的歸程以及過去三年的經歷有哪些異同?兩國網民的反應又有什麼特點?

孟晚舟的回家(上)與兩個麥可的回家(下)在氛圍上有不小的差別。

兩種回家方式

孟晚舟回家的「儀式感」從離開加拿大前就開始了。當地時間9月24日獲釋的她在登機前就發表了簡短的講話。她後來在政府包機上撰寫感言時,中國媒體已大肆報導,社交媒體上,歡迎孟晚舟回家、中國實力強大的呼聲此起彼伏。

孟晚舟的包機是上周六(25日)晚上約10時抵達,但不少民眾下午已在深圳寶安機場聚集,他們舉著橫幅、標語、唱著愛國歌曲。機場與深圳最高樓平安大廈都打出「歡迎孟晚舟回家」的字樣。官方媒體央視在包機抵達四個小時前就開始全程直播。官方統計,總觀看量近4.3億、點讚超4億,比美國和加拿大的總人口還多。

有不少民眾聚集在深圳機場迎接孟晚舟回家。

孟晚舟最終穿著一襲紅裙,踏著紅地毯出現在眾人視野。她接過鮮花,向在機坪迎接她的人們揮手、鞠躬,並再度發表了一段簡短講話。

從輿論上看,她是主角,卻似乎不是焦點。雖然孟晚舟在兩次講話與一篇感言中都感謝了國家的幫助與關懷,但那些涉及個人經歷的內容,在中國媒體與輿論中似乎處於次要位置,不少中國媒體與網民沉浸在外交勝利的狂歡中,更熱衷於討論中國紅。

她在深圳機場哽咽地說:「異國他鄉的漫長等待,充滿了掙扎和煎熬」。

例如,孟晚舟在加拿大說,作為母親與妻子,過去三年的生活被「翻了個底朝天」;她在飛機上寫道,自己「一次次墜入深淵,又一次次闖入暗夜」「淚水抱怨化解不了愁苦」;她在深圳機場哽咽地說:「異國他鄉的漫長等待,充滿了掙扎和煎熬」。

「孟晚舟式」的回家,充滿著鑼鼓喧天、英雄凱旋而歸的氣象。相較之下,兩個麥可的回程則沒那麼熱鬧。在孟晚舟案中飽受批評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前往卡爾加里(Calgary)接機,在昏暗的機坪與兩人相擁。看不到大批民眾迎接,兩人也沒有發表什麼講話。

康明凱(機艙內左)和斯帕弗(右)在本月25日乘坐加拿大政府包機,飛抵卡爾加里(Calgary)

康明凱(右)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相擁。

加媒報導,兩人在機庫喝了杯咖啡、吃了些點心,斯帕弗留在卡爾加里與家人團聚;康明凱則乘坐另一架飛機回到家鄉多倫多。他告訴當地記者,自己的心情「非常好」。他說:「能回到加拿大的家真是太棒了。我非常感謝所有為我們兩個人回家而努力工作的人。」

一張康明凱在機坪趴著親吻土地的照片在推特流傳。不少加拿大網民為之感動。他們與中國網民一樣在社交媒體上歡迎兩個麥可歸國。

不同的是,加拿大網民的評論較少談及外交與國際形勢,而更多關注個人:「他們看起來氣色不錯」「能回家一定很開心」「趕緊給他們乾酪漢堡,難以想像中國監獄給他們吃什麼」「我打賭在中國承受的壓力一定使他們蒼老許多」。

杜魯多的攝影師斯科蒂(Adam Scotti)捕捉到一張康明凱在機坪趴著親吻土地的照片。

也有些網民戲謔嘲諷,加拿大情報局在推特歡迎兩個麥可回國後,就被一些網民調侃「不用隱瞞了?」「難道他們真是間諜?」整體而言,兩個麥可歸國,整體氛圍也較為輕鬆、更為私密與個人化。

異國他鄉的經歷

2014年被中國拘捕並指控犯間諜罪的加拿大傳教士加勒特(Kevin Garratt)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電台,歸國的兩個麥可「應該需要一些時間恢復」。加勒特稱,斯帕弗被關押的監獄就是他當年被關那所,「所以我非常清楚那個地方發生什麼事情」。

他形容,那裡有著非常嚴格的軍事環境,沒有個人選擇,想吃什麼或閱讀什麼的選擇也沒有。他還說,自己前六個月被關押在一間「漆黑的牢房」。

加勒特的妻子朱莉婭(Julia Garratt)當時也一起被捕,她2019年受訪時也形容過在中國監獄的經歷:被關在一間日夜開著燈的房間裡,連睡覺都有燈光照在臉上;每天接受長達六個小時的審訊,兩個月後會再問同樣的問題,然後比較答案,讓人精疲力盡;雖沒有受到身體上的傷害,但有看守日以繼夜看著他們,任何基本必需品——水,牙刷——都得開口向守衛要。

不過,加勒特夫婦敘述的是他們被指控犯間諜罪遭到的待遇,兩個麥可是在特殊的情況下被捕,他們是否也是受到同等對待,還有待他們休息過後對外敘述和坦露。

加勒特(左三)的妻子朱莉婭(左二)2014年在中國上海被拘捕。

2016年9月,加勒特在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訪華期間親自斡旋後,終於被遣返回加拿大,與同年早些時候離開中國的朱莉婭團聚。

而根據彭博社今年年初的報導,孟晚舟在溫哥華過著「富裕的生活」,她能在特定時間與範圍內活動,除了在聖誕節包下餐館與14名賓客共享晚宴,還在溫哥華高檔精品店購物。

不過,這與孟晚舟在被捕前作為「華為公主」的生活也必然大相逕庭。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9月25日在推特貼出孟晚舟腿上解除電子腳鐐後的淤青,孟晚舟在加拿大經歷的痛苦,恐怕也是他人無法得知的。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9月25日在推特貼出對比照片,顯示孟晚舟腿上解除電子腳鐐後的淤青。

未來的軌跡

兩個麥可與孟晚舟都需要一些時間恢復正常生活。但孟晚舟在整個事件中與政治高度綁定,回到中國後更頂著一種光環,萬眾矚目,不再是過去那個單純的電信巨頭高管或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了,她能否回到以往的生活還是個未知數。

至於兩個麥可,據中共官方的說法,兩人「身患疾病」因此批准取保申請。雖然從照片上看,兩人氣色不錯,但過去三年對身心的折磨,想必也需要一段時間癒合。康明凱也說,期待恢復在加拿大的平靜生活,目前最想要做的是休息。

但有些加拿大網民似乎迫不及待,有個網民說:「兩人應該談談在中國監獄裡的經歷,我等不及了。」

企業高管也好,普通老百姓也罷,都有可能受到政治博弈的波及。雖然個別經歷有所不同,但同樣身不由己。他們原有的生活被打亂,能否復原是個未知數。如果大國之間的關係持續惡化,或許有更多人的人生軌跡將被改寫。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聯合早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30/1653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