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程曉農:拜習演雙簧 中共苦肉計

作者:
既然中共的減排停電是「政治秀」,它就隨時可以恢復供電。現在對拜登的挑戰是,中共繼續實行它慣用的對美國的軍事威脅方針,最近加緊了軍事上威脅台灣。拜登的對華經貿政策設計因此被軍事問題綁在一起了。10月6日拜登派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瑞士與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談了6個小時,很大一部分時間是關於軍事對抗問題。

中國新一輪拉閘限電,波及多個省份,多個工廠被限制生產甚至關閉,嚴重的影響民生

10月8日我在《大紀元》評論欄里的文章《中國限電秘辛》介紹了最近中共大規模限制用電的背景,但限於篇幅,該文並沒回答一個關鍵問題:中共為什麼突然關心起二氧化碳排放,為此全國性限制火力發電?本文進一步分析其中的奧秘—這次限電拉閘其實是拜登習近平演的一場政治雙簧。

一、中共:從絕不減排變成強制減排

從9月下旬開始,中國全國缺電限電,到處拉閘。導致這次大停電的《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主要是為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其實,就在9月初,中共當局明確對美國氣候特使克里表示,中共不會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拜登與川普總統不同,拜登完全不關心中共通過對美貿易逆差和技術盜竊造成的對美國的嚴重損害,也不在乎中共實際上是在用從美國賺的錢和從美國偷的技術,從軍事上威脅美國和東亞的安全。他最關心的是美國民主黨所謂的「政治正確」口號的實施,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氣候問題。因此拜登一進白宮,就設了個奇怪的職位—-氣候特使,給了前國務卿克里。今年以來克里已兩次到中國,請求中共配合拜登的氣候政策,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今年9月初克里第二次到中國商量此事,但在天津會談時,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強硬地把氣候問題上的合作之門關死了。中共外宣媒體介紹,王毅對克里表示,中美氣侯變化方面的合作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大環境;而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則說,中美可以加強在氣侯變化、疫情防控、經濟復甦等廣泛雙邊領域以及一系列重大國際地區問題上的溝通、協調與合作;但合作必須是雙向、互利的。當時王毅、楊潔篪直言不諱地告訴克里,氣候合作的前提是兩國關係大環境的改變;也就是說,拜登若不取消川普的對華制裁政策,氣候合作免談。

所以,今年9月初的時候,中共並沒打算在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方面採取任何動作;相反,中共用拜登最關心的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作為槓桿,逼拜登在中美經貿問題上做出大讓步,要一舉推翻所有川普總統制定的對中共的制裁措施。然而,3個星期以後,中共的立場突然來了個180度大轉變,從拒絕減排變成了積極減排,而且下令在全國立即強制執行減排。

此事看起來十分蹊蹺,天津會談時王毅的口氣斬釘截鐵,言猶在耳,中共為何突然改主意?全國限電是個重大舉動,中南海的命令逼得國內各地的企業不得不停產、半停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讓頑冥不化的中共突然大轉變,決定犧牲經濟來拉閘限電,讓拜登得到他夢寐以求的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對錙銖必較的中共來說,願意付出這麼大的經濟代價,總不會是「良心發現」吧?

二、被政治玩弄的氣候政策

我在《大紀元》網站上,今年5月6日寫了一篇題為《「全球暖化」為何失蹤了?》的評論文章,解釋「全球暖化」假說為什麼破產;5月16日又寫了一篇評論文章,《氣候政策少為人知的迷惑》,說明了美國民主黨和歐洲左派政黨們為破產了的「全球暖化」假說換了個名為「氣候變化」的「替身」,忽悠各國政府及民眾為他們所謂的「氣候政策」買單,以支撐他們那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為底子的「政治正確」路線。

西方國家的左派追求著他們所謂的「進步主義」,把所有自己想推動的政策都納入「進步主義」範疇;為證明他們的「政治正確」,便模仿馬克思和共產黨劃分階級的做法,把西方社會人為地分成對立的兩個群體,即「政治正確」的「進步主義」派和所謂「落後愚昧」的「保守主義」派。氣候政策是他們「進步主義」的「神主牌」之一,便被標榜為不可質疑的政策議題;他們用「政治正確」干預科學研究,強行推行所謂的氣候政策。一些既得利益者則不斷鼓吹「全球變暖」,引起世界範圍內的恐慌,從中牟利,比如銷售清潔能源、輸出清潔能源技術,或標榜自己的所謂「進步主義」以操控選舉。

美國民主黨和歐洲左派政黨對氣候政策的盲目追求本身就何等荒謬,其中道理並不難懂;但在「政治正確」旗號的壓力之下,許多在教育界和媒體謀生的文化人就只能緘口不言了。對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中國人而言,這一套何其相似乃爾。其實,中共並非不明白減排口號和政策當中的荒謬,如今卻明知荒謬也異常堅定地配合拜登,開始實行二氧化碳減排。從中共一貫的所作所為可以想像到,它當然是另有所圖。

很自然地,我們會想到,是不是拜登答應了中共的前述要求?我們也可以猜想,王毅對克里說的那些只是檯面上和對外公開的話,他和克里當時有沒有私下勾兌呢?比方說,克里是否為拜登給中共傳話,私下透露一些讓中共開心的重大好消息?完全有這種可能。因為事實證明,習近平突然做出了一個單純讓拜登開心、而對中國來說幾乎有點像是經濟自殺的舉動—-拉閘限電。

三、關鍵的20天裡發生了什麼?

中共從拒絕減排二氧化碳,到突然決定犧牲經濟來減排二氧化碳,這180度大轉變都發生在關鍵的20天裡。按照時間順序排列分析,這20天裡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如下。

一,9月1日克里在天津的時候王毅明確告訴他,拜登不撤銷川普總統的制裁政策,拜登休想讓中共為拜登的氣候政策做出任何犧牲。

二,9月9日拜登突然給習近平打電話,兩人商量了不少事,當時談話內容沒公開;但其中部分內容後來被白宮新聞秘書帕莎其(Jen Psaki)9月27日透露出來。她在孟晚舟被放走之後答記者問時,提到了拜登與習近平這次通話的部分秘密內容,兩人當時談了中方釋放2名加拿大人,美方放走孟晚舟。

三,中共為滿足拜登的氣候合作而起草了政府文件《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落款日期是9月11日。此文件表明,中南海準備用犧牲經濟、犧牲企業利益為代價,用強行停電來減少火力發電,達到二氧化碳減排的目標。這是個技術性比較強的文件,起草文件需要幾天,經相關部門會商、會簽,再報上去批准;從落款日期可以看出,克里回到美國之後、拜習通話之前,中共就已經知道拜登會在經貿方面讓步,所以早就在準備這份減排文件作為「回禮」了。

四、中共9月11日以後下發這個文件到省部級,卻不立即執行,而是等了十來天;這番等待,一半是國內原因,一半是美國原因。所謂的國內原因是技術性的,這個減碳指標的總量確定後,需要分解到各省市。既然減碳就得停電,這會打擊經濟,沒有哪個省市會自願去做;因此這減碳總指標往下分解時,需要經過兩級討價還價,先是省市一級與中央討價還價,然後是省一級和地級市一級之間討價還價。這兩級討價還價都需要時間,所以討價還價完成之前這文件暫時內部保密,於是企業直到拉閘限電令下達之日才大驚失色。

五、中共下發停電文件之後等了十來天才下令拉閘,還有美國方面的原因,因為孟晚舟的釋放,美國還在落實中;直到美中雙方就放人的案子協商完畢,9月24日孟晚舟才被釋放。這是中美角力的一個重要案件,中共宣稱是它的勝利,其實是拜習之間另有暗盤交易。

六、孟晚舟被放走的前一天,中共減排二氧化碳的計劃指標已分解到縣市一級,於是中共立刻下令執行「實行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政策,然後就是全國大停電。限電引起了各國媒體的關注和分析,而孟晚舟被釋放和中共限電直接相關,卻基本上沒有媒體把這兩件事聯繫起來觀察,結果就錯過了新聞分析的重要線索。

四、拜登安排美國兩黨接受中共統戰?

拜登除了主動打電話與習近平私下交談,互相勾兌以外,還安排了一場匪夷所思的政治表演,以顯示美中關係正重新回到他想要的所謂雙邊合作的軌道。

9月13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同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共同主辦了一次以視頻方式進行的「中美政黨對話」。中方代表是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美方代表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前主席霍華德·迪安(Howard Dean)和代表共和黨的前美國貿易代表卡拉·希爾斯(Carla Hills)。美國的英文媒體不肯報導這次對話,參與對話的美方人士及民主與共和兩黨也隻字不提這次對話;只有中共報導了這次對話。這件事拜登完全瞞著美國國內。

雖然這次政黨對話只是個形式,但對習近平卻很重要。自從中共於2020年上半年點燃中美冷戰之後,現在拜登讓習近平可以很神氣地在中共高層內部說,拜登已經和我們合作了,接受了我們的統戰;換言之,雖然中共公然在軍事上不斷威脅美國,美國的兩黨依然派代表接受中共重要對外統戰機構的安排,繼續支持中共。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的功能是對各國共產黨和外國左派政黨實行統戰;而凡是直接和它交往的外國政黨,多半都是小黨,且基本上是馬克思主義信徒。接受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的安排,本身就意味著意識形態上認同中共的極權主義。美國民主黨早已在意識形態上高舉「政治正確」的旗號,越來越馬克思主義化,它的很多政策也越來越體現出政治專斷的跡象,所以民主黨和中共坐到一條板凳上,並不奇怪。但美國共和黨在中共開始直接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之後,居然也和世界上其他馬克思主義政黨一樣,主動接受中共的統戰,豈不怪哉?這說明,共和黨里同樣有親共勢力,這股勢力和民主黨的差別只是外表上的欺騙性而已。民主黨是赤裸裸地在學校里販賣馬克思主義思想,在政策上公開實行馬克思主義的反資本主義主張,而共和黨內的親共勢力則假裝堅持美國的傳統價值,其實是附和民主黨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和政治主張。

拜登的對華政策是與中共「競爭」,是不是也暗含著在推行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方面的同向競爭?倘非如此,美國的傳統價值觀與中共的意識形態不是從來就背道而馳、相互對立的嗎,何來競爭?

五、拜習雙簧能演多久?

中共用停電的巨大經濟代價作為「苦肉計」,它想要換取的當然不只是區區一個孟晚舟;拜登和習近平其實是在互相配合,扭轉川普總統針對中共的經濟制裁和政治打擊政策。中共的這道限制供電令其實就是一場政治秀,觀眾主要是拜登和他背後的美國民主黨精英。

中南海一聲令下,令出必行,突然在全國大範圍里停電,這一行動的意思很明顯:中共為了換取拜登進一步在美中關係上讓步,寧可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也要讓拜登有面子;這樣拜登可以在美國國內說,美國民主黨視為神主牌的「減碳」政策得到了中共的有效配合。這就是現在中國限制供電的真正原因,它是中共外交上的政治需要。拜登可能是看在眼裡,喜在心裡。因為習近平說到做到,果然開始不計代價地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了。對美國民主黨來說,這是「政治正確」得到中共支持的證據,對美國明年的眾議院中期選舉中民主黨保住多數席位會有幫助。

對習近平的這場停電政治秀,拜登當局立刻就做出了習近平高度期待的回應。9月24日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接受《華爾街日報》的採訪時表示,將尋求改善與中國的商務關係,並計劃率領代表團訪問中國。這是美國行政當局對中共拋出了經濟政策上的橄欖枝。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L. Yellen)7月16號接受採訪時就已經表示過,川普總統實施的對華關稅損害了美國消費者的利益。拜登的商務部長現在準備與中共討論的,應該就是財政部長早已宣布過的、也是中共期待已久的大利多消息,如何取消這些關稅。

然後,10月4日上午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就拜登政府處理中美雙邊貿易關係的方針發表演講。這個方針包括4點:一,重新審議川普總統任內簽訂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要求中國遵守其承諾;二,將對川普總統時期對中國增加的懲罰性關稅,開始針對性的排除;三,將「很快」與中共副總理劉鶴視頻會談,就細節進行談判;四,拜登政府對中國的貿易政策將隨中國對美國方針的反應隨時調整。戴琪的動作非常迅速,10月8日她就與中共副總理劉鶴通了電話,美中雙方像處理孟晚舟案那樣,開始討論如何能讓美國用表面上說得過去的理由,來恢復中共遭到關稅制裁之前的狀況。

既然中共的減排停電是「政治秀」,它就隨時可以恢復供電。現在對拜登的挑戰是,中共繼續實行它慣用的對美國的軍事威脅方針,最近加緊了軍事上威脅台灣。拜登的對華經貿政策設計因此被軍事問題綁在一起了。10月6日拜登派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瑞士與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談了6個小時,很大一部分時間是關於軍事對抗問題。

此刻在拜登和習近平之間,經濟問題不再是單純的經濟考量,而是充滿了政治上的盤算和勾兌;政治需要在操縱著經濟政策,而經濟和政治需要又表現為軍事對抗。隨著局勢不斷演變,停電這場「政治秀」可能會很快「翻篇」或悄悄地消失。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1/1657939.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